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建築碩士展的社會關懷

2016/6/10 — 12:22

城市的規劃、舊區的保育與更新、發展與生態的取捨、氣候變遷與城市的未來、居住的空間與尊嚴等等,幾乎是所有當代城市正面對的議題,香港也不例外。這些議題過去由政府主導,現在則往往是體現公民社會的公義、權利與智慧所在。當議題和城中的空間與建築有關,在這裏受教育或居住的建築師和相關人士,似乎比其他人更有義務參與討論與行動。

今年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院舉辦的第二十屆建築碩士畢業展,向公眾展示了學生的建築知識與社會關懷。用上「關懷」二字,因為這看似尋常的專業知識應用,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在香港並不普遍。

第一期展覽假銅鑼灣金朝陽中心二期十八樓的Midtown POP舉行。高廣的樓底下,擺放着五十三位畢業生的作品。本人有幸聽到八件精選展品的簡介,在此和大家分享與討論。雖然在這價值與品味分眾的時代,精選的展品不一定是「最好」(也很難為此下定義),也許有滄海遺珠,但從精選展品也可看到學院不同流派的取向與偏好。

廣告

第一位介紹作品的是專研Design Methodology and Practice範疇的陳詠行(Melody)。她走在旺角的通菜街上,看到路人透過櫥窗觀賞貓隻,沒有多交流接觸就進內購買,附近的街貓問題卻乏人關心,頗為諷刺,於是構思了《與城貓共融——促進人與貓接觸的市區設施綠化計劃》。計劃建議在區內的一條天橋設立動物福利設施,讓人在內學習貓隻的護理與溝通知識,又有多個裝置讓流浪貓有暫時的容身之處,以及流浪動物領養區和動物公園等,讓使用公共空間的人與貓隻接觸,建立對貓更友善的城市。

近年不論男女,都藉關愛小動物彰顯愛心,彷彿情感無處宣洩,社交網站上的貓隻照片比比皆是。在城市中掙扎求存的動植物不少,連政府也表示生物多樣性的重要,為何計劃側重流浪貓?陳小姐表示這方案只選取一種動物作為示範,希望引起討論,當然其他動物也非常重要。流浪貓有如浪子,真的喜歡「被照料」?計劃為流浪貓提供容身之所,會否令問題惡化?陳小姐回答計劃的目的是提高人對貓的敏感度與關切,並不會令街貓問題加劇。

廣告

接着是探討公共空間使用的徐思敏(Eunice),研究範疇與陳小姐相同。她眼見同是城市空間使用者的外籍傭工缺乏優良的公共空間,於是萌生題為《傘聚城間——將空間自主權還予公共空間逗留者》的設計方案——方案獲最佳設計獎。她設計了可伸縮至不同大小的傘型帳篷組件,組件可併合成大的裝置,就空間活動的人數與性質調整尺寸。裝置可掛在橋底,伸延至橋底以外的空間;亦可掛在後巷,為基層提供遮蓋。

某些街道、天橋每逢假日,都會擠滿席地而坐的外傭,有時令路人寸步難行。若果她們利用裝置延伸空間,會否造成更多道路使用的衝突?徐小姐回答裝置的設計目的是突顯公共空間的重要,令人意識到基層和外籍傭工也應有權享有更好的公共空間。當問及計劃其實除提供遮蓋外,並無其他配套,如何改善公共空間之時,徐小姐說外傭通常自攜娛樂,這樣更能彰顯空間自主權。

二零零八年曾有巨型颱風襲港,旺角出現大面積水浸。全球海洋水位上升迫在眉睫,香港應如何自處?專研Building Technology and Sustainable Design的唐杰良提出了《陸海共棲——應對氣候變化的近岸發展提案》。獲最佳設計獎的方案建議在吐露港的一段興建巨型防洪結構,並在結構上建造住宅和小型工作空間。

若果水位上升,香港遭殃,以此策略,是否應把香港水域重重包圍才能幸免於難?馮先生說這樣做成本太高,而且荷蘭也只在關鍵位置興建堤壩,所以建議結構的選址參考類似做法。

第四位作陳述的是專研Digital Technology and Computational Design的馮敬謙(Danial)。他研究香港的居住空間時,發現人生不同的階段有着各種空間需求,但是香港的住宅往往承載不下,住戶只好換樓解決問題。他又分析了英國Archigram和日本「代謝派」(Metabolism)黑川紀章的作品,認為作品沒有達到原來靈活規劃空間的設計目的,因為建築物的組件要用重型機器才能更替。因此馮先生提出《家加大——高密度自由擴宅》的構思,讓住戶自行調整空間大小。住宅由混凝土建成的廚房、浴室和睡房,加上可伸縮的彈性部分組成,與一般單位一樣有窗和通風口。他做了材料測試,又找到可拉長十四倍的物料(一平方米售約一千美元),以證明計劃技術上可行。

