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ree The Five!

2015/4/12 — 16:51

昨晚三點鐘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在夢中一直在整理兩張 Power Points,是關於向學生講述「女權五姊妹」的事件。在夢中,我努力想把這兩張 PPT 的重點搞清楚,希望每一張 PPT 是針對不同的重點,學生會容易明白一點,誰知搞來搞去都是差不多模樣,十分苦惱。

夢醒之後,我跟自己說,快點去睡覺吧,這一課上星期三已經教完了,今個星期都只是報告事件的進展而已。誰知我躺在床上,一直在腦海中整理這兩張 PPT!中間又夾雜了昨天去醫院,在 ICU 見到 Professor Evans 的場景……

Professor Evans 從英國去雲南做 fieldwork,突然出事,由大陸送到香港,在十多天內,做了五次腦科手術,昨天她竟然還認得我,向她兩個女兒介紹我說:Petula is fierce! We like women who are fierce, only when they are stylish! 當時覺得很驚訝又很 relieved,她已經清醒過來了!──誰知生活中有些難題,擔心在半夜再浮現出來。

廣告

今早醒來我跟朋友說,不如改去旺角吃午飯,好讓我們也去支持一下今天的 Free the 5 行動。

廣告

一直以來我覺得不能返大陸,就不返吧,也沒什麼大不了!我的大陸學生叫我不要回去,也有他們的理由。但自從這件事發生了,我發覺自己第一次感覺到我跟大陸的關係真的完全改變了。

以前我返大陸就是為這些年輕女生搞講座,這些女權分子、性小眾現在不是被捕, 就是在逃亡中,他們的生活充滿恐懼,我還能跟他們說什麼。他們還有誰夠膽出來說些什麼女權主義,還有什麼人夠膽出來說什麼男女平等的事情。

我很幸運,沒有因為「打算」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張貼反對性騷擾的宣傳品,而被囚禁,如果我在香港發起一個佔領男廁活動, 我不會要坐監,如果我被拘捕,我還是可以通知我的家人我的律師。但她們的生活會變成怎樣?

Professor Evans 一直是硏究中國女姓,也非常関心女權運動,我誠心希望她快康復,我們要一同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女權五姊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