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德國的柏林(下) — 冷戰時期的歐洲分界城市

2019/9/15 — 11:00

柏林圍牆「東邊畫廊」的經典塗鴉

柏林圍牆「東邊畫廊」的經典塗鴉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一戰德國戰敗,知識份子非常沮喪,一群創作精英相信烏托邦思想可以改變國家。1919年建立的包浩斯(Bauhaus)學院,其意念影響現代主義建築發展,可惜後來被納粹黨打擊而被迫關門。柏林在國會大火案後被希特拉全面統治,德國向世界宣戰。二戰的德國氣勢如虹,希特拉幻想在戰後將柏林建設為其歐洲帝國的首都,於是推出「日耳曼尼亞」計劃,最後胎死腹中。戰敗後德國被盟軍及紅軍共同管理,柏林一分為二:東柏林成為共產東德的首都,而西柏林則成為西德的一塊飛地。冷戰時代,東德為防國民逃離,建立柏林圍牆。但要將城市分割並不簡單,原來的市中心無人敢碰,只剩頹垣敗瓦。地鐵、路網、基建系統強行分開,切斷了城市脈絡。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德統一,柏林重獲首都之位。九十年代她成為歐洲最大的地盤,新的城市改造把從前的邊界抺走,新的建築要為城市重新定位,德國人要怎樣的設計才可配合國家統一,將這個一分為二的首都合併?

柏林市中心的建築地圖

柏林市中心的建築地圖

廣告

威瑪共和國時期與包浩斯思想

廣告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意志帝國戰敗瓦解,1918年換上以民主體制運作的威瑪共和國 (Weimar Republic)。當時,知識份子們面對戰敗的屈辱,懷抱狂熱的社會改革理想。建築師沃爾特·格羅佩斯(Walter Gropius)在烏托邦的思潮下,打算建立一所嶄新的建築、藝術與工業設計學校,發揚德意志的手工藝傳統精神。1919年,他在德國中部城市威瑪(Weimar)成立了國立包浩斯學校,簡稱包浩斯(Bauhaus)。Bauhaus由兩個德文字:建築(Bau)和房屋(Haus)組成,簡單說明其建校目標。

包浩斯德紹校舍 (圖片來源︰Frederick Chan)

包浩斯德紹校舍 (圖片來源︰Frederick Chan)

包浩斯是一種設計精神及意念,是其倡導的建築流派或藝術風格的泛稱。包浩斯學校基本上是現代建築主義的啟蒙,它提出建築造型與實用合而為一,並活用嶄新技術。包浩斯雖不算是一種建築風格,但其精神對於現代建築學有深遠影響。

包浩斯德紹校舍 (圖片來源︰Frederick Chan)

包浩斯德紹校舍 (圖片來源︰Frederick Chan)

1925年包浩斯移到德紹(Dessau),身為校長的格羅佩斯親自設計新校舍,師生則一手包辦校內的室內裝飾及傢具設計。1926年,落成的包浩斯德紹校舍是少有稱得上是包浩斯的建築物。格羅佩斯的設計是把機器融入建築,推動其實用美感,以不同的長型盒子組成校舍的體塊。教學大樓盡用鐵框支撐玻璃塊,組成自由立面,增加室內採光面積,是世界上最早期的玻璃幕牆之一。因為大樓的主結構以柱及陣所組成,能簡潔又靈活地整合各樣功能,首層更可造成部份架空,學生宿舍的屋頂則設計為共用空間,以上種種都提出了創新的建築空間語言。1930年,建築大師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接任校長。

可惜,納粹主義下包浩斯被認為不符合德國帝國主義。1932年,包浩斯被迫由德紹遷至柏林,在一廢棄工廠繼續教學,但一年後便被迫關閉,大部份要員流亡美國,把包浩斯的設計理論帶到美國發揚光大。

希特拉的日耳曼尼亞計劃

1933年柏林發生國會縱火案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33年柏林發生國會縱火案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33年,希特拉成為德國總理後,柏林國會大樓被縱火,納粹黨迫總統簽署臨時法令,把反對派趕出議會,結果變成納粹黨執政。1939年德國向波蘭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希特拉目標統治全歐洲,幻想在二戰後將柏林建設為其歐洲帝國的首都,所以進行首都重建工程,稱為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Welthauptstadt Germania)。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 (圖片來源︰互聯網)

