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城市 — 一本永遠翻不完的實體歷史書

2019/4/21 — 12:46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城市與人類密不可分,她的發展伴隨着人類歷史而演進,當人類前進一步,城市亦會跟着協調和進化。如果人的性格是天生,城市的性格則是後天培育。在不同的時代吸收了歷史養份,滋養人文價值,漸漸創造了自身的特質和個性,培育某種理念,這便是城市發展的關鍵。

現代城市不只是給予人們居住、工作及生活的空間,更代表居民的共同意識形態。所以當大家關注城市的經濟價值時,同時也要重視她的人文價值,保持本身的獨特性及優勢,才可讓城市在大世界中脫穎而出,避免被同化而淘汰。

廣告

因此,城市設計也應該與它的理念配合。因為理念會產生相關制度,制度必會影響城市發展政策,然後在城市空間的格調及建築設計中反映出來。例如,若城市的價值觀偏向保守,較難接受新思維及創意,城市便會出現較多以功能為主的空間,缺乏大膽及具前瞻性的建築設計。

城市雖然沒有血肉,但會擴張生長,是一個奇妙的生命體,提醒人類的文明是如何存活過來。所以,城市是一本永遠翻不完的實體歷史書,藏著不同時代的建築,活生生記錄着人類的發展。

廣告

《建築意》城市系列的第二輯,我們會翻閱這些實體歷史書,順著歷史的長流,看看人類不同時代的重大發明,如何影響著城市及建築設計。我們會由遠古時代人類發明農業及文字開始,去探求城市的起源,再看看宗教的出現,耶教及回教文明相繼發展,怎樣去塑造城市的特性。大航海時代人類發現新大陸,對新世界的城市帶來破壞還是建設?工業革命提倡新發明,也渴求新的資源,人類如何破壞大自然去滿足城市設計及發展需要?在啟蒙時代後,人類發明很多思想理論,衍生資本主義及共產主義,二十世紀更形成冷戰格局,現代城市的設計又如何應對新思維?

我們將會帶大家遊歷十多個較少人認識的城市,分佈中東、歐洲、西非、東南亞、拉丁美洲各地,透過她們的發展故事,去探討城市的設計理論。這些城市今日看來未必算著名,有些甚至飽受戰亂,但在某個歷史節點,她們也曾是舉足輕重的名城,給人類的文明起了重要的演示。

敍利亞的大馬士革及阿勒頗: 誰是最長命的城市?

敍利亞的大馬士革及阿勒頗: 誰是最長命的城市?

敍利亞經濟最發達及最大城市阿勒頗(Aleppo)與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位於黎凡特地區的心臟地帶,有長達8000年的歷史,古城內可找到不同時代的遺㾗。究竟她們有何方法歷經無數風浪後仍可存活下來?

黎巴嫩的貝魯特︰綠線把中東巴黎分開

黎巴嫩的貝魯特︰綠線把中東巴黎分開

黎巴嫩曾是腓尼基(Phoenicia)的發源地,首都貝魯特(Beirut)被稱為中東巴黎,有超過5000年的歷史,但種族衝突不斷。1990年黎巴嫩內戰結束,貝魯特重生,戰後城市如何重新設計,把傷痕抺走?

亞美尼亞的葉里溫︰第一個現代主義城市

亞美尼亞的葉里溫︰第一個現代主義城市

亞美利亞是全世界第一個基督教國家,曾經歷一戰期間的大屠殺,獨立後又被併入蘇聯的版圖。建築師亞歷山大塔馬尼揚(Alexander Tamanian)如何在蘇維埃影響下,設計這20世紀第一個現代主義的首都城市──葉里溫(Yerevan)?

也門的薩那: 阿拉伯半島上的快樂山城

也門的薩那: 阿拉伯半島上的快樂山城

也門的首都薩那(Sanaa)是一個神秘的城市,已屹立超過2500年,並根據當地的傳統及氣候而設計,發展成獨有的高原褐色石磚塔樓。高原上也門人如何設計這些古代高樓,築成阿拉伯的快樂山城?

馬里的傑內:西非的黃金商城

馬里的傑內:西非的黃金商城

在13至15世紀,馬里文明於西非內陸崛起,是該區有史以來最強盛的文化,傑內(Djenne)中心廣場所矗立的傑內大清真寺,是其獨特的亞撒哈拉(Sub-Sahara)建築風格,也是全世界最大單一的泥造建築物。與地中海文明分隔已久的馬里人,是如何運用生活智慧把泥土變成黃金商城?

