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馬屎埔:培育

2016/5/11 — 9:28

【我們的馬屎埔】系列文章

我是阿YAN,鄉土學社的實習農夫,也是在馬屎埔耕種班的學員。

耕種班後,很快有人租了地說要種田,那塊地就是現在的鄉土學社了。開始時大家都唔知點搞,我主要打理苗部,育下苗好優雅咁,果時大家都叫我部長,慢慢唔知點解個個都開始叫我yan姐,因為我惡?唔會掛,我善良左咁多...

廣告

上完耕種班,當上實習農夫差不多有5年,急燥易爆嘅脾氣慢慢有了起色,開始被土地馴服,個人平靜左又靚左。我的實習田跟住我一樣越來越靚(定抑或係調返轉?),由沙土偏淺色開親田執石仔執到手軟,到依家多咗蚯蚓,泥土亦開始有泥色。

原來土地從來不是死物,你對佢真心付出,她收到亦會有回應,人唔可以亦無權隨意將佢活埋!好多事急唔嚟,好多嘢返唔到轉頭,舖左石屎泥嘅既農地可能永遠再種唔番野,農地正一片片被消失,人可唔可以唔好再咁自私貪心?可唔可以留番返d空間比大家?比人知道生活仲有得選擇,唔係淨係返工放工行商場。比d位大家曬下太陽、抖啖氣,比我地有機會食番d無毒既菜,可以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