世界之都日耳曼尼亞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36年,第三帝國首席建築師斯佩爾(Albert Speer)收到指示,立刻進行新的城市設計。整個規劃設計是在柏林加入一條新的南北巨形軸線,建造一條五公里長的勝利大道。這條大道從國會大樓及共和廣場垂直向南延伸,將會成為大型閱兵巡遊場地,闊度足以讓多輛坦克戰車並排,向外展示第三帝國的強大。為了完成這條大道,原有道路網被切斷,電車路線要更改,兩座大型火車站要移走,並在南端另建一大型車站。斯佩爾計劃建造比巴黎凱旋門更大的拱門,正對著新火車站一公里外的位置,這座柏林凱旋門差不多有100米高,相等一座30層高的大廈,體型驚人,完全欠缺人性比例。

整個設計的核心,亦是最浮誇的部份,便是在大道北端的「大廣場」(Großer Platz),是一個面積達到350,000平方米的大型開放廣場。廣場四周是極宏偉的建築物︰位於東側國會大樓被保留,遙遙對著西側的元首宮;總理府和德軍統帥部位於南側,成為進入勝利大道及廣場的「門神」。在廣場的北面,位於軸線的末端,便是由希特拉親自設計的人民大廳(Volkshalle),一座巨大的圓穹頂神廟式建築物,將會是新世界的核心。這座建築將高達200多米,直徑250米,是聖伯多祿大教堂穹頂的16倍,如果建成它將會是全球最大的有蓋空間。

人民大廳及大廣場 (圖片來源︰互聯網)

人民大廳及大廣場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45年德國戰敗,德意志第三帝國宣佈滅亡,「日耳曼尼亞」沒有建成。柏林受到毀滅式的空襲,市區兩成建築被摧毀,中心區更有一半地標被毀,國會大樓被攻克,博物館島被燒掉,布蘭登堡門受重創,勝利女神雕像僅剩下一隻馬頭。

冷戰時期與柏林圍牆

柏林圍牆「東邊畫廊」

柏林圍牆「東邊畫廊」

德國戰敗,柏林也按照戰前的行政區界線被分成東西兩個柏林,分別由蘇聯及美英法控制。地理上,柏林是位於東德的國土之內,西柏林完全被東德所包圍,形成西德一塊飛地,物質運送都有困難,所以西德的首都搬至波恩,而東柏林則是東德的首都。柏林分割後,傳統舊區米特區,從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Platz)延伸到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 的商業中心,以及眾多歷史建築,全被納入東柏林範圍之內。

隨著兩方政治理念及經濟環境不同,在五十年代開始,大量東德居民通過不設防的柏林分界線,湧入西柏林投奔西德,大部分是年輕人和知識份子。共產東德恐怕流失太多勞動力及人材,終於在1961年沿著西柏林興建柏林圍牆(Berlin Wall),並對越境者加以射殺。一夜之間,柏林突然成為冷戰的衝突場地,站在共產思維對抗資本主義的最前線。

瞭柏林圍牆的瞭望塔

瞭柏林圍牆的瞭望塔

柏林圍牆總長度超過140公里,經過多次翻修,由最初只是鐵絲網,改建為磚牆,再加固為3.6米高的混凝土牆,在七十年代中期,已演變成為一百米濶的空間,被稱作「死亡地帶」,這裏放置了釘床、探照燈和瞭望塔,也有巡兵及警犬看守。

1962年柏林市地圖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62年柏林市地圖 (圖片來源︰互聯網)

柏林地鐵系統強行一分為二

柏林市地鐵U-Bahn

柏林市地鐵U-Bahn

戰後的十年,柏林大部份地區需要重建,現代主義正好提供較便宜及快速的建造方法,東西兩邊都換上不同形式的摩登大樓,昔日的新古典面貌被漸漸抺走。五十年代開始,東西柏林實際上已是兩個城市,在城市操作上要徹底地分家,城市設計上也要相對作出調整。

1952年柏林市地鐵圖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52年柏林市地鐵圖 (圖片來源︰互聯網)

1952年,東柏林開始關閉邊界,巴士及有軌電車系統,早已分為東西兩面,只有柏林地鐵是唯一東西居民能共乘的交通工具。1961年柏林圍牆建成後,實體上把城市狠狠地分開,統一看似無望。東德政府防止東柏林人透過乘搭地鐵逃奔西德,把大部分線路一分為二,變成東西兩線,不能接通。但有三條主體位於西柏林的線路,中途部份要穿過東柏林領土之後,才可重新接回原有路線;東柏林政府竟把十六個車站關閉,嚴禁東柏林人使用這段路線,入口全以磚牆封鎖,無人能進。西柏林市民仍可乘坐地鐵,當穿過東柏林領土的地下時,列車不會停下來,這些可經不可停的神秘地鐵站,被西柏林人暱稱為「幽靈車站」(Ghost Station),月台上封有電鐵絲網,並有東德士兵守衛,以免東德逃亡者通過地鐵隧道越境。

