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建築史拾遺】大會堂的孖生兄弟?

2018/5/17 — 10:50

50至60年代,是香港大興土木的年代。政府工務局設計了許多摩登前衛的公共建築,以應付日益擴大的政府官僚體系,及為龐大的人口提供文娛康樂設施,建立一個良好管治的形象,方便管治。

現在位於中環海濱的大會堂,正正是這個年代的産品。關於這座建築的歷史,我們所知道的,是它於1960年啟用。1956年至1958年間港府邀請英國建築師Ronald Philips 和Alan Fitch,負責大會堂的設計。60年代的中環大會堂,由高、低兩座建築物組成,中間由花園連接。兩座建築物的體量,皆是簡約的長方體,配以簡潔有序的外牆設計,摩登的現代主義風格非常明顯。資料顯示,政府其實早在1947年,就成立委員會專責處理新大會堂的興建事宜。即是由開始討論,到兩位英國建築師着手設計,中間隔了足足差不多十年的時間。究竟中間發生甚麼討論,史家似乎甚少有着墨。

廣告

1953 年建築期看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1953 年建築期刊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對新大會堂設計模型展覽的報道。比Ronald Philips 和Alan Fitch的版本(即現今的大會堂,1956年設計,60年落成)為早,設計亦大為不同。

1953 年建築期看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1953 年建築期刊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對新大會堂設計模型展覽的報道。比Ronald Philips 和Alan Fitch的版本(即現今的大會堂,1956年設計,60年落成)為早,設計亦大為不同。

廣告

翻查紀錄,發現原來在討論的過程中,的確發生過不少的爭執,設計至少一次的推倒重來。1953年,建築期刊Hong Kong and Far East Builder報導剛發表的大會堂設計,和現在我們在中環看到的截然不同。這個設計比現今的大會堂宏偉得多,外形更加嚴肅,欠親民的感覺。外牆由一排兩、三層樓高的柱體組成,尤如古羅馬時代的古典建築一樣,刻意令人聯想起西方文明,以製造殖民帝國的政治形象。相較之下,現在中環大會堂,沒有硬銷的政治涵意,設計自我克制,親民而且開放,更切合戰後香港的社會狀況。幸好當年政府從善如流,將這個方案推倒重來,我們才有後來Ronald Philips 和Alan Fitch這個經典的設計。

現今的大會堂,1956年設計,60年落成

現今的大會堂,1956年設計,60年落成

從這個設計的模型中,亦可以看到已經拆卸的皇后碼頭和天星碼頭,以及天星碼頭的鐘樓,間接引證了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和大會堂在設計和規劃上從來都是「三位一體」的講法。從這個模型來看,似乎就可以推斷出皇后碼頭雖然有著標誌性的功能(歷任港督及英國皇室上岸的碼頭,象徵英國以航海建立帝國的歷史),但其設計刻意低調原因。原設計中大會堂的立面才是這些政治儀式真正的主要背景。

Ronald Philips 和Alan Fitch 兩位建築師和當時很多的英國公共體系建築師一樣,都是屬於年輕而富有創作力的後期現代主義建築師,這些建築師不默守於現代主義的信條,而且更執著打破現代主義的框架,創造出更多樣化的摩登建築。所謂粗獷派(Brutalism)建築,率直得近乎冷酷的線條,粗糙的水泥物料不加修飾,這些設計正正起沿於這些激進的現代主義建築師。在香港的公共建築空間,有時亦可以見到這些粗獷派的元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