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咖啡店的木紋膠板

2016/5/17 — 12:13

[ 關於感性空間的構成 ]

近年獨立咖啡店的冒起如雨後春筍。

同樣喜歡流連咖啡店的S&S夫婦是我音樂交流上的好友。今天一同來到間新開的咖啡小店聚聚。

廣告

黑色鐵門與窗框、鐵網玻璃、開放式天花、白色牆身與工字鋪法的白色立體磁磚,  配以寫在黑板牆上的粉筆字餐牌, 已成為本地獨立咖啡店的基本印象。  我們先在前台落單再找個近窗的位置坐下, 然後, 一種違和感從桌面的木紋膠板, 經手肘的皮膚湧入神經。

我對木紋膠板這類仿天然的物料沒帶特別愛惡。  這類物料只有呈完整或破爛的二元狀態,它不會被環境與時間進行程度上的影響, 而我亦樂意應用於某些項目上。  舉個例子, 一般辦公室的功能是提供一個讓使用者專注而穩定的環境。  恆溫、 穩定而平均的光源、 及近乎不朽壞的物料, 這樣的空間需要完全被人為控制。  我對辦公室設計用上膠板這類素材毫無意見。

廣告

只是應用於咖啡店, 個人認為絕不合適。

我們在辦公室工作, 在商場行樂,長期於城市裡在已調控的環境蔭庇下生活。  一間咖啡店, 一杯咖啡, 成為一個都市生活的休止符, 對流連咖啡店的我們來說, 咖啡店是一個感性主導的空間。

而一個感性空間的構成, 我認為, 可以從容許自然與時間中的不穩定性、隨機、與多變的特質形成。  簡單來說,  自然不能被控, 天氣晴雨難測, 日光的角度隨時間與季節轉移, 林蔭隨風幻變, 自然風莫測的流向, 植物隨它自己的節奏生長或枯萎。

而一張木枱, 隨年月被使用者的接觸而磨蝕, 被皮膚的油脂拋光, 被陽光或倒翻的黑咖啡漂染而改變色澤的深淺, 就算恆常清理, 痕跡亦不能被完全磨滅。

當空間容許這些不能被控制的自然現象介入, 人與自然建立聯繫, 腦裡感性的部份會自動運作。

鄰坐的顧客在桌子上留下倒翻的咖啡後動身離去。  店員到來收拾,他用濕布輕輕一抹後桌面又再光潔如新。

這一抹, 同時把整個下午的詩意抹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