西柏林的城市設計

選帝侯路堤大道 (圖片來源︰ Aazarus on de.wikipedia [CC BY-SA 2.0])

選帝侯路堤大道 (圖片來源︰ Aazarus on de.wikipedia [CC BY-SA 2.0])

戰後初期美國扶植歐洲與蘇聯抗衡,因而以經濟援助西德,幫助其工業發展。西柏林的經濟漸漸改善,城市的生活質素也不斷提升。西柏林政府覺得東西分裂是暫時性,不想建造新的城市核心,但也要找個替代品。柏林的歷史發展軌跡一直是向西推進,所以除了傳統的米特區外,於二十年代開始已在動物園(Zoologischer Garten)及選帝侯路堤(Kurfürstendam)大道一帶,發展了第二個購物和娛樂中心。這裡名店林立,擁有很多商業、娛樂及服務配套,而且交通方便,所以被選定為西柏林的心臟地帶。

1957年西柏林舉行國際建築展,在二戰時受到嚴重破壞的漢莎區(Hansaviertel),重建新的住宅計劃Interbau,展示德國的設計實力。當時西德邀請了來自十三個國家五十三位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包括巴西的奧斯卡尼邁耶 (Oscar Niemeyer),芬蘭的阿法阿托(Alvar Alto) 及出生德國的格羅佩斯等,希望透過建築設計比賽,引領新的住宅設計討論,最後區內有三十五件大師作品建成,是西柏林現代主義的示範區,可見當時的西德非常重視現代建築。

柏林音樂廳 (圖片來源︰A.Savin, Wikimedia Commons )

柏林音樂廳 (圖片來源︰A.Savin, Wikimedia Commons )

柏林分裂,原有重要的藝術文化設施,全被劃入東柏林之內;而公共藝術收藏品亦分為東西兩批。但西柏林沒有博物館島,大批名畫只能暫放在西郊區達勒姆的臨時展覽館,因此急需建造新的文化設施。於是政府決定以現代主義設計西柏林的「博物館島」,在波茨坦廣場西側,貼近圍牆邊界建造了文化廣場(Kulturforum),向東德人民宣傳及展示新的西柏林文化。文化廣場在五十年代開始建造,由多件文化設施組成,包括建築師漢斯·夏隆 (Hans Scharoun) 以有機建築(Organic Architecture) 概念設計的柏林音樂廳 (Berlin Philharmonie)及國家圖書館(State Library),以及密斯凡德羅以簡約現代主義設計的新國家美術館 (Neue Nationalgalerie)。

東柏林的城市設計

卡爾·馬克思大街

卡爾·馬克思大街

東德政府並沒有妥善對待歷史建築物,博物館島及腓特烈大街(Friedrichstrasse)超過七成受戰爭破壞,只是拖拉地局部修護,柏林城市宮更於1950年在爭議聲中被拆掉,昔日的重心地段竟陷入半荒廢狀態。城市慢慢跟隨蘇俄式的規劃設計,因為要振興經濟,東柏林優先重建工業區,在工業區附近,是低成本的社會主義式公共住房。寬闊的林蔭大道及宏偉的廣場都是新的規劃標準,專為閱兵遊行和國家慶典活動而設計。

西柏林有漢莎區作建築示範,東柏林就以卡爾·馬克思大街(Karl-Marx-Allee) 抗衡。這條社會主義樣板大街,每逢重要時節,都是閱兵及軍隊巡遊的首選場地。全長兩公里的花園大道,大樹及燈柱整齊排列,兩旁都是社會主義新古典混合史太林式的八層住宅樣辦大樓(Plattenbau),忌廉黃的瓷磚外牆,格調統一。地下全是商店、咖啡室及戲院。這裡商品齊全,而且裝潢較漂亮,因此是東柏林最受歡迎的高級購物區。

亞歷山大廣場上的電視塔

亞歷山大廣場上的電視塔

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 一帶被改造為核心地區,形成一個政治和紀念性的空間。為了顯示東德的技術超卓,共產政府於六十年代在廣場中心建造了全柏林最高的建築:柏林電視塔(Berliner Fernsehturm),塔高368米,建有一球體狀的觀景台,設計極有未來感。東柏林在冷戰時期刻意建造電視塔,讓西柏林從遠處也可清晰看到,明顯是一種政治宣傳手法。

