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康旻杰:都市由自然而生,他由都市而長

2015/2/5 — 16:14

【文:周回】

康旻杰,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研究都市,規劃都市,保育都市。總之,他的一生就是跟都市分不開。但這個都市學者,卻是由鄉村出身,由自然走入都市。

 

廣告

無可取代的鄉

頭城位於台灣宜蘭縣,離山和海很近,大概是台灣最狹長的城鎮。康旻杰就是在這老鎮出生長大,小時候難忘的經驗都在鄉村發生。小學時,他每天五點多就得出門趕第一班火車,沿途看著天光慢慢在水田上甦醒。田間穿過清晨的畫面,成了康旻杰記憶沉澱後的渣滓。長大後搬到台北,搭火車回頭城,必經一個山洞,深邃黝長,一出洞立刻迎來湛藍的太平洋和海上的龜山島。「那種豁然開朗的感官洗禮,是無可取代的經驗,也是離家後最真實的鄉愁。」

廣告

 

自然生成的都市

以上彷彿把自然和都市說成對立,實在不甚恰當。都市也可以自然生成的,讓一條街的街道生活自然長出來,不經刻意設計,這就是自然的都市。雖說鄉的經驗無可取代,但康旻杰卻對都市喜愛有加,更說大都市比鄉村自由。

作為一個都市設計學者,若讓他設計村落,那會是怎樣的風景?「這樣的村落應該在都市內,所以邊界的關係需要相互滲透。」他理想中的村落隨興且詭趣,同樣講究自然,卻不強求傳統鄉鎮那強烈的歸屬感。村民偶爾聚在一起,做有趣甚至瘋狂的事,搞些無厘頭的節日,落實充滿實驗精神的生活計畫,如定期一起用餐、與都市弱勢社區換工輪住、發展合作社社會經濟。「我有時害怕認同或歸屬感太強的地方,會產生某種保守的道德。其實自然最好,就像朋友一樣,不必非如此不可。」

說回現實,他很享受都市那種匿名的自由,所以康旻杰並不刻意和台北住家的鄰居搭訕、建關係。但這並不代表他冷漠對待自己的家。「我希望我想像中的村落是一個有靈魂的地方,想離開就出去闖蕩,但最終它會成為某些人的家園。」

 

(原刊於《立村時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