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鮑彤:遭李鵬安插「洩漏黨機密」罪名被抓 趙紫陽當年早失勢

2018/5/30 — 17:29

今年是六四29周年。在過去一年裡,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與趙紫陽秘書鮑彤做了多次對談,並將內容整編成四篇文章,上週起在《紐約時報》刊出,當中涉及大量「六四」事件背後的中共高層政治。

鮑彤在今日刊出的第二篇文章「鮑彤再看六四(二):我是如何被抓進秦城」提及,他當年因被指控洩漏了趙紫陽將辭職的機密,在沒有逮捕令的情況下被捕,並被囚於秦城監獄7年。

鮑彤在訪問中表示,自己當年被抓之前已有思想準備,形容「因為歷次黨內鬥爭都是這樣的」。鮑彤指,自己當年在5月28日,即開槍前已被抓了,當時當局還抓了一個行政改革局副局長,和鮑彤的兩個秘書。

廣告

鮑彤:開槍前被宋平誘捕 遭李鵬安插「洩漏黨機密」罪名

鮑彤憶述,當年他接到宋平(時任政治局委員)通知,叫他去開政治局會議,他推搪不成,結果宋平的司機將他載往宋平處。鮑彤指,當時宋平一見到他就問:「鮑彤同志,你現在都在想甚麼問題呀?」鮑彤說:「我現在很發愁啊,不知道自己的事情怎麼了結呀。」宋平又就說:「嗨,我覺得你現在非常不安全。」之後再問鮑彤居住在什麼地方,以及建議他換個住處。

廣告

鮑彤形容,當時宋平送他離開時,和他握手:「握得很緊,捏得我都要痛,到這麼個程度。他握手握得那麼緊就是要告訴我:『我是奉命辦事,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之後鮑彤一出門就被抓起來了。

鮑彤指,他被捕時並沒有接到逮捕令,他曾寫信叫政治局交代為何把他抓起來,惟對方一直沒有回應。鮑彤又指,當局在幾個月後釋放了他的兩個秘書,那個行政改革局局長可能被判了一、兩年。

鮑彤指,他自己當時被控的罪名是「洩漏了黨的機密」,即李鵬當年代表國務院做報告時,指控他在5月17日的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會議上,洩漏了「軍隊即將戒嚴」的機密。不過鮑彤指,他當時根本不知道軍隊將要戒嚴,因此後來他們又改為指控他洩漏了趙紫陽辭職的黨機密。

鮑彤:趙紫陽早失勢遭監視 警衛被換斷通訊

至於5月17日的會議,鮑彤解釋,當日趙紫陽上鄧小平家開會,他自己碰巧也有事找趙紫陽,於是就在他的辦公室等候,後來趙下午開完會回來,就跟他說:「剛才在小平家裡開了個常委會,做了個決定,打了場官司,姚依林贏了,我輸了。什麼決定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要保密」,但沒有提及過戒嚴的事情,並叮囑他要保密自己辭職一事。

鮑彤又說,事後有很多人責怪趙紫陽:「紫陽為什麼不振臂一呼?」但其實從5月17日,至鮑彤自己於5月28日被抓之前,他見過趙紫陽兩、三次,當時趙紫陽的警衛已全部被換,家裡、辦公室的通訊全斷,早已處於被監視狀態。

鮑彤:秦城扣起6月4日後報章

至於李南央問,六四事件發生時,鮑彤被囚在秦城監獄,他是如何得知外邊的事情?鮑彤則表示,當時秦城裡面只有每日一張《人民日報》,但當年到了6月10日,他還未收到6月4日的報紙,後來他主動向當局要求,才獲補發報紙,得知事件。

鮑彤又於訪問中評價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鮑彤指,他進入秦城監獄後,溫家寶並未試圖來看他,形容:「家寶是一個很好的人,奉公守法,認真負責。」

李南央在文中寫道:「我的父親李銳是掛著毛澤東秘書的職務被清除出黨的,鮑彤先生是在總書記趙紫陽秘書的位置上被捕的。他的敘述讓我看到中共要讓一個人垮台所用手段的卑劣,而這個人如像鮑彤先生一樣拒不認罪,給你安上個莫須有的罪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她又問:「毛澤東時代如是,鄧小平時代如是。如果習近平時代仍然如是,到底還有什麼『新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