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水圍。城

2016/10/6 — 17:26

天盛街市(作者提供圖片)

天盛街市(作者提供圖片)

【文:李卓賢(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外務副主席主席)】

天水圍沒有城牆,更沒有壕溝,卻有如一座圍城。區內六個街市,竟有五個由領展或其外判商管理。在幾乎壟斷下,天水圍居民唯有跨區買餸,但區內長者別無選擇,只能承受高昂的物價,小商戶亦因貴租叫苦連天。2016年2月領展把天耀邨街市翻新成商場,引起居民不滿。但街市真的新不如舊?領展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同時,犧牲了甚麼?

天水圍區內六個街市,竟有五個由領展或其外判商管理。

天水圍區內六個街市,竟有五個由領展或其外判商管理。

廣告

新不如舊?」

廣告

有天耀邨街坊表示天耀街市的關閉帶來不便,亦抱怨:「我地幾十歲人,要行咁遠去天盛買,仲要買貴餸。」

事實上由天耀邨到天盛街市要走過一條大馬路,再走一段長的行人路才可到達,的確對長者十分不便。而有中年夫婦表示比較街市優劣的首個條件是方便。他們表示現在的天盛街市比裝修前大、多檔鋪,而且環境更好。「街市裝修咗,我唔覺得特別可惜。」

而不便之處,是較以前少了兩檔魚檔,而且價錢較昂貴、種類較少,所以他們都到鄰近的天瑞街市買魚。而其他的日用品、瓜菜等也會在天盛買。但街坊最關心的是物價上升,他們表示領展涼薄,翻新後街市內的貨品太「離地」,根本不符合消費能力較低的公屋居民所需。跨區到荃灣,元朗買餸成為天水圍居民逃出領展圍城的唯一方法。

掙扎求存

梁小姐經營雜貨鋪已經有七年之久,見證著天瑞、天耀和天盛三個商場的拆遷變改,同時

亦見證著領展街市鋪租在短短七年不斷攀升。「鋪租由七千元升到一萬七千元,加成兩倍幾,點頂?」環境雖然有改善,人流增多,但事實上扣除鋪租及成本後,收入有減無增。她表示鋪租加,鋪面減,對於靠賣毛巾,以車衣來糊口的小商戶來說是百上加斤。「七年前在天耀,開鋪六小時已可以收支平衡,現在每日都要開鋪十小時先得。」她不禁質疑一個位於低收入社區的街市,是否亦要走高檔路線?可是,她只能接受鋪租無限躍升的事實:始終香港地,加租嘅唔只領展,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受苦,捱貴嘢嘅只係街坊。

天盛、天耀街市一個一個的升級,但翻新過後,被壓窄得不能「翻身」卻是小商戶和市民。新不如舊,是因為商戶根本負擔不起租金,最後轉嫁居民。民生無小事,但政府出售公屋

的資產予領展的同時,彷彿把服務居民的責任一起出售。而領展是否能以優化資產之名,出售社會責任?優化資產不應是逃避履行社會責任的藉口。如果領展不顧社會責任, 儘管花錢豪裝也只會招來怨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