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伊朗的伊斯法罕(上)︰在世界的一半呼喚愛

2018/6/10 — 19:14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伊朗自1979年爆發伊斯蘭革命後,成立政教合一的伊斯蘭共和國,與西方國家交惡,並被國際社會制裁。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將伊朗定性為邪惡軸心,很多人把伊朗聯想為危險國家,遊客敬而遠之。不過,曾到訪伊朗的人定必另眼相看,我遇上的伊朗人普遍都是友善好客。而且伊朗傳承着七千多年的波斯智慧,發展了出色的波斯建築,讓人感嘆其精巧與細緻的設計造詣。

波斯建築有超過五千年的歷史,經過不斷去蕪存菁,發展成一套把美學與結構融合的設計理論,無論是拜火教或伊斯蘭統治時代,其建築風格一直帶領周邊地區,對西亞、高加索及中亞等地區的建築設計有深遠影響。如果歐洲的建築發源地為希臘,中東的建築啟蒙便是波斯,尤其對伊斯蘭世界的深遠影響。波斯建築亦分為多種風格,但發展最成熟及精煉,應該是16世紀時的伊斯法罕風格(Isfahani Style)。

廣告

伊斯法罕(Isfahan)是伊朗第三大城市,位於中部地區1500米的平原上,屬於沙漠性氣候,乾燥少雨,是依賴宰因達河(Zayanderud)發展而成的綠洲城市。16世紀,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把遷都至伊斯法罕,開始波斯中世紀以後的黃金盛世。沙赫阿巴斯一世(Shah Abbas I)要重新規劃新首都,目標是成為世界的窗口,故興建很多出色的建築物,包括皇宮、回教寺、孔橋、巴扎等,至今日仍完好保存。市中心的皇宮廣場(Naghshe-Jahan Square)於1982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號稱世界最美的廣場,見證波斯城市及建築設計的巔峰。所以,伊朗有句名言︰「伊斯法罕是世界的一半。」如此巨大的公民場所首次出現於波斯歷史中,究竟這皇宮廣場在城市設計中有何重要?

伊斯法罕城市設計,以查哈爾巴為主軸線貫穿兩岸。

伊斯法罕城市設計,以查哈爾巴為主軸線貫穿兩岸。

廣告

小城故事

二千多年以前,伊朗中部宰因達河邊有三個不同的聚居地,經過幾百年後慢慢演合併成一個小鎮,稱為伊斯法罕。公元三世紀,薩珊王朝(Sassanid)建造拜火教廟,小鎮亦圍著這核心發展。直到七世紀,阿拉伯帝國佔據伊斯法罕,伊斯蘭時代揭幕,城市開始穆斯林化。八世紀後期,拜火教漸漸被取締,從前的拜火教廟改建為聚禮(星期五)清真寺(Jāmeh Mosque of Isfahān),是伊朗其中一間最古老的回教寺。這座建築群越過了12個世紀,經歷不同時代包括阿巴斯(Abbasid)、塞爾柱(Seljuq)、帖木兒(Timurid)和薩非時代等等的加建後,成為伊朗現存面積最大的清真寺。它展示不同時期的伊斯蘭建築構造和裝飾,把波斯各時代的建築風格濃縮在內。

聚禮(星期五)清真寺(Jāmeh Mosque of Isfahān)是伊朗面積最大的清真寺。

聚禮(星期五)清真寺(Jāmeh Mosque of Isfahān)是伊朗面積最大的清真寺。

當時伊斯法罕商貿繁盛,城市以聚禮清真寺為中心,向四周不斷擴建。民居、商店、街市、商旅客棧等在沒有規劃下,形成有機的城市佈局,功能分區不明顯,商住空間相交重疊,猶如迷宮。

