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股救市慘敗與港股第二波下跌

2015/8/3 — 14:46

前段時間我撰文分析過,港股暴跌的開端是部分先知先覺者拋售股票形成股市的第一波下跌,隨後雖然港股跟隨A股的暴力救市而反彈,但是港股成交量急劇下降,說明市場參與者急劇減少,承接能力變得非常脆弱。隨著暴力救市慘敗,A股將重新下跌,港股也將開始第二波下跌,由此正式進入暴跌進程。

極短的時間內,A股的暴力救市已經被證明為慘敗。 A股暴跌後,國家實施暴力救市政策,最初三天,A股對國家政策置之不理,眾多機構繼續砸盤,國家隊的大規模資金被吞噬,股市繼續天天暴跌。之後在公安出動、政策禁止做空和國家隊巨額資金的共同推動下,股市用十幾天從低位反彈,很多散戶再次看見希望,但是,一天暴跌吞掉大部分漲幅。雖然國家隊還在堅持投入,對股市維穩,但是,股市已很難上漲,只能維持弱勢。到7月31日收盤,大部分國家隊的投入被套。

廣告

暴力救市慘敗讓市場更加絕望。過去一段時間裡,國家隊投入超過兩萬億元資金推動股市反彈,但是由於A股本身毫無價值,而且被套的人數眾多,國家隊不敢繼續推高股市。而行情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既然國家隊不敢推高,各路資金就選擇逢高即拋售。每一波的逢高拋售都極大消耗國家隊的資金,而國家隊資金有限,難以維持長期消耗。更重要的是,國家隊投入越多,反而讓市場參與者更加絕望。不論散戶還是大戶都認識到這樣反反复复的情況不可持續。國家隊則在消耗了巨額資金後,從主動救市變成被動護盤,力量越來越弱,深感絕望和無力。

A股隨時重啟暴跌。在國家暴力救市的過程中,主力救市資金以證金公司帶領券商資金為主,同時其他各路參與者都希望自己被解救,在股市中繼續撈錢。例如,中航工業董事長林左鳴高調接受媒體採訪講述中航救市過程,並稱這輪股災“敵人是衝五星紅旗來的”。但實際上,中航大規模違規減持,成為其股票的主要砸盤者,也就是股災的製造者之一。中航減持的消息被曝光後,中航只是拋出替罪羊,把總經理撤職以蒙混過關。中航減持套現不可能再回到股市托盤。除了中航這樣的企業大股東之外,地方財政也急迫需要賣股籌錢。同理,個股的主力莊家也需要減持套現獲利。以暴風科技為例,有背景的莊家利用國家隊救市,將大量籌碼拋給國家隊獲利,此外市場中還有大量小非也隨時逢高出貨。雖然救市慘敗,等待上市的IPO已迫不及待,要重啟IPO圈錢。

廣告

可以說,面對各路參與者的群狼,國家隊這隻老虎在短短十幾天就被吃掉2萬億以上,隨著國家隊資金枯竭,各路參與者將更急迫地拋貨最後撈一把,這意味著A股隨時重啟暴跌之旅。

暴力救市加劇對社會資金抽血,加劇實體經濟困境。暴力救市開始後,證金公司和證券公司籌集2萬億以上資金,其中相當部分是從銀行貸款,過去半年股市已經大規模榨取社會中的存量資金,2015年中國80-90%的房地產樓盤停工,大量企業減產或者停產,很多企業資金匱乏到工資都發不出來,工業大宗商品價格暴跌。而暴力救市是在社會資金極度匱乏的背景下,對少許流動資金大部分截流。

這意味著從8月開始,除了基本的糧食硬需求,中國民眾的其他需求將繼續大幅萎縮,尤其是房地產和汽車這兩個主要的大宗消費,面臨斷崖式銷售下降。

A股救市慘敗直接影響港股走勢,推動港股第二波下跌。港股經過第一波下跌的消耗,市場交易變得清淡,人氣開始渙散,支持能力變弱,雖然A股暴力救市對港股有一定的提振,但是救市受挫,港股也很快變得疲弱。隨著A股進一步下跌,進入港股的大陸資金將加速逃離,大陸官方連A股市場都無力支撐,更不可能主動支持港股。另外,整個市場心理已經處於臨界點,隨時會因為一個敏感的消息出現恐慌拋售行為。一旦市場發生恐慌,港股將隨A股大幅下跌,速度甚至可能比A股更快。

大陸實體經濟加速走向絕境將直接作用於港股。在過去幾年,大量大陸企業登陸港股,從香港股市圈錢。我去年底撰文《萬達:不出油的油井》,6月底又寫《聯想控股的荒誕大坑》,分析大陸公司在香港上市的實質。隨著實體經濟末日,大陸公司的表現將同漢能一樣,在某個時間點突然暴跌,然後爆出業務已經實際停頓,然後很快退市。

一個漢能暴跌和退市引起市場的警覺,五個甚至十個類似漢能的退市將重創港股。同時,香港本地股票與大陸經濟聯繫緊密,業績直接受大陸影響。在未來幾個月,這種影響將更加明顯的表現出來,導致業績顯著下降,進而推動股價下行。更重要的是,港股雖然較前期有一定下跌,但是仍處於歷史高位,基本面業績下滑後再與市場脆弱的心理共振,港股將隨時被激發暴跌。

簡而言之,A股救市慘敗後,不僅大陸股市難以支撐,而且加速實體經濟走向末日。這種模式也就是我在近一個月前強調的中國金融危機已經爆發,最近被大陸官媒釋放出來的消息已經確認這點。而港股受到A股和大陸經濟的影響,必將在未來一段時間開始第二波的迅猛下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