已拆卸的共和國宮

已拆卸的共和國宮

七十年代,亞歷山大廣場向西擴展,組成一個具紀念性的政治軸線,加建了馬克思—恩格斯論壇(Marx-Engels-Forum),獻給共產主義思想兩大創始人。這裡也是東德的政治核心,所以在論壇的西面,即柏林城市宮的原址上,建造了共和國宮(Palace of the Republic),成為這條軸線上的主體建築物。它是東德人民議會所在地,設有大禮堂、美術館及電影院等,是政治與文娛合一的場所。共和國宮於1976落成,以後現代風格(Post-modernism)設計,主立面有一大幅金黃色的玻璃幕牆,成為城市的標記。但在德國統一後,柏林人決定把它拆掉,在原址重建昔日的柏林城市宮。

柏林圍牆倒下 德國統一後的柏林重建計劃

柏林中心區

柏林中心區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1990年德國統一,柏林重新合一,成為新時代的首都。但柏林的城市空間支離破碎,欠缺脈絡,柏林圍牆拆毀後,很多城市空間由邊緣回到市中心。戰前的中心地段,從波茨坦廣場到國會大樓一帶,在冷戰時淪為廢墟,因此,柏林政府希望利用拆毀圍牆後的空地,進行再造柏林的計劃,包括重置聯邦政府總部及開發商業新區。

再造柏林計劃的首要目的是要連結東西柏林,透過重新整合城市原有的文化及歷史價值,塑造柏林的新形象。九十年代的柏林,幾乎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築地盤,很多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如博物館島、國會大樓等都大肆翻修,共和廣場四周加建聯邦政府建築物,包括國會辦公室、國會圖書館以及總理府等。

波茲坦廣場旁的Sony Centre

波茲坦廣場旁的Sony Centre

波茨坦廣場一帶,重新規劃為柏林的商業中心,並召集了各國的名牌建築師參與設計。市政府為加快重建速度與效益,公私合營,讓兩間跨國企業主導區內的發展工程,結果在短短五年便建造了柏林最繁華的商業中心。柏林透過這個城市改造計劃,向世界展示統一後的德國,能聯絡國際投資者,以高效率建造一座世界級城市。

柏林的城市重整計劃非常全面,除了改造城市空間,也要妥善處理分裂近半個世紀的基建系統,排污設施、能源電力、暖氣供水、交通路網系統等都要重新連結,並要運用新系統全面管理。公共交通系統開始走遍全城,地鐵的幽靈車站也重新開放,把東西的線路再次接通,讓柏林人能自由地在市內遊走。如果柏林沒擁有高端技術及超強人材,如何能在極短時間內解決這些世紀難題?

國會大樓換上玻璃圓穹頂

國會大樓的玻璃拱頂

國會大樓的玻璃拱頂

為了改建荒廢多年的國會大樓,柏林於1993年進行了國際建築設計比賽,吸引了各地的知名建築師參加。英國建築大師霍朗明(Norman Foster)提出建造一個以四乘四方塊組成的巨型天幕,完全蓋住國會大樓及部份斯普雷河,結果勝出比賽。雖然他的原設計並沒有拱頂,但在政治壓力下,他終於刪走天幕,提出了一個有玻璃拱頂的設計。

霍朗明的原本的天幕設計 (圖片來源︰互聯網)

霍朗明的原本的天幕設計 (圖片來源︰互聯網)

國會大樓的改造工程於1999年完工,玻璃拱頂成為新柏林的標誌,每年吸引數百萬來賓參觀,是柏林最受歡迎景點的三甲。半球拱頂內有兩條螺旋式的斜坡,可讓訪客以360度觀看柏林全景,慢慢走到頂部的瞭望台。正中心有一個巨大的漏斗型節能裝置,上面裝有三百多塊可調節角度的鏡子,原來可通過電腦改為反光鏡或遮光鏡,選擇把適當的陽光引入室內,或是把多餘熱光向外折射,避免引起室內溫度升高,而所收集的熱氣更可被引到最頂的圓洞排走。

巨大的漏斗型節能裝置

巨大的漏斗型節能裝置

它的設計概念是以未來感和高透明性,象徵柏林已擺脫納粹主義的過去,並帶領德國走進統一的將來。它也體現德國政治的開放性,歡迎各國公民隨意進來,在內堂的正中心從下望,監察德國議會在議政廳辯論。

柏林:飽經歷練的城市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歐洲被害猶太人紀念碑

柏林擁有豐富的歷史層次,滲著破舊立新的改革精神。近多個世紀的歐洲的文明發展,由地中海漸漸向北轉移,德意志地區由羅馬天主教轉向新教,由君主專制走到啟蒙運動,由馬克斯主義走到第三帝國,每個階段都不斷帶給柏林人思維上的衝擊,城市設計也要跟著改變,尤其在二十世紀,柏林經歷多次巨變下成長。城市也與人一樣,愈經歷練,愈見成長,柏林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