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馬屎埔:味道

2016/5/5 — 18:54

【我們的馬屎埔】系列文章

我是林女,鄉土廚娘,現於意大利學習Slow Food哲學。

每個地方的味道,都來自土地。

廣告

在意大利的這段日子,的確吃得很好:野菜和蔬菜、芝士、火腿、紅酒,這是一般人可負擔的飲食,不是中產的享受,每區各有風味,是因為土地。

之前的工作讓我可以遊走世界各地,曾經以為自己識飲識食,但卻是馬屎埔令我第一次發現,原來不用去意大利都能吃得到比意大利更好吃的蕃茄,是因為土地。

廣告

走進馬屎埔之後的四年,我在農地重新學習甚麼是味道。味道有關人,有關於土地。

地產要收的村口守不住,破的不只是馬屎埔,而是整個香港農業和土地政策,隨着破口而來的只有更多不公義,香港人以後唔洗旨以有啖好食。

其實可能都有得㨂嘅:大陸高農藥靚菜,或貴價空運菜。

但我們的身體負擔不起,但我們的地球負擔不起。

我撐護村,說來很慚愧,是出於私心,我想在香港生活,我想吃得好,一個簡單謙卑的願望。

而這樣的風景真的很美,不是嗎?

對不起,原諒我,多謝你,我愛你。

忘了說,這圖攝於2012年的馬屎埔,黎生的大塊田,在這裏上耕種班的人,都走這段路。

--

【我們的馬屎埔】我們都走過這片土地,這土地不屬於誰,又屬於每一個誰,如果你是願意紥根的那一位,然後有了生活,然後有了故事,這是我們的馬屎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