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坑西邨重建 並不是反抗的終結

2016/3/31 — 17:33

大坑西允許重建,我感到不了有甚麼充權的力量,一方面,我絕不認同重建是運動的終結,於年多在大坑西的社區組織中,總以為改善居民的生活環境為根本,要求他們得到更好的生活質素,重建只是手段或副產品,另外,社區組織者的努力及希望,遠遠比不上大地產商基於虛偽的慈善,及之後的流言蜚語。

區內的人口急促的老化,邨內長長的樓梯是很多長期病患的催命符,而在這數年中,官僚欠缺人性的面孔,及地產商那貪婪的眼光,都在眉來眼去,盤算這塊黃金地段如何成為官商都可以受惠的土地。

但是,居民離世的離世,受苦的受苦,社區工作者們,都只能在虛妄的希望上,以雙倍的努力去做我們可以想到最好的工作。現在,遠遠不可以說是勝利,居民仍然未得到原區安置樓換樓的道義諾,只因愚蠢無比的官僚廢話而否定特事特辦。

廣告

另一方面,地產覇權,大而不倒的覇權,以自己的方式得到勝利,不論是在我們做組織工作時致力於分化居民,扭曲信息,安插擾事份子及無恥的建制政客。

今天,它以大慈善家的姿態來臨,而且高居臨下,施予憐憫。我們對資本家及地產覇權從來都沒有勝利,而現在我們需要做的是揭露他們在大坑西新邨中的卑鄙無恥,土地發展中不公義的罪惡。

廣告

多謝大坑西的捐地

資本家的本質是永遠的功利主義,這樣的邏輯,在大坑西事件「以財閥的慈善解決」過後,也只會在另一些事件中呈現。

大坑西的捐地,作為其中一個參與者,誠懇感到這這不是什麼抗爭的成功,反而是一種地產資本的操弄,他們的動機,也值得我們反思,或是他把政府的地歸還予政府,有若干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英國的圈地運動(enclosure movement)在落實到香港,土地就基本上是以資本家控制的政府,來主導,而他「捐出」的動作,也只是以一幅地換未來的「議價資本」,政府擁有土地所有權(由英國王室所有至香港土地特區政府所有制),只是延續了圈地(enclosure)為地產資本家服務的現實。

要注意的是,土地事實上非李兆基權有,是屬於平民屋宇在特定情況下,以特惠地價批租予李佩材家族為主要組成部分的董事會,而李佩材家族作為最老,在政府有強烈影響力的銀行資本家,出發點更不止於慈善,他的動作,被稱為慈善,得到掌聲,也許是一般人的反應,認為他心懷善意,因為,致使我也認為,最短視的需求,有望可得解決。然而當李兆基興建四千多個單位之計畫,無關安置,只是圈了地,私有公共產業,我們得知這種慈善的虛偽。

大坑西的地無關李氐,四叔,而且當他們開口的一剎,就經意不經意的違反地契規定,而且政府大搖大擺的漠視契約,作出官商的檯底交易,究竟這種事曾經發生過多少遍,現在進行的交易有多少,將來他們又怎麼透過這種欺瞞,賣去公共的資產?

石峽尾木屋及寮屋區,在1950年代國民黨逃亡聚集而成的村落,其意識形態也是當時興建此樓宇,作為抗共勢力的物質性支持(在韓戰爆發的期間,石峽尾邨的9-12座是由聯合國捐贈而成),也讓英殖政府解決國共在香港,做成的治安,政權穩定性問題。

政治的目的

而是次也同樣有著政治的目的,可能就是回應社會民祽化,如何與在梁政府之下找尋營商的空間,最經典的是屯門藍地的捐地,乃示範予鄉事派,以消弭其內部之鬥爭。那麼,如果我們討論造件事件時,演繹的盡頭,是整件事在抗爭後,得到「良心的饋贈」,結果誤解為一次「勝利」,然而,我們卻欠缺對資本積累及支配下,普羅大眾都是被擺佈,私有化,無法得到公義分配的現實不予醒覺。

大坑西議題是用以轉移東北的議題,來探討此地各利益持分者的利益,除了患得患失居民,這包括了經紀,恆基的投資者,地產商,該區若干私樓持分者。然而,對地產資本家們的利益及官商勾結,仍然是需要或是可以探討的,決不是「成功爭取」與否如此簡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