塞爾柱帝國定都伊斯法罕

11世紀,塞爾柱帝國(Seljuqs)統治中東地區,版圖由地中海擴至中亞,並將首都遷至伊斯法罕,成為第一次盛世。當時城市大力發展商貿,由南或北進城的大路都滿佈商店,慢慢形成一條不規則的市集帶,成為今日的大巴扎(Qeysarie Bazaar)。這些大道滙聚於聚禮清真寺附近的一個方型廣場,成為新的核心──舊城廣場(Meydane-Kohneh)。波斯文化中有花園的概念,但卻沒有廣場,所以伊斯法罕的舊城廣場是非常罕見,功能上它其實是露天巴扎,與周邊的有蓋巴扎組成一個巨型市集,吸引不同地區的商家,後來廣場也改建成多排商店,變成有蓋大巴扎的一部份。

大巴扎由11世紀開始形成。

大巴扎由11世紀開始形成。

13世紀,蒙古大軍殺到,搶掠及破壞伊斯法罕。15世紀後,伊斯法罕才得以慢慢重建,城市格局上仍以北面的市集及清真寺為中心,但從前的城市脈絡已失,沒有了當年強盛的商業氣氛。

薩非盛世

16世紀開始的薩非王朝(Safavid Dynasty),是波斯帝國另一高峰,統治伊朗二百多年。當時的第一個國王伊斯邁爾一世(Ismail I)將伊斯蘭教什葉派正式定為伊朗國教,成為伊斯蘭歷史的轉捩點。此外,薩非王朝統一了伊朗各省,對古代波斯帝國的遺產極之重視,並鼓勵文化、藝術、醫學、建築發展,儼如波斯的文藝復興。

當時,波斯面對內憂外患,政治動盪不穩。鄂圖曼帝國不斷由西面入侵,佔領了波斯西北部的絲綢生產地區;烏茲別克斯坦自東面軍事進逼,控制陸上絲路的貿易路線;葡萄牙亦壟斷了南部的海上貿易路線。薩非的國際貿易四面楚歌,受到不同的限制。

阿里卡普皇宮(Ali Qapu)為五層高的宮殿

阿里卡普皇宮(Ali Qapu)為五層高的宮殿

沙赫阿巴斯一世的開明專制

雖然外敵環峙,沙赫阿巴斯一世(Shah Abbas I)上場後,波斯帝國迎來中世紀後最輝煌的時期。這位沙赫不僅是貴族,更是獨裁者。他深明要建立一個穩定而強大的國家,先決條件是經濟富裕。富國後才可強兵,裝備火鎗和大砲,對抗外敵。他把國家的發展軸心南移,將首都由北面的加茲溫(Qazvin)遷至中部的伊斯法罕,改變固有的貿易路線,以遠離外國勢力,進而拓展商貿。此外,他決定要建立一個新的首府城市,恢復古波斯的宏大。他親自介入及管理內務,改善波斯營商環境,令政治、經濟、國際貿易,甚至藝術上各有長足發展。他的開明專制,成就有目共睹,深受國民愛戴。

皇宮廣場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花園廣場

皇宮廣場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花園廣場

花園城市的概念

阿巴斯一世任用謝赫巴哈耶(Sheihk-Bahayee)為城市規劃師,以「花園城市」作為新首都的設計概念,在舊城的基礎下把城市擴大,並加入大量標誌性建築和花園空間。花園城市在伊斯蘭世界中是最理想的城市模式,其概念來自伊甸園,可媲美天堂。波斯文化是在沙漠地區發展,水是罕有資源,植物也是珍寶,所以「花園城市」蘊含珍貴及罕有的意思,是豪華富裕的空間體現。

伊斯法罕再度成為首都,以現代化展現全新形象。但巴哈耶沒有放棄殘破不堪的舊城,更活化及改善它,又在舊區外建造一個新城市,把舊城原有的格局保留在城市整體規劃內,連繫不同的歷史部份。而他所建構的花園城市,主要分為四步曲。

皇宮廣場 Naghshe-Jahan Square

皇宮廣場 Naghshe-Jahan Square

 

一、建造新的城市核心︰皇宮廣場(Naghshe-Jahan Square)

