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八佰伴時代和新城市的周邊商場 — 新城市廣場超簡史(二)

2015/4/24 — 14:14

圖1:哈迪斯錫紙

圖1:哈迪斯錫紙

後八佰伴時代

八佰伴結業,雖然不是毫無先兆,但如此一個大型百貨公司突然丟空,新城市廣場方面顯得有點束手無策。整個原八百伴的結構最初也沒有大改變,只在二樓引進了惠康,書店,香港最好電器,PCCW;一樓有Pokka Cafe,Jollibee,KFC,百人一朱等。與這些商店同類型的店舖其實一直都能在市中心找到,沒有很大的吸引力。而當時瑪莎,西田其實也未能提供八佰伴的全部服務--至少他們沒有照顧小朋友的需要。 

原先於地庫的保齡球場變成了兩層針對年輕人的小商店,地庫上層名叫東京新幹線。售賣手錶,精品,巴士模型,還有貼紙相店;地庫下層則是美國冒險樂園和Fun zone 遊戲機中心。

廣告

在八百伴結業到03年翻新之間,也再沒有其他大型或著名商店遷入。只有在2000年,清拆了三樓兩個網球場,建成了史諾比開心世界。 

廣告

2003年,配合自由行計劃,新城市廣場耗資3億翻新,成為今日的模樣。03年9月,音樂噴泉拆卸;06年,原UA戲院拆卸,至今仍是一個空置地盤。翻新後的新城市廣場,盡是中高檔商店,服務對象顯然不再是沙田居民。  

圖2: 西田包裝箱

圖2: 西田包裝箱

新城市的周邊商場 

每個社區的大商場旁邊,都有一些牽連著的商場。這些商場不能獨立生存,多要依靠大商場的人流去營運,但同時又補充了很多大商場的不足之處,互惠互利。大埔有大埔中心-大埔廣場;葵涌有新都會廣場-葵涌廣場。而沙田新城市廣場,更有六個相連的商場,包括:連城廣場,沙田廣場,好運中心,沙田中心,希爾頓中心和偉華中心。這些商場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只有很少層數,而主要的樓層與新城市人流最旺的三樓相通,遊人不需踏上任何樓梯級,便可通過這些商場,走到另一個商場,甚至沙田中央公園,和鄰近的公共屋邨。

早年新城市周邊商場,在沙田市中心的功能有四: 

第一:為新城市廣場不能容納的大型食肆提供更多樓面 

香港六七八十年代的大型酒樓,多有兩三層高。從旺角瓊華到大埔豪華都有多層樓面去容納食客。但沙田市中心並沒有地方去容納一個三層食肆。以八九十年代的敦煌酒樓為例,他們同時在沙田市中心租用了新城市廣場六樓,好運中心西翼,沙田廣場上層電梯前的大舖位,和沙田大會堂平台營業。而上回提及的麥當勞,除長年在新城市四樓營業外,也同時租用了沙田中心和希爾頓中心。大家樂亦曾同時出現在新城市和沙田中心。這些食肆之間,其實都不超過10分鐘步程。 

第二: 容納Niche market 及邊緣行業 

在眾多新城市周邊商場中,尤其以好運中心最能體現到這種邊緣感。從前的好運中心,可謂MK集散地-你可以找到一個MK的必需品,例如廉價「潮流」服飾;膠袋撈麵。還有漫畫;日劇店;家政用品;二手教科書店。地下也有單車店,甚至當舖。可以想像,這些店舖,跟新城市廣場的格調根本沾不上邊。但想在沙田市中心生存,仍有很多周邊商場可供選擇。 

在Play station 第一代流行的年代,這裡的遊戲機專賣店林立。除了有遊戲機和其他硬件出售外,幾乎每一間遊戲機店都有翻版Game出售,大概$10-$20一隻(另外,筆者記得一隻名為「野球拳」的色情包剪揼,聽聞脫到最後都沒有露點,售$40)。售賣翻版的店舖,主要有兩種陳列方法,一是用層架陳列遊戲,另一些是要到櫃檯問價:先說出遊戲的名字,對方會問「係咪要原裝?」 答唔係即是要翻版。 

除了翻版games,翻版鹹碟店也在好運中心盛行。後來海關掃蕩多了,這些老翻店就把一個A4紙箱放在店內供顧客自行找續,僅在門外放一個金毛看店。整個好運中心就是完全放任,反叛,混亂,但別具生命力。整個市中心從而具更多面向。 

第三:小店的生存空間 

新城市租金從來不是小店可以負擔,而且對租戶從來揀擇。除了上述一些行業外,有些唱片店會選擇沙田中心。不屬大集團的好運葡國燒烤餐廳則在偉華中心開業,相信很多沙田友的第一口馬介休就是出在這裡。順帶一提,華懋發展的希爾頓中心曾有一間希爾頓戲院,屬於華懋電影院線,是現時屯門巴倫紐戲院姊妹戲院。此院線以戲票售價較平取勝,有斷片/播錯片的江湖傳聞。而屬恆基的哈迪斯,也曾在恆基的沙田廣場地下開業,內設兒童遊樂場。 

第四:公共服務 

此項只限連城廣場。連城廣場前身是九廣鐵路大廈,是九鐵總部。當時很多政府部門都在此設立辦事處,直到1995年為止。95年九鐵總部搬到火炭,整個建築始更名為連城廣場,開始出現時裝店,精品店。值得一提是,連城廣場四樓曾有全沙田至今唯一一間火車模型專賣店。後來的連城容納了一些原本在新城市的商店,如現代教育,還有整條旅行社街。 

寫了這樣兩篇,除了緬懷,筆者更想指出的是,今日的沙田市中心,其實根本不屬於沙田。 除新城市廣場之外,周邊的商場都是藥房和金行。較貼近市民生活所需的商店已不能在沙田生存。 

我們常常把「個個商場都一樣架啦」作口頭禪,但其實每一個地區商場,都曾經很獨特,能夠書寫屬於他的故事。 

下星期我們談談香港地鐵站名字。  

 

P.S. 筆者曾於最南邊的希爾頓中心-沙田中央公園天橋,不停向北行到整個天橋組合的最北面:禾輋邨美和樓,沿途「不著地」,不「兜路」,竟走了四十分鐘。這個龐大的天橋建築組合,已經有三十年歷史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