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個商場三個家

2015/4/13 — 12:03

葵涌廣場地下一層,有不少散貨場。

葵涌廣場地下一層,有不少散貨場。

【文:Joey,圖:香港電台】

開心行商場,唔開心行商場,放工經過商場,放假會去遊商場。商場,已經成為你我生活中的另一個家。

統計顯示,香港的總零售面積,有一億平方呎,當中四成是商場,屈指一算,本港的商場總數量約有三、四百間。商場數量雖多,卻愈來愈多人投訴,香港的商場很悶。一式一樣的設計,千篇一律的大型連鎖店,細心留意,原來我們每日都在這個複製的空間,消閒購物。

廣告

十九世紀德國哲學家華特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 窮畢生精力,撰寫《拱廊研究計劃》一書。班雅明認為拱廊街是一個令人著魔的地方,整齊的建築、商品櫥窗的擺設、射燈與玻璃輝映出的光線,創造出全新消費空間,亦給予遊人夢幻的感覺。這種氣氛,彷彿在形容今日的商場。

許允恆 (Simon) 曾參與多個大型商場的設計工作。

許允恆 (Simon) 曾參與多個大型商場的設計工作。

廣告

談到商場研究,第一時間找來建築達人許允恆 Simon 請教一番。Simon 是一位專業建築師,曾參與多個大型商場的設計工作。這天,我們先來到國際金融中心商場作實地考察。Simon 一到商場便顯得眉飛色舞,一邊行一邊說,「流線型的建築設計、柔和的燈光色調,统统都是發展商希望留住人氣的手段,簡約之餘又帶點品味。」右邊是連卡佛,左面就是 Harvey Nichols,筆者平時很少到這類商場,「我最多只可以在 Zara 買條減價裙。」我沒趣地說。Simon 哈哈兩聲又繼續講,「不少人都認為,商場裏面很大多是一式一樣的店舖,其實這是不能避免的。大型商場都傾向引入大品牌連鎖店,因為這樣租金收入更有保障,減低地產商的蝕本風險。」

大型商場多數設計較為簡約。

大型商場多數設計較為簡約。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商場最高層,原來是個開放給公眾的平台,我們在其中一張長櫈坐下來,望著維港兩岸風光,Simon 問我,平日最喜歡到那個廣場,腦海中我想起一個平凡名字「葵涌廣場」。由名字開始,葵涌廣場彷彿就注定是平民化了,但同時它也是潮人必到之地,每逢假日,廣場內都迫得水洩不通。

葵涌廣場的調子總是灰沉沉的、雜亂無章的店舖分佈,偏偏卻吸引許多人在這迷宮之中尋寶。小小的商場,原來充滿着不少奮鬥故事。

美甲店主人 Kitty 說,在幾十呎的鋪位中,放滿了一千枝甲油,任君選擇。雪糕店店主阿豪在場內開業不夠一個月,推出朱古力脆皮甜筒雪糕,誓與對面的 Pancake 店爭一日之長短。在廣場內由細蒲到大的 Jerry 就話,他在場內售賣手機配件,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除了正月初一、二,幾乎每日都在商場渡過。

Jerry 自言,一年 365 日每天也在商場度過。

Jerry 自言,一年 365 日每天也在商場度過。

筆者曾以租客身份,到商場地產鋪詢問租務情況。地產代理指這個商場業權分散,導致發展商難以將業權统一出售予大型連鎖店,結果小店越開越多。原來小商戶能夠在這裡生存,只屬僥倖。代理又說,近年商場內出現不少劏場,因為需求大,就算只有二、三十呎的鋪頭仔都一樣有租客。一眾小店抱住打不死的精神,憑著創意與靈活的經營手腕,絕處求生。

當然,在城市的某個角落,總有小型商場敵不過時代的洪流,被迫淘汰離場。

家樂坊有不少商戶正準備搬遷。

家樂坊有不少商戶正準備搬遷。

「放學之後喺家樂等」,這句說話是筆者與一眾朋輩於中學時期的口頭禪。沒錯,家樂商場、旺角中心正是不少人中學時代,經常去「蒲」的地方。不過隨時代變遷,旺角中心樓下變了金鋪,大型服裝品牌H&M亦會進駐家樂商場的地下全層,中學的回憶一下子又消失。這天走到家樂商場,不少店舖外已貼上「結束營業」四個大字,人流亦比以前少,更添唏噓。

店主 Jacko 指,不少明星曾經幫襯。

店主 Jacko 指,不少明星曾經幫襯。

不過,當中亦有店主借機發揮香港人精神,以短租形式試業。Jacko 半年前租下咖啡店旁邊的舖位,主要售買韓國進口衫。她說短租約的租金較平,又可以體驗旺角人流,認為是一舉兩得。談到小店的生存空間,Jacko 覺得有危就有機。因為當每個人都穿上一模一樣的衣服,必然會有人會希望找不同,或者這就正正是小店能夠存活的一點縫隙。

香港的街道生活,早就被室內商場所取代,成為你我必不可少的生活配套。對於它的變化,你又有否有留意?《視點31》與你一起遊香港商場。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視點31》將於 4 月 14 日(星期二)晚上 8 時 30 分,在港台電視 31 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