墨西哥的墨西哥城: 阿茲克特的人工島

墨西哥的墨西哥城: 阿茲克特的人工島

13世紀的墨西哥中部,由阿茲克特(Aztec)文明所統治,在一湖上建造了人工島城市──奇蒂特蘭(Tenochtitlan)。16世紀,西班牙把諾奇蒂特蘭完全破壞後,重建為墨西哥城(Mexico City)。1978年,因工程進行挖掘,使消失的諾奇蒂特蘭重現天日,阿茲克特的文化又可否重生?

海地角(海地)及聖多明哥(多明尼加共和國):西班牙島上的天堂與地獄

海地角(海地)及聖多明哥(多明尼加共和國):西班牙島上的天堂與地獄

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和海地角(Cap Haiten)都曾是新世界的殖民地城市,但命途各異。18世紀初,海地角是新世界中最富有的殖民城市;那邊廂,聖多明哥淪為最貧窮的殖民地。但1804年海地(Haiti)宣佈獨立後,卻陷入200年的政治和經濟癱瘓,成為今日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相反多明尼加成立共和國後,成為今日中美洲及加勒比海最大的經濟體。西班牙島上的雙城就像命運共同體,兩個只能富一個,城市設計及發展如何受周邊城市影響?

智利的瓦爾帕萊索: 上山下山的古董纜車系統

智利的瓦爾帕萊索: 上山下山的古董纜車系統

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是智利重要的港口城市。19世紀,經麥哲倫海峽的船隻都會停泊於此,沿海也建立起大量歐式建築物。貧窮的勞動者則在山坡上,用剩餘物料,建成色彩繽紛的小屋。19世紀末,市政府怎樣把富有的沿岸區與山上的貧民窟連接起來?

巴西的馬瑙斯: 亞馬遜森林內的歐式大劇院

巴西的馬瑙斯: 亞馬遜森林內的歐式大劇院

19世紀初正值工業革命時期,亞馬遜盆地內發現獨有的橡膠,使這片熱帶森林吸引了大量歐洲殖民者,一夜致富,城市馬瑙斯(Manus)成為橡膠貿易的基地。19世紀末,當地計劃在亞馬遜森林中設計一個大劇院,並用上歐洲最名貴的物料…… 在資訊及物流仍未發展成熟的年代,宏偉的劇院如何在密林中如願建成?

德國的柏林: 冷戰時期的歐洲分界城市

德國的柏林: 冷戰時期的歐洲分界城市

二戰後,德國的首都柏林(Berlin)被一分為二,使城市規劃及操作上得重新安排。原本的市中心無人敢碰,維持戰時的頹垣敗瓦;基建、路網、地鐵系統強行分開,變得斷斷續續。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翌年東西德統一,柏林重獲首都之位。本來一分為二的首都,怎樣設計才可帶領統一德國走進二十一世紀?

柬埔寨的金邊: 紅色高棉下的空置首都

柬埔寨的金邊: 紅色高棉下的空置首都

吳哥沒落後,高棉國一直積弱,19世紀中期淪為法國保護地。法國人把金邊(Phnom Penh)這個河畔小鎮,改造成印支半島上最美的法式城市,有亞洲明珠之稱。1975年,開始了3年的赤柬恐怖統治,城市人口減少了一半。90年代,金邊經濟起飛,但在沒有整體考慮下,基建不勝負荷,城市問題湧現。這顆亞洲明珠,會否美艷不再?

波斯尼亞的薩拉熱窩:圍城戰的救生隧道

波斯尼亞的薩拉熱窩:圍城戰的救生隧道

薩拉熱窩(Sarajevo)位於東西歐文化交滙處,曾是宗教共存的城市,稱為「歐洲的耶路撒冷」。1991年共產南斯拉夫解體,波斯尼亞在多元種族及宗教衝突下宣佈獨立,也展開四年的波斯尼亞戰爭。位於山谷內的首都薩拉熱窩,被塞爾維亞大軍重重包圍,物資嚴重短缺。在沒有連網的90年代,全城與外界的接通口,就靠一條秘密隧道……?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 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