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村有時 4】在森林中上課

2015/3/25 — 12:27

圖:嘉義聲音採集和資料庫建置計劃

圖:嘉義聲音採集和資料庫建置計劃

很多人視大自然為靜物,所以一提到大自然,大家都容易從功能方面去想,會想到這是一個城市或國家的氧氣筒,有食材、木材和葯材可取,喜歡就進去遊山玩水,彷彿那是一個遊樂場。但我們可曾當大自然是一個巨人?可曾相信他會傾聽我們的說話,也樂於跟我們分享?這有點難以置信,不過有人相信了,還從中尋到樂趣。早前 MaD 年會邀請了聲音藝術家澎葉生 (Yannick Dauby) 以及 University of the Trees 的項目統籌 Shelley Sacks,由「森」出發分享其項目成果。

Yannick Dauby 是法國人,於法國尼斯大學 (University of Nice) 民族音樂 (Ethnomusicology) 研究系畢業,其後一直尋找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音樂故事。每次旅途,他都會用專業錄音器材,記錄每個城市的平常聲音。這讓他漸漸迷上 Soundscape (聲音風景),用聲音了解城市。2004年他到台北的關渡自然公園當起義工來,自發為他們記錄台灣兩棲動物的叫聲,包括32種在台灣出沒的青蛙的聲音,由此辨認青蛙。為此他走訪過不少台灣的地方,跟這個國度漸生情愫,終於在2007年就決定搬來台灣定居,進行採集聲音計劃以及相關教學。其中一個他喜歡的地方,是位於台灣西南的嘉義。嘉義跟阿里山國家山林遊樂區很接近,駕車到森林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且當地有不少原住民居住,在這裡他可以體驗最純樸的台灣。

2008年,他終於可為嘉義這個地方做一件有趣的事。嘉義縣政文化處有個有趣的念頭,就是希望進行一項「嘉義聲音採集和資料庫建置計劃」。他們知道 Yannick 有豐富的相關經驗,就邀請他與台灣的聲音工作者許雁婷進行計劃,大規模採集嘉義縣十八個鄉鎮的聲音,再利用這些聲音細味鄉鎮中的風情畫,以建成一個完整的聲音資料庫,讓大眾隨時聽賞。

廣告

二人差不多用了一年時間採集聲音和搜集相關資料。兩位聲音工作者透過一些歷史資料,以及在與當地跟居民多番溝通後,決定最值得採集聲音的地點、事件和人物,當中包括自然環境的鳥語和蟲話、當地人的口述歷史、民間藝術、以及節慶活動等。Yannick 也在講座現場向 MaD 的參加者們播放了這項目的成果。第一段先聽到林邊小村聲音,當中有蛙聲和一些狗吠聲,於是觀眾便如置身村落。

Yannick Dauby

Yannick Dauby

廣告

在第二段,大家聽到一群鳥兒拍翼而飛,再聽見一些類似風笛的聲音,以為有一艘船駛過,Yannick 卻解說那是一座棄置了的工廠大樓,大樓有幾根大煙囪。風一吹過,煙囪便吹奏起來。

第三段是他為一個原住民錄的聲帶。Yannick 任由他以自己的方言說故事,聲音混雜了自然環境如小孩嬉戲的聲音,另觀眾更有置身其中之感,儼如在大自然跟老伯閒話家常。Yannick 說,這就是他迷上聲音採集的原因,你可以有一種另類途徑去認識眼前的風景。一邊聽,內心就會根據這些聲音去畫一幅風景畫,投入自己的想像空間。

另一位講者 Shelley Sacks 同樣視大自然為想像和學習空間。本身是英國 Social Sculpture Research Unit (SSRU) 總監的她,相信對話和討論可以改變世界,一如首執雕塑刀,塑造出大家心目中的理想城市模樣。Social Sculpture (社會雕塑)一詞,源於已故德國藝術家 Joseph Beuys。1972年,他參加了德國卡塞爾的五年展 Documenta。正當觀眾以為他會為展覽做一件雕塑,Joseph Beuys 卻為觀眾帶來 Office for Direct Democracy。觀眾在這個 Office,可隨便發表他們在政治和社會方面的訴求,Beuys 會在 Office 跟他們交流,然後在黑板上記下他們講過的話,例如男女平、尊重勞工權益等。他在 Office 當值了接近一百天,跟不同來客從早上談到夜晚。這是因為他相信,每個人的意見都有助締造美好社會。Shelly 就是認同 Beuys 的理念,她認為「每個人都是藝術家」(Every human being is an artist) 這句話的意思思就是「每個人都可以製造改變」。她覺得每個人都是相當有潛質的藝術家和改變製造者,希望透過對話中的自由 (Freedom) 元素,讓這些藝術家和改變製造者有他們的發揮空間。

對話的元素,除了「說」,就是「聽」。太多人有太多話想說,卻忽略了「聽」的重要性。Shelly 有天在森林處,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冷靜許多。然後她又發現,每棵樹都是一位老師。身在森林之中,就如面對很多位老師一樣,他們準備很多東西跟你分享,而你就似身處一間大學之內,這就是她展開 University of the Trees 的原因──在一個舒適環境中,讓大家學會聆聽和感受大自然想說的話,然後討論一些有關社會、生態和環保的議題。2006 年,她們受英國的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rt and the Natural World (CCANW) 之邀,舉行了第一次的 University of the Trees 大會。他們用十多條印有「University of the Trees」的布條,綁在十多棵樹的樹身上,形成一個圈。參與的人就在這圈內討論有關生態的議題,以及向樹木學習,回歸到感受、分享和討論,希望大家明白改變內在,是改變外在環境的第一步。Shelley 強調,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成立 University of the Trees,去討論屬於自己地方的社會或環境議題。誰有興趣都可以聯絡她們,以提供指引。

圖:University of the Trees

圖:University of the Trees

我想到,今次 MaD 年會主題「立村有時」,便覺得大家對社會有一種共同責任。大家都是「香港村」的村民,我們可不可以集思廣益,以討論方式建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年會策劃人之一張慧婷 (Stephanie) 分享過,曾經有一班人在 MaD 的年會中認識,其中有人提議收集各地棄置了的 MP3 機,存入一些教學聲帶,再派發給生活在落後地區的學童。年會結束後,他們真的落實了計劃。一年後,計劃還繼續進行中,讓知識在落後地區萌芽生長。這令我想起 University of the Trees 中的每個論壇。改變社會是每一個人有能力做到的事,要相信 Every human being is an artist。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