沙赫阿巴斯一世不單要把伊斯法罕改造為首都,更要把她變成國際大都會,所以新的城市核心便是一個前所未見的大廣場,可滙聚四方八面的人士,稱為世界影像廣場(Naghshe-Jahan Square), 又名伊瑪目廣場(Meidan Emam)或皇宮廣場 (Palace Square)。波斯語中Naghshe-Jahan解作Image of the World,即世界的圖像,寓意為接通世界的窗口,可見阿巴斯一世的宏圖壯志。

廣場四周主要被兩層高的商店建築所包圍

廣場四周主要被兩層高的商店建築所包圍

皇宮廣場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大的花園廣場,是一個510米乘以165米的長方形空間。這種大型廣場的概念,是第一次在波斯城市出現,目的是要吸引外國商人的注意。廣場四周主要被兩層高的商店建築所包圍,並以華麗的波斯建築物點綴。在中軸線的南端,矗立著大藍磚穹頂的伊瑪目清真寺(Masjed-E Shah),奪目非常。東面有較小的謝赫洛夫拉赫清真寺(Sheikh Lotfollah Mosque),其外牆的彩磚設計同樣出色。在其對面,便是五層高的阿里卡普皇宮(Ali Qapu),木造大露台引人注目,是波斯國王觀賞民眾生活的地方。北面還有精美的大巴扎城門(Qeysarie Gate),由此可進入舊城區的大巴扎。廣場四周都是波斯建築的精品,爭妍鬥麗。

伊瑪目清真寺(Shah Mosque, Iman Mosque, Masjed-E Shah)

伊瑪目清真寺(Shah Mosque, Iman Mosque, Masjed-E Shah)

廣場的功能繁多,也是人與人溝通的場所。首先,這裡是沙赫和人民見面的地方,皇宮近在咫尺,顯示君民關係親密。它也是一個大型休憩場所及繁忙的娛樂舞台,平日會有流動美食小檔或是露天茶室,重要節日會有大型典禮及慶祝活動,無論本地人民或是遊客,都可在此交換資訊,盡情享樂。

廣場也是把波斯人連接到外國的窗口。它的華麗設計引來不少商家青睞,來自歐洲、中東、中亞、印度甚至遠東的客人絡繹不絕。當時的伊斯法罕人每天都要跟外國商人打交道,他們精通外語,更培養廣闊視野,既使城市變得國際化,最重要是帶動經濟,令波斯再度強大起來。伊斯法罕逐漸成為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廣場是繁盛的商貿交易場所,來自世界所有文明國家的商品,都可以在這裡找到,成為「世界的一半」!

在城市設計上,廣場也是新城連接舊城的緩衝空間,它把不規則的舊城脈絡,帶入新城整齊的佈局之內。直至現在,皇宮廣場仍是伊斯法罕最重要的城市空間。

皇宮廣場的大型噴水池,很多小孩在此嬉水

皇宮廣場的大型噴水池,很多小孩在此嬉水

二、開展新城軸線︰四花園大道查哈爾巴(Chaharbagh)

除了花園廣場外,巴哈耶也為城市開展一條新軸線,設計了貫通南北的花園大街──查哈爾巴(Chaharbagh),藉以引領城市向南發展擴張至對岸。查哈爾巴打破固有波斯古街的設計,利用園景裝飾道路,此概念比巴黎的花園大道還要早二百多年。

南面過河的部份把新城進一步擴張,現在部份已是工業區。

南面過河的部份把新城進一步擴張,現在部份已是工業區。

查哈爾巴本解作「四花園」,是波斯及伊斯蘭文化中矩形花園設計模式。在新城設計上,它位於皇宮廣場的西面,是一條長約六公里的大道,一直向南延伸,盡頭是皇家花園(Bagh-i Hizar Jarib),但現在經已拆掉。大道以大石鋪設,兩旁各種有兩行大樹,正中心有一條小流水,把傳統的波斯花園設計拉長。在大道的兩側,整齊排列著多個正方型的薩非式花園,形成一條花園軸線。此外,巴哈耶在查哈爾巴的北面及西面,以網格規劃新的住宅區及政府用地,供市內的官員及富人居住。

