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矣 長發邨街市

2016/9/14 — 12:20

處處都貼着的「感恩」、「有緣再見」標語。

處處都貼着的「感恩」、「有緣再見」標語。

【文:葉細細】

我人生的許多悲喜哀樂起跌迷惘都是在青衣生活時發生,考進大學,離家住宿舍,開始工作,買第一間房子,家人結婚離家,新生命誕生,爸爸猝逝。往後無論生活在那方,總念念不忘青衣,久不久總要回去走走。

廣告

長發邨街市就是我們一家人,從前買奶茶蛋撻公仔麵燒賣腸粉做早餐、媽媽買餸買雜貨的地方,我陪爸爸半夜睇波,總會在長發邨街市外面,買小販那炒得極有鑊氣的乾炒牛河做宵夜。

長發商場從前的古老戲院、茶餐廳、街坊酒家、小鞋鋪早已一一被消失,熬到現在應該祇剩下那間似乎一直和時間一同抵禦洪流的鐘錶店。我還記得找到第一份工時,媽媽硬要在那店買隻錶給我,其實當時家中捉襟見肘,我到現還清楚記得㨂手錶時,心裏有多難過。

廣告

最後連長發邨街市也要被消失。街市即將會關閉裝修,年底重開又是面目全非。店鋪都已清空了七七八八。

今天趕忙去跟相識近三十年的店主問好道别,賣乾貨的店主,即是我家的胡椒粉和咸魚「供應商」幽幽的説: 「還沒決定做不做,世界艱難。」,然後拿兩瓶胡椒粉給我們,大家都似是有千言萬語,卻欲語還休。

去慣的茶檔店主也說不做了,原因是裝修後加租一倍,小食檔由現在的三間變成九間,多三倍競爭不是最大問題,不準許在通道擺放桌子才是重點,「客人買完便要走,留不住客。不似現在買杯茶食件包,一班街坊坐低傾下偈。」。

處處都貼着的「感恩」、「有緣再見」,背後都盛載着經年累月積聚、濃得化不開的人情,店主們的話都隱隱帶着無奈不捨。商場已經被所謂活化,連最後一片街坊去慣的地方也連根拔起,往後的日子年輕的也沒機會體驗這種人文關懷。

人情似乎祇存活在民間。領展是上市公司,存在就是機關算盡,不值一談。當年大班、盧婆婆力抗,那些襟制贊成的議員,那些身在其位多年,原可力挽狂瀾做點事的,突然說領展是三座大山之一,把自己變成新加入的,究竟是怎樣的一班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