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只是公共空間:馬路以至生態城市的擴闊想像

2016/7/22 — 19:46

The Green Line by Perkins Eastman

The Green Line by Perkins Eastman

佔地4,000 公頃的道路用地,見證了香港城市的擴張。習以為常的單一用途局限了不少人對這類城市空間的聯像。但近年道路作為公共空間的想像不再是空想,先有佔領期間的金鐘「夏慤村」,後有「德輔道中聯盟」以規劃師學會的德輔道中改造建議為藍本,爭取德輔道中轉化為行人及電車專區。除了行車線、公共空間以外,這片瀝青地還有什麼可能?

大半年前,Perkins Eastman建築規劃設計顧問公司提出了一個大膽的the Green Line建議(文首圖片),把縱貫紐約市的Broadway大街最繁忙-從 Columbus Circle 至 Union Square近4公里的一段,轉化為行人及單車專區。遠在紐約,城市公共空間發展早已成熟,近年還有High Line、the Lowline、the QueensWay等已建及將建的公共空間。但the Green Line的特別之處,在於它針對現時紐約市負荷過重的排水系統,以綠化空間取代道路瀝青地,並納入透水磚、生態草溝(Bioswale)等元素,把可持續暴雨管理完全融入景觀及城市公共空間設計之中。1

傳統的城市模式由發展主義主導,城市空間成為生產與再生產的產物,一切圍繞資本累積而生。馬路講求行車效率,都市着重可生產可消費空間,線性思想,毋庸置疑。這種城市想像進而衍生出石屎城市的發展模式,道路不斷伸延,同時迂迴的自然河流及可儲水可滲透的泥土消失,不透水物料覆蓋大量土地,擾亂水循環,城市對天然資源的需求亦無限擴張。而人,在理性規劃下彷彿不存在。

廣告

假若城市發展以生態模式重新想像,會否是一個打破傳統城市危機的出路?所謂生態,並不只是綠色節能生物多樣性的環保之說,生態其實是一個比喻,借Felix Guattari的說法,三大生態為環境、社會關係及人的主體。Mohsen Mostafavi再進一步整合一套生態都市主義,強調互動多角度跨界別跨尺度,旨在模糊各功能空間的界線,並擴闊對城市空間的想像。生態都市主義亦引伸出各種不只是公共空間的城市景觀概念。2

The Green Line 建議其實只是其中一個把道路、排水系統及公共空間結合的例子。近年國際上景觀及都市設計大力推動可持續暴雨管理概念,如美國的「低衝擊設計手法」(Low Impact Design, LID)、澳洲的「水資源敏感的都市設計」(Water Sensitive Urban Design, WSUD)、英國的「永續都市排水系統」(Sustainable Urban Drainage System, SuDS)等3,都是從整體考慮城市的水資源管理,反思傳統的石屎城市發展模式,強調排水系統與公共空間的結合,讓雨水自然流入地下,又利用泥土儲水的特性,或是引入人工景觀湖,甚至容許部份公共空間暫時被洪水掩蓋,於暴雨一刻暫緩水流,減輕基建負荷。

廣告

多倫多Lower Don Lands 景觀設計建議把原有明渠自然化,並容許近50公頃公共空間於暴雨時暫時被洪水掩蓋。Framework Plan, by 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 Inc. (圖片來自 Waterfront Toronto)

多倫多Lower Don Lands 景觀設計建議把原有明渠自然化,並容許近50公頃公共空間於暴雨時暫時被洪水掩蓋。Framework Plan, by Michael Van Valkenburgh Associates, Inc. (圖片來自 Waterfront Toronto)

暴雨管理結合綠化空間的另一好處是利用濕地植物的自然淨化能力,有效去除城市中雨水-尤其是道路上-累積的重金屬污染物。因此結合設計-又名藍綠基建-已經在不少城市試驗成功,更由政府主導落實。

且看墨爾本的案例。墨爾本民間早於1960至80年代已經對河道污染問題極度關注,甚至有報社編輯發起 “Give the Yarra a Go!”運動,要求政府沿河提供單車徑及公共休憩空間,還河於民。河道公共性的想像已經落入社區。1990-1995年政府大量支助相關科研計劃,尤其是濕地科學於淨化污水的應用,為墨爾本日後於藍綠基建設計的領導地位打下基礎。但實踐方面,由於政府部門職權及行政區分散,欠缺整體管理,城市中應用有限。弔詭的是,某些大地產商已經開始意識到生態淨化系統以及這些新綠色空間的市場價值。

90年代後期,政府部門重組,成立了跨部門的合作小組,釐清各部門職權,更出版暴雨管理指引和規劃框架,量化水質標準,規定所有新發展項目必需達標。1997年年底,Melbourne Water及科研中心積極推動地區及街道層面的示範項目,展示藍綠基建於小規模實踐的可行性。於是,結合設計不只是河道的專利,道路上、公共空間、建築項目裏的應用亦日漸成熟。4

現時Melbourne Water提供一系列水資源敏感都市設計指引及標準設計圖,提供由規劃到落實的資源。新加坡的公用事業局亦於2006年推出ABC Waters計劃,提供相近的設計指引,在2010年推行計分制的認證計劃(ABC Waters Certification scheme)。過去6年已認證的62個項目當中,有私人發展項目、政府建築、公園、河道、工業村等。道路方面,美國費城亦於2014年亦出版「綠色道路設計守則」,詳述各道路分類及藍綠基建的應用。

同樣的想法在香港實踐如何? 渠務署近年的確大力推動藍綠基建,整體考慮的可持續水管理建議可見於新市鎮規劃研究。當空間想像不再單一,當河道不只是去水排洪,當公共空間不再是分區計劃大綱圖上某個平面色塊,當馬路可以結合生態淨水系統,實踐上遇到的荒謬卻是植物屬康文署、種植硬件及道路屬路政署、排水系統屬渠務署,因固有功能分割的概念根深柢固,導致最基本的小規模可持續實踐亦推動不了。更諷刺的是,另一邊廂石屎城市發展模式下的大白象工程從無間斷。

擴闊對空間的想像除了橫向式設想功能轉換,亦可以垂直式多層面多尺度地聯想空間內各功能各個體之間的重疊互動。城市空間不只是一堆單一功能用地上,用混凝土積木組合出來的物質載體。對城市的構想若換一個角度,注意可見及不可見的、環境、社會關係、人之間的生態互利互動,相信是打破線性發展主義的契機。

美國費城亦於2014年亦出版「綠色道路設計守則」,詳述各道路分類及藍綠基建的應用。(圖截取自City of Philadelphia Green Streets Design Manual的第25頁。)

美國費城亦於2014年亦出版「綠色道路設計守則」,詳述各道路分類及藍綠基建的應用。(圖截取自City of Philadelphia Green Streets Design Manual的第25頁。)

 

註:

1. Perkins Eastman proposes turning New York's Broadway into one long park, 2015.12.11

2. Mohsen Mostafavi, “Why Ecological Urbanism? Why Now?” in Ecological Urbanism, ed. Mohsen Mostafavi et al. (Baden, Switzerland: Lars Müller Publishers, 2010), 12-53.

3. 明日的城市 與水共存的出路(下篇), 王价巨(銘傳大學建築系副教授), 2012.07.12

4. Rebekah Brown and Jodi Clarke, “Transition to Water Sensitive Urban Design: The Story of Melbourne, Australia,” (Facility for Advancing Water Biofiltration, Monash University, 200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