三、跨越宰因達河(Zayandeh River)及水利工程

三十三孔橋Sio-seh-Po

三十三孔橋Sio-seh-Po

宰因達河是伊朗境內少有非季節性河流,滋潤著伊斯法罕一帶的土地,但舊城發展卻遠離河邊,忽略與河流的關係。花園大道建好後,宰因達河被重新連接在城市脈絡之內,亦因要配合伊斯法罕的花園城市計劃,它的角色比昔日更為重要。

花園城市的設計重點,就是可持續性的供水系統。薩非時代大力推行水利工程,利用大小人造溪流,創造新的水道網路,把河水引入城內每一個地方,稱為Madi。結果,源源不絶的河水帶給每家每戶,潤澤城市的公共花園及廣場,創造更多水造園景。

上層為行人步道,設計有多個拱孔,可供橋上的人觀景或休息

上層為行人步道,設計有多個拱孔,可供橋上的人觀景或休息

此外,薩非王朝興建了五條大橋,連接南北兩岸,令河岸的區域慢慢發展起來。薩非石橋是伊斯法罕的特色建築,它把水壩與通路結合的基建,變成優美和諧的建築空間,展現出非凡創意。功能上,這些橋樑有助於控制水流量,方便調節和分配河水,以灌溉農田和私人花園,與及供日常食用。但更重要的,它們是當地人的公共休閒空間,就如海濱長廊一樣。

其中最受歡迎的是在中心軸上的三十三孔橋(Sio-seh-Pol Bridge)及城東的郝久古橋(Khajou Bridge)。它們都是雙層石橋,上層為行人步道,設計有多個拱孔,可供橋上的人觀景或休息,尤其日落以後,長橋倒照在河上的美景,吸引很多市民在橋上散步流連,非常熱鬧。此外,兩端的橋底本設有茶室,可供市民歇息。不過近年伊朗政府怕有民眾聚集,已一一取締,甚為可惜。

四、舊區的巴扎成為文化傳承的空間

大巴扎紀錄了當地人的日常生活

大巴扎紀錄了當地人的日常生活

大巴扎(Qeysarie Bazaar)是伊斯法罕一個歷史悠久的市集,已超過一千年,是中東最大、最古老的市集之一。經歷多個世紀的不規則發展,它已進化成一條兩公里長的購物空間,紀錄了城市的商業活動,也紀錄了人民的日常生活。所以,在新的規劃中,大巴扎把城市不同區域聯繫起來,巧妙地連接新舊兩區的核心,起了文化及歷史承傳的作用。由工整的皇宮廣場北面進入大巴扎,沿著彎彎曲曲的主要大街一直向東北走,穿過巴扎大迷宮,便可到達老城的核心──舊城廣場。

大巴扎由多個拱廊建築物所組成,各是一個小市集,售賣不同的商品,例如香料、地毯、衣服等。它的樓底頗高,並有連續的半圓拱作屋頂,每個拱頂中心必開一小孔,僅僅帶入一線陽光,但已足夠把室內照明。巴扎的建築並非全無秩序,這些拱廊建築物其實是由有規則的模塊所組成,每節形成的空間甚有規律。如果不沿著主街走,內裡延伸很多分叉路,連接不同的小巴扎,或是較大型的建築物,包括客棧、商隊旅館、經學院、清真寺和公共浴室,各有精巧的建築設計。

貨幣找換的市集Malek Timcheh

貨幣找換的市集Malek Timcheh

最美麗的花園城市

首都工程完成後,伊斯法罕改頭換面,成為富裕的大都會。新城表現當代的高貴華麗及皇者氣派,帶領市民追求優質生活,並向外展現波斯高超的建築設計及文化藝術水平,是連接世界的大門。舊城則保留城市本土原有的活力及重要性,代表當地人民的傳統生活,成為歷史及文化的載體。新舊廣場透過巴扎融合,並沒有造成衝突,各有各精彩。查哈爾巴成為波斯第一條花園大道,並把城市發展擴至河岸部份,河水資源得善用,最終創造了最美麗的花園城市。

 

大巴扎城門(Qeysarie Gate)

大巴扎城門(Qeysarie Gate)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