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黨管一切的羽白暴政

2016/6/14 — 21:06

習近平(資料圖片)

習近平(資料圖片)

最近有兩件事顯示習近平的「羽白暴政」氛圍進一步升級,正朝向自己即將被剿滅的「迴光返照」瘋狂境界挺進。一手抓宣傳,一手抓國企,兩手都要硬,再也張不開。

一、砲轟中宣部

儘管當年焦國標撰文砲打專門製造謊言和控制輿論的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但是真正做到砲轟中宣部的,正是當今以習近平及王岐山為首的中紀委中央巡視組,擺出來的理由竟然是中宣部過於仁慈,非我族類,不夠馴服。其實,這正是習近平獨裁「升級」的表現,金蟬脫殼,淨化地盤,奔向極權,厲行「羽白暴政」。

廣告

6月3日,中紀委的中央第一巡視組組長王懷臣在反饋2月28日至4月30日專項巡視情況會議上,批評中宣部「新聞宣傳針對性、實效性不強」。其實,早前在6月1日,第一巡視組同樣要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把握好新聞宣傳時度效,切實用好管好新媒體」,「遏制影視節目和圖書『三俗』風」(庸俗、低俗、媚俗)。相比之下,中紀委對中宣部的批評更加狠辣,羅列五大罪狀:「有的領導政治警覺性不高,落實中央決策部署有差距;新聞宣傳針對性、實效性不強;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還需進一步加強,推動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不到位;落實全面從嚴治黨主體責任不到位,選人用人工作不夠規範,廉政建設制度機制不健全,重點領域存在廉政風險,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時有發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

王懷臣提出要「進一步加強黨的領導」,表示問題的「根本原因在於黨的領導弱化、黨的建設缺失、全面從嚴治黨不力」,今後需要「切實加強黨對意識形態工作的領導」,「落實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牢牢掌握領導權、管理權和話語權,主動設置議題,及時發聲,對錯誤思潮開展辨析和批駁。把黨管媒體原則貫徹到新媒體領域,切實用好管好互聯網。加強對高校意識形態工作的統籌協調,嚴把教材建設和學術評價導向」。由此可見,中共集團將會進一步加強對全國謊言機器的絕對控制。

廣告

盱衡大局,事實的真相就是習近平糾合王岐山,向宣傳工作頭目兼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及中宣部長劉奇葆(二劉)發砲,真的要「砲打中宣部」。部分坊間評論指這是中紀委凌駕於其他部門的「越權」問題,或者把事件描繪為中紀委與中宣部幹部及人馬之間的權力鬥爭而似乎跟習近平無關。然而,這些說法恐怕沒有點出問題的關鍵:正是習近平指揮中紀委掃蕩中宣部!中宣部工作表現好壞根本不是重點,中宣部非習族類才是真正重點。綜觀全局,自掃蕩「新四人幫」(周永康、薄煕來、徐才厚、令計劃)以來最高層級的「奪權大戰」即將展開,矛頭將會直指劉雲山。

今年5月,中共中紀委機關刊物《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登一篇文章《「兩面人」在社會上還是黨內,都被人鄙棄》,勾畫出「兩面人」的八副「臉譜」:表面信仰馬列,背後迷信「大師」;表面標榜看齊,背後妄議中央;表面五湖四海,背後拉幫結派;表面勤奮吃苦,背後享樂奢靡;表面廉潔清正,背後瘋狂斂財;表面任人唯賢,背後任人為錢;表面政商「親清」,背後勾肩搭背;表面愛國愛黨,背後全家移民。這一連串不具名的批判,究竟是針對誰?昔有徐才厚被指為「兩面人」和「國妖」,更有周永康被定性為「叛徒」,今天的「兩面人」又可以是誰?

劉雲山一方面在公開場合發表講話時稱要向習近平為首的中央看齊,還呼籲要認真學習貫徹習的講話,但另一方面卻暗中利用文宣系統「捧殺」習近平,先逢迎習近平旨意而把習近平描繪成「天才」(肉麻的詩、歌、畫、春晩),再「不小心」地流傳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並且製造「最後領導人」的「筆誤」,疑似蓄意營造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令習近平相當困擾。

此外,劉雲山一方面高談反腐,另一方面卻以內蒙古為靠山,大肆斂財,安插親信(儘管近年逐步被習近平拔除)。再者,長子劉樂飛的中信證券和中國人壽、兒媳賈麗青的離岸公司和境外資產,都是「表面廉潔清正,背後瘋狂斂財」的典型敗類,而且劉雲山家族操縱中國股市的傳聞,早已不絕於耳。所謂「台上道貌岸然,台下亂紀枉法;人前正襟危坐,人後驕奢淫逸;點燈是人,熄燈是鬼」,不正是劉雲山的寫照嗎?昔有周永康坐擁四川、政法、石油,今有劉雲山坐擁內蒙、宣傳、金融,猙獰面目何其相似。其身不正但大權在握的習近平當然不會放過他。習近平與劉雲山的惡鬥戲碼,指日可待。此乃獨裁暴政之必經歷程,當權者無人能夠倖免,習近平他朝君體也相同,好戲尚在後頭。

二、國企要姓黨

繼砲打中宣部、要求媒體姓黨之後,習近平更下令全國所有國有企業(國企)都要姓黨,其瘋狂程度再次「升級」。國務院國資委黨委在中國黨刊《求是》刊登文章,以習近平總書記語錄開篇:「堅定不移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最根本的是加強黨的領導」,然後揭櫫四大「改革」方向:(一)重大決策方面,必須先由黨委提意見,再交給管理層決定,「涉及國家宏觀調控、國家戰略、國家安全等重大經營管理事項,必須經黨委研究討論後,再由董事會、經理班子作出決定」;

