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709」律師王宇:公安用兒子要脅她,被逼上央視認罪

2018/5/31 — 14:44

被稱為「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維權律師王宇接受訪問時談及「709」大抓捕事件,指對她和她的家人來說,「那是一條至今沒有癒合的傷口」,又指中國社會制度若不變更,所謂的「法治」就是假象。

王宇接受《大紀元》訪問時提到,她本是處理商業糾紛的律師,並沒關注過社會不公,直至08年因投訴鐵路公安遭報復,被冤判兩年半。「當時我根本找不到任何法律救濟的途徑,這讓我深刻認識了司法的黑暗以及權力的傲慢,也讓我逐步地走上維權道路」她說。

自2011年起她投入維權工作,曾代理多宗著名維權案件,又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多次被法警暴力對待。2013年,她支持唐吉田、江天勇等律師調查中共「610」辦公室的所謂「洗腦班」、「法治教育中心」等黑獄問題。2015年6月曾公開表態,支持中國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絶罪」起訴江澤民。

廣告

即使已有很多維權律師不斷被打壓,包括「被失踪」已久的高智晟和被吊銷律師牌照的唐吉田等,但王宇自言喜歡挑戰沒做過的案件,明白代理維權案件風險很大,家人也常被騷擾。

聞兒子被抓昏倒

廣告

2015年7月9日起,上百位維權律師、維權人士及上訪民眾等,被公安大規模逮捕和刑事拘留等,部份更下落不明,被稱為「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她人生中經歷最恐懼的事情,就是「709」被關押時,被告知她的兒子包卓軒也被抓了。「當時我嚇得腦子一片空白,一下就昏過去了,想起來就很恐怖」。

對她來說,兒子比什麼都重要,在他今年1月出國前,王宇說自己沒好好睡過覺,一天他仍在中國,都會擔憂他會遇到危險。「其實對於我們大人來說,關押也好,軟禁也好,我覺得是能承受的,也沒那麼特別的恐怖。但不管孩子他多大,父母總希望能夠把他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去保護他啊。在這個國家,作為父母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

王宇指,15歲的兒子準備到澳洲留學唸高中,其父送他到機場,二人就這樣被抓了。同時又來她家用電鑽鑽門鎖撬門,一班人湧進門把她按倒,戴上手銬和黑頭套後,就把她拖下樓帶走。她的兒子被帶到天津市的一間賓館軟禁,多次反抗時被摔;三天後被送回內蒙外婆家。她說,孩子一直在天津和北京上重點學校,竟被送到內蒙偏遠小鎮,感到很不適應。

用兒子要脅 上央視認罪

她說,被捕後官方不斷要她上電視認罪,但她都一直抵抗著,但到最後因太牽掛兒子而屈服。王宇記得,2015年7月31日或8月1日,當日她被戴上黑頭套帶上車,在車上她聽到有人說:「中央電視台的大褲衩子看著還挺不錯啊。」,於是知道是到了中央電視台。她被帶進一個房間,黑頭套被拿走,她就嘗試用頭髮擋臉,不想錄影,更斥責他們,這次她抵住了壓力。

不過到了10月份,半夜警察把她喊醒,給她看兩張紙,一張是雲南省公安廳給內蒙古公安廳的傳真,說在邊境抓著幾個偷越邊境的人,其中一個是她兒子包卓軒。第二張紙是她兒子的疑犯拘留照,寫著:「犯罪嫌疑人包卓軒」。她看了後就昏過去。醒過來後,她被告知,想救兒子的話,就要按紙上幾句話讀、拍個視頻,「表個態,譴責一下『反華勢力』」 。

她聽朋友說,公安指她兒子逃跑,從緬甸抓回時,戴上了手銬腳鐐。據他的外婆說,雲南公安局的警察好幾次打他耳光。「這事我說一次哭一次。」她說。「他們讓孩子誣陷人,說要他具體怎麼說,孩子不同意,他們就打孩子,拿那麼粗、那麼長的棒子打孩子,從後腰開始打,一直往上打,一直打到後背,說:『你不按照我們說的寫,我們就一直打你的腦袋,把你腦袋砸碎了。』打得孩子就求饒了,說:『你別打我了,太疼了,我受不了了,你說什麼,我給你簽字不就行了嗎?你隨便寫。』。」

後來她不斷被游說,指如她想讓兒子出國,就要先出去;要是不上電視,就不可能出去。「為了孩子、為了老公,最後我同意了上電視的要求,按照他們的要求,背誦寫好的稿子。那是2016年8月3日還是4日,已經是上中央電視台後一年的事了。」她說。

父子初時不諒解

保釋後,她全家被送回烏蘭浩特,國保給他們租了房子,對面是他們的辦公室, 24小時看守。他們住三樓,樓房內外裝上幾十部攝錄機,去任何地方,連扔垃圾警察也會跟著下樓;幾個警察接她兒子返學和放學。

她妥協後才被釋放,不過初時家人並不諒解,兩父子常常挖苦、嘲笑她。「那時我壓力特別大。我問孩子:『兒子你覺得我不上電視,媽媽爸爸都被判幾年好呢,還是覺得媽媽上電視很丟人,但能出來陪你好呢?』兒子說:『我要媽媽和我在一起!媽媽不丟人!』。」

早前有報道指,包卓軒於今年1月16日終獲准出境,並於1月17日抵達澳洲。

指王全璋非常正直正義感

對於「被消失」逾千日、音訊全無的王全璋律師,王宇說,2016年底有預審找過他們兩夫婦,要他們「勸一勸王全璋,讓他配合,比如說讓他配合上電視之類」。他們拒絕了錄影視頻的要求。王全璋與王宇曾在一個律師事務所共事,合作過幾宗案件,在她眼中,王是「非常正直、非常有正義感」的律師,他們兩夫婦都很關心他,擔心他如其他「709」事件被捕者一樣受酷刑。

王宇說,即使有了「709」被捕的經歷,作為中國律師的一分子,就不能跟政府一起欺騙人民、欺騙自己的良心。她說,國家只是以法限制普通公民,而權貴根本不受法律限制。

社會制度不變更,所謂的法治是假象

即使中國有三十多萬的律師,律師數字每年亦在增長,但王宇坦言,大多數律師都只是「花瓶」,其他國家和不明真相的人,會因而以為中國是講究法治的。「中國根本就沒有法律!」

「特別是通過『709』事件進一步驗證:就是中國沒有法治!沒有法!沒有法律!」她說。「基本上來說我很絶望,這次被抓之後,我就感覺一下子回到了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不就是砸爛什麼公檢法嗎?有『709』這個經歷,我真的覺得當律師的話能起多大作用?」

「這個社會制度不變更,所謂的法治就是假象, 我不相信它」她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