如果大廈以此方式興建,發展商會否把一百平方呎樓面面積的住宅,連同可伸縮的部分,當作一千平方呎售賣?馮先生說混凝土建成的部分與現今的樓宇分別不大,不過是在外圍加了可伸縮的部分,樓價應只計算伸縮部分的材料與建造成本。

之後匯報的是研究History, Culture and Conservation Design的劉頌銘(Mig)。他意識到千禧年後市區重建局開始重建深水埗,單幢高樓(俗稱「牙籤樓」)取代唐樓,經營手工藝的小店正在消失。深水埗有很多住宅改裝成「劏房」(分間樓宇單位),同時又有許多空置單位。於是劉先生構想了《活化與共存——將唐樓文化和本土工藝帶返深水埗》的計劃,希望把手工藝店搬到閒置的單位,與住客共融,並改善他們的生活質素。實行計劃需要收購唐樓單位,亦要興建新的部分,劉先生說這樣才有新舊對比,而串連手工藝空間的新結構,亦猶如一所活的博物館的路徑。他希望計劃能成為重建以外的選擇。

第六位介紹作品的是專研Urban Design and Landscape Urbanism範疇的吳書勤。她發現油麻地果欄只在晚上營業,早上的時間可作其他相關用途,於是提出《水果剩食合作社——以水果剩食改造插件升級果欄為循環經濟》的方案,構想果欄日間可成為推動水果產品創業的地方。因為舖位由不同的店主持有,非單一大財團,所以是試行「由下而上」空間營造的好地方。方案提議幾種簡易裝嵌新結構的方法,不會破壞原有的結構,又讓人靈活建造心中所想。她期望這方案能以文化、創新精神善用果欄的地利與人脈,吸引年輕人以適切時代的方法傳承傳統行業。

其後介紹作品的是研究範疇與吳書勤相同、獲得最佳設計獎的馬家琪(Vickie)。她看到香港的發展側重房地產,綠色生態發展又流於口號,所以提出《水活新生——歸真返璞於自然的律動》構想,在元朗南興建半徑四百米的架空引水道(四百米是人行走不覺勞累的距離),在農地和棕土之上架空種植,旁邊更有建築物供一千五百至二千人居住。水道除可引水灌溉農作物,還可讓人以人力搬運貨物。她又建議興建水利合作社,令居民與農民可以守望相助。計劃亦設水上公園和水療中心。

為何發展綠色生態要花巨款興建如此龐大的架空結構?馬小姐說因為農地與棕土已受破壞,有些還曾用作工業用途。她希望這方案能成為低密度郊區發展的示範。

最後一位介紹作品的是相同研究範疇的陳柏泉,他是九龍倉建築設計資源基金「建築設計實習計劃」的得獎者,畢業作品是《當代怪獸》。他寫作論文時在想,當代的建築還有沒有昔日的威力?建築通常用於建造,但是他決定從破壞與人性的陰暗面去思考建築。他先實行了一項社會實驗——戴着怪獸般的頭盔乘搭港鐵,再用攝影機拍下途人的反應,藉以了解人的尺度的怪獸是怎麼一回事。接着他思考城市(尺度)的怪獸究竟是甚麼。他認為是數據——在未來,數據是財富,同時又令人心生恐懼。於是陳先生建議在太平山下的地底建造數據中心。

數據的厲害之處在於其無形與無處不在,既然無形,又何需特意在太平山底興建數據庫?也許連數據中心的建築物方案也不用構想,因為數據才是主角。陳先生說因為中環的高樓大廈象徵着香港的經濟,在太平山底興建數據中心,有如建造倒置的高樓大廈,有象徵意義。他解釋,傳說中人類建造巴別塔是為了接近神,他在太平山底建造倒置的巴別塔,是讓人知道數據令人遠離神。

今屆畢業展的作品取材廣泛而豐富,值得細看。希望日後畢業生繼續關心香港的城市議題,勿被現實磨蝕。第一期展覽經已結束,第二期展覽將於下週一起在中大舉行。

 

以下為展覽的資料,詳情可瀏覽網站

第一期展覽︰

日期:2016年6月3日至6月9日

時間:早上11時正至晚上9時正(假日照常開放)

地址:香港銅鑼灣登龍街一號金朝陽中心二期十八樓 Midtown POP

第二期展覽︰

日期:2016年6月13日至7月10日

時間:早上9時正至晚上8時正(星期一至六)

地址:中大崇基學院綜合教學大樓一樓展覽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