(二)人事任用方面,黨組織必須主導,且以「強化忠誠意識」等因素為重點,建設一支「社會主義企業家隊伍」;(三)業績考核方面,「既要考核經濟效益,也要考核黨建工作」,對黨建責任不落實,抓黨建不力的,要嚴肅問責,調整組織;(四)經費方面,要保證黨務工作人員與經營管理人員同級同酬,把黨組織工作經費納入企業預算,從管理費中支出。

自此之後,中國國企治理模式將會再次大幅倒退。其實,早在去年6月5日,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通過了兩份文件,包括《關於在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中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的若干意見》,文件明確國企改革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已經明確提出了「黨管國企」的綱領。這次國資委在中國黨刊《求是》發表的文章,正是「黨管國企」綱領的具體操作辦法,勢必雷厲風行,變相宣告30年來意圖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國企改革正式壽終正寢。1986年提出的「廠長責任制」變成了2016年的「黨委決定、廠長負責制」;1993年確定「政企分家」的國企改革目標變成了2016年的「黨企合體」的國企專權計畫。從今以後,「黨管國企」的「羽白暴政」正式開始。

這意味著甚麼呢?簡而言之,昔日的「國企」基本上就是「太子黨各路權貴操控的企業」,實際上從來不是所謂「全民所有制企業」。控制一家國企等於向銀行融資通行無阻,等於遇有虧損即可請中央政府填補,然後再配合中國特色的做賬、圈錢、洗錢技巧,就可以把金山堆放在外國。

換言之,一家國企就是一家權貴的印鈔機,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時代都是如此,他們一度標榜所謂「政企分開」,但實際上卻是奉行「山頭放任主義」和「悶聲發大財」,令中共太子黨各家權貴掘金藏金,潛規則就是維繋中共老大的政權穩定。然而,習近平不樂見這種格局,很渴望自己一人能夠主宰一切,登上毛澤東獨裁極權的超然境界。自此之後,黨委在鄧、江、胡時代只管理政治行動及勞資關係、不干涉日常公司治理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為了獨霸天下,習近平利用「黨」這一個字去掩蓋和代替「習近平」三個字,大肆標榜「黨管國企」,實際上就是「習近平管國企」。其目的已經再明顯不過,清楚地告訴太子黨各路權貴:「從現在起,你們的國企已經不再屬於你們了,山頭放任的時代現在結束了,以後國企盡歸我習近平一人。」

換言之,習近平不僅想要奪劉雲山和中宣部的權,還想要奪太子黨各路權貴印鈔機和所有國企的權,真的胃口很大。昔日鄧、江、胡都不敢大肆撼動太子黨各路權貴的國企地盤,不會敲鑼打鼓地說「我代表黨要把你們的國企管起來」。但是習近平自命不凡,敲鑼打鼓地說「我代表黨要把你們的國企管起來,更有權把你們趕出去」。我們倒想看看日後習近平會否被那些痛恨他的人「關起來」。

此外,所謂「涉及國家宏觀調控、國家戰略、國家安全等重大經營管理事項,必須經黨委研究討論後,再由董事會、經理班子作出決定」的說法,更加犯下了兩個相當明顯的大錯。一是黨委有權無責,經理有責無權,國企的重大事務全由黨委獨斷獨行,這種做法顯然跟現代企業治理模式完全矛盾;經理人員要麼不做不錯,因循苟且,要麼怎做怎錯,叛離黨委。二是如果國企已在境內或境外上市,此說顯已違反上市公司必須在公開發行文件中披露該公司最終實際控制人客觀事實的法定義務;而且無論國企有無上市,此說也顯然違反中國公司法關於公司治理、股東大會、董事會的明文規定,「黨委」在公司法中毫無地位,「黨委提案、董事拍板」的說法完全於法無據。

至於習近平標榜「黨建工作」(包括一大堆冗長繁瑣的黨組織生活會議)作為國企考核指標,此舉必將導致經營目標渙散,專注黨建,犧牲業績,浪費時間,減損效率,遇瞎指揮,產能過剩,債台高築。習近平的智商級數和見識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另外,有人表示:目前很多國企的「一把手」多數兼任黨委骨幹,例如董事長兼任黨委書記、總經理兼任黨委副書記,基本上兩個架構是同一個班子,所以認為:國資委所提出的「黨管國企」四大「改革」方向應該不會產生大變化,因為日後即使國企重大決策要先經黨委討論,實際上還是由同一班人負責,而只有當國企管理層與黨組織成員屬於不同人馬的時候,才會出現上述「倒退」的實際問題。對於這種說法,我不敢苟同。

綜上所述,重點不應侷限於「黨委與經理對立」的問題,而是在於「習近平與異己山頭的對立」。所謂「黨管國企」,表面上雖說是「黨委管國企」,實際上的意思卻是「聽命於習近平的黨委管國企」,否則無從理解國資委文章的真正企圖。不聽命於習近平的黨委就是「山頭」,聽命於習近平的黨委才是「忠黨」,道理就是這麼簡單,但偏偏就是有人看不透。

無論如何,時至今日,在「羽白暴政」的白色恐怖氛圍下,坐擁宣傳部門及國企金山的各路太子黨權貴家族,顯然已經成為了習近平的掠奪和控制目標。習近平的動機只不過是為了爭權奪利、排除異己、集權專政、永霸天下。如此高調露骨而不知收斂,自以為聰明過人,能夠駕馭天下,遠勝秦皇漢武毛魔鄧妖,洋洋得意,殊不知絞索已經套在他的頭上,只要危機突發,足下腳板踩空,結果就是氣絕身亡,死不足惜。喪鐘已為他而鳴,中國人、香港人、台灣人都要做好應有的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