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案」李和平:中國法律千瘡百孔 倡實行陪審團制度

2018/1/4 — 12:40

於2015年7月「709大抓捕」被逮捕的中國人權律師李和平,去年4月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5月獲釋回家,目前正在緩刑期中。李和平昨日(1月3日)透過妻子王峭嶺於Facebook發表新年寄語,表示自己信念依舊,中國法律人面對不公平的法律體系,冤假錯案層出不窮,又指中國司法的出路在於實現儕判團制度(Jury,即陪審團制度),既可監察警權,減少酷刑逼供,亦可提高和解率,節約司法資源。

李和平在新年寄語中說,過去兩年對中國法律人而言,是嚴酷考驗。他指大家都「挺過來了」,「我們的理想信念依舊」。他表示,法律關乎爭議,秉公辦事才能擔當這份責任。一旦有人操縱法律,法律就由公義的祭壇變成屠夫的肉鋪,公民權利及自由如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李和平批評,中國法律體系並不公平,而是千瘡百孔,冤假錯案層出不窮,司法系統聲明狼藉,整個系統在機制性、大批量生產冤民。他指,中國司法的出路在於實現儕判團制度(Jury,即陪審團制度)。他指儕判團制度在英國有近千年歷史,在美加港澳亦運行得十分成功。他表示,儕判團使普通人可以當法官裁判鄰人的案件,亦可使鄰人裁判自己的案子,公義不再是特權。

廣告

李和平指出,實行儕判團制度,可以大大提高和解率,節約司法制度,更可以令辦案警察出庭受質證,杜絕刑訊逼供及酷刑。他表示現行司法體系已經受到國民普遍質疑及不信任,望法律人思考,亦望中國執政者思考。

李和平律師是中國人權律師,於2015年7月「709大抓捕」中被逮捕,於2017年4月28日遭秘密審訊,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目前他正在緩刑期中。據BBC報道,李和平被囚期間曾遭刑拘折磨,包括被鎖上一體式「工字」手銬及腳銬一個月,被罰站連續15小時,被毆打,被強行灌藥及被剝奪睡眠等。李和平被囚期間,外界一度傳出他遭電擊酷刑的傳聞。

廣告

李和平於2017年5月獲釋回家,頭髮花白,面容瘦削,外貌與被捕前判若兩人。李和平妻子接受香港電台訪問時表示,當李和平獲釋回到家中,與她及小女兒緊緊相擁時,她們四歲的兒子卻大聲問「我的爸爸為甚麼還未回來」。

新年寄語全文:

2018年新年寄語——709李和平

過去的兩年半,對我,對中國的法律人,都是嚴酷的考驗。但是,我們挺過來了,我們仍然是自己,我們的理想信念依舊。

公義使邦國高舉。沒有公義,國家不立。而我們法律人,正是尋找公義、捍衛公義的一群人。不管別人給我們貼什麼標籤,如何去污衊我們,但我們相信自己的良心,我們從不遲疑,也不懼怕惡人的攻擊。良心的指引,​使我們能分辨善惡,愛人如己,又是我們能寬恕仇敵。

法律是正義的事業,只有依良心行事,秉持正直、公義之心,才能擔當這份責任。有人把法律當工具,為自己謀不義之利,以法律之名行邪惡之事,這是法律的大忌。法律人必須看清他們,及時制止他們。不管這個他們是一個人,一個團體,還是一個龐大的系統!一旦有人控制了法律,操縱了法律,公義就遠離了“法律”。它由公義的祭壇,就蛻變成了屠夫的肉舖,公民的權利、自由、生命、財產就如同砧板上的肉,隨屠夫的心情,任意分解、兜售。

法律是勇者的職業。正因為法律是利益、權力分配的天平,自古以來這個領域就征戰不斷。惡者想藉著操控,偷竊、謀財害命,而公義的勇者,也在以血肉之軀,時時捍衛著法律的公平正義,為那些孤兒寡婦撐起一個系統的公平,使他們的田產、財富、生命不至於淪為強人的點心;與邪惡較量,非勇者不行。捍衛法律的公平正義,必須有無數義士的流血犧牲。

中國的法律人面臨的是一個並不公平的法律體系,這個體系在今天已經千瘡百孔,冤假錯案層出不窮,司法系統聲名狼藉。成千上萬的上訪者都是在痛苦中為自己的冤案奔波哀鳴。而這個系統仍舊在機制性的、大批量的生產冤案、冤民……

中國司法的出路在於實現儕判團(jury)制度。儕判團在英國已經有近千年的歷史,在美加澳香港運行的非常成功,這個儕判團制度是普通人可以當法官裁斷自己鄰人的案子,也使鄰人來裁斷自己的案子。這是人人都可以尋找上帝,人人都可以尋找公義的時代,而不是把尋找公義當成特權,完全寄希望於那些“法官”,完全寄希望於僵死的“法律”。在這套系統之下,我就是法官,良心就是主宰,常識就是判案標準,司法活動就是民眾的生活常態。沒有什麼神秘的,別人能做的,我們也做得到。

實行儕判團制度,95%的案子都可以庭前和解,將大大的節約司法資源。實行了儕判團制度,辦案的警察將會出庭接受質證,刑訊逼供、酷刑將徹底離開中國。要知道,酷刑之下,任何案子都可以“偵破”,任何人都可以被誣為罪犯。尋找任意作案人的現實,使施酷刑者和被酷刑者,都可能成為酷刑的犧牲品。酷刑如同巨怪,不論你職位多高,權力多大,都難逃淪為它獵物的命運。

當下,紅色娘子軍對法院的裁決提出抨擊,黨琳山律師在保姆縱火案中憤然退庭……都說明現在司法體系已經受到普遍的質疑,不被國民信任。

周雖舊邦,其命維新。在當下,階層分化,利益多元,社會矛盾噴發的當口,儕判團制度的引進,無疑會是一副治病的良藥,也是狂風巨浪的訴求之海上的定海神針。望法律人思之,望中國的執政掌權者思之。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願上帝看顧中國,保守你我。

李和平
2018年1月3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