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直接掌領宗教工作對家庭教會的挑戰

2018/3/23 — 9:08

大陸家庭教會成員 (hrcchina.org 圖片)

大陸家庭教會成員 (hrcchina.org 圖片)

撤宗教事務局,改由統戰部領導宗教工作後,日後的宗教管理體制,會如何操作?新的政教關係,又對中國家庭教會又會帶來怎樣的挑戰?

強化基層宗教管控的三層網絡

查近年中共已一直在探索「創新宗教活動場所管理」,其中的「創新」,是「制定「街鎮協管宗教事務試點工作實施方案」。新《宗教事務條例》頒佈,第六條規定:「各級人民政府應當加強宗教工作,建立健全宗教工作機制,保障工作力量和必要的工作條件。」這裡所指的「各級人民政府」,不僅是指省、市、縣,而是進一步向鎖定在基層(鄉級)。

廣告

隨著新條例實施,我們見到一個「宗教工作三級網絡和兩級責任制」已建立起來。所謂「三級網絡」,就是「縣(市區)、鄉鎮(街道)、村(社區)」,而兩級責任,則指「鄉鎮和村」或「街道和居委」。在這個新的宗教工作體制中,村民委員會和居民委員會便扮演重要角色。各地業已實行「試點」,並總結經驗,舉行全面落實三級網絡與兩級責任的培訓,制定相關文件。質言之,中共的宗教管理新思維,是以「宗教活動場所」為主體,並將之置於相關的街道、鎮、社區、村委的管理。各級以黨委領導為主體,通過統戰部,由黨牢牢地掌握宗教工作的領導權。

這種強化基層對宗教工作的管理,或者說,將宗教管理下放到基層,並非有人樂觀地相信的「權力下放」,也不是沒有實質意義的「舊瓶新酒」,反倒是強化管控的表現,藉此糾正過去基層對宗教工作「不敢管、不願管、不會管」的問題。誠如宗教事務條例的「釋義」指出:「我國的信教群眾絕大部分在基層,宗教領域的問題大多表現在基層,大部分宗教事務產生在基層,但目前基層宗教工作又最為薄弱,為此,條例在本條對村民委員會、居民委員會協助人民政府管理宗教事務的職責予以明確,以切實加強基層宗教工作力量。」

廣告

以上海的試點為例,即明確了區一級工作職責,是部署宗教重點工作,牽頭協調和處置重大事項。而在街鎮一級,成立「宗教工作領導小組」,將黨建(群)辦、網格管理分中心、城管中隊、市場監督管理所、派出所、宗教活動場所等都列為的成員單位。 「街鎮一級研究解決宗教工作的重大事項和問題;村居一級負責把情況發現在基層、問題解決在基層。」

因此,不論是已登記的三自教會堂點,或是未登記的家庭教會,均將納入這套黨領導的「三級網絡」之中。對三自堂點而言,過去在兩會(三自及基協)體制下,各堂點在體制上屬於市(縣)兩會,並接受相應統戰部及宗教局管理,在基層反倒有較大的空間。但現在,宗教管理將由黨領導下,下放至基層,故基層三自點堂的活動,將按宗教事務條例的各項細節,受到更大的規管。

對家庭教會的挑戰

對家庭教會而言,按新宗教事務條例,即是要考慮是否申請成為「臨時活動地點」,而有關措施,事實上正是納入「三級網絡」之中。可以預見,基層(村居)一級,由於要面對「監督考核」,故將對未登記的家庭教會施予更多的壓力,使其加入兩會或是成為臨時活動地點。難怪近日各地傳出基督教的設聚會點的治理專案及調查行動,也有街道針對私聚點,針對噪音擾民、房屋結構隱患、消防結構隱患、用電安全隱患、人流安全等問題,向家庭教會及其房東施壓。

更值得注意的是,昔日家庭教會在思考政教關係問題時,「三自」一直在其中扮演主導因素(即不認同三自的歷史或〔和〕現實,故無法加入兩會)。早年部分新興城市家庭會提出的「第三條道路」訴求,即希望向民政部獨立登記。如今,中共經過多年的討論,顯然已經找到對應之道,即是家庭教會可暫時申請為不具任何合法身分的「臨時宗教活動地點」。中共暫時容許家庭會不加入兩會,但以「活動空間」的臨時備案為名,藉此將家庭教會納入這「三級網絡,兩級責任」的管理新體制之內。在這「三級網絡,兩級責任」體制內,其實屬於兩會組織與否,也受到相同的規管,接受黨的牢牢領導與管控。

因此,家庭教會必須認清習近平的「新時代」,預備迎接「範式轉移」,在昔日的「三自因素」以外,思考如何面對「黨全面管控」的新元素,作為未來的政教關係的定位。按習近平的新時代的宗教新規劃與新藍圖,勢將對過去的宗教格局進行全面的重構,包括針對昔日因基層宗教工作鬆懈而形成的「宗教熱點」(「快」「多」「熱」,甚至是形成「過熱」「過濫」「過亂」),以及長期未能解決的「宗教難點」(家庭教會即是非法私設聚會點,未成年人信教、大學生信教、黨員信教等),藉此建立習時代的宗教新秩序。

更重要的是,在這個宗教新秩序中,意識形態因素將比鄧小平時代及鄧後(江胡時代)佔有更重要的角色。特別是,過去在政教關係中一直處於隱性位置的無神論問題,隨著習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建立及宗教中國化的宏圖,將與宗教信仰形成更大的張力,甚至衝突。黨全面領導與管控的新格局,將對中國政教關係構成更嚴峻的挑戰。

說句提外話:撤去宗教局,一直是不少關心中國宗教自由者的熱切期望。不過,如今習的新佈局,卻是改由黨直接領導宗教工作,這確反映出其管理的新思維。順此思維,在習永續任期內,出現撤去愛國宗教團體的主張,由黨直接指揮教務,難道真的不可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