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馬屎埔:矛盾

2016/5/10 — 13:23

【我們的馬屎埔】系列文章

帶兩個分別來自丹麥和泰國的朋友去看馬屎埔村,
我以為是我帶他們看香港,
卻原來是他們把視角帶給我。

他們問守田是什麼回事,
我簡單解說了是恆基向原住民買了地,
現要把植根三代的農夫趕出農田,

廣告

一般的港式邏輯是:喂撻地人地買左架喎,你嘈乜jack?!

出乎意料,丹麥人說:
「所以,問題不祗是法律上誰有地契,而是誰有權去運用農地,對不對?
是應該由在那裡幾十年每天生活在那、照顧那片地的人去用,還是付得起錢的人就有權隨意處置土地,對不對?」
簡簡單單,把我之前不知如何解釋的議題一語道破。

廣告

他在香港住了近三年,
「每次別人問起我喜不喜歡香港,我就很矛盾。
香港很特別,有很多有趣、多元化、獨特的東西,
但這裡又是資本主義走得最極致的地方,有錢人橫行霸道,沒有可以約束大企業的制度,
大家很關心如何賺錢,卻沒有關心如何過生活,
而且你可以看見這裡的人很不開心,我不明白你們為何能忍受這樣的生活。
所以每有人問起我覺得香港怎麼樣,我就很掙扎要如何回答。」

「值得討論的是,整個社會的價值取向是對大部份人有益,還是只對少部份坐擁大量資產的人有利。
現在即使收地的保安自己不想做這件事,他們也要保住份工而不得不去做,這就是沒有選擇的生活。」

然後,泰國人說:
「曼谷本來也是片很好的稻田,商人來了,說要起樓發展才會賺大錢,
稻田被夷平,有些人後來發覺不喜歡城市生活,發展賺了的大錢也沒進他們口袋,
愈來愈多人返鄉,尋回他們想要的簡單生活。

人們應該可以選擇做什麼,選擇要住在大廈的盒子裡,還是住在農田中。
你們一直困在盒子裡生活,怎可能不憂鬱?
這麼漂亮的田野,不應該一直這樣封住,簡直是浪費地球資源
(說時她指著馬屎埔村裡被恆基插了「閒人免進」牌的空置荒田)。」

果下個心有少少激動,因為知道在馬屎埔的人,不祗是守住一塊田,
而是在對抗的整個「個世界係咁架啦」的既定事實。

出生自香港的社會環境,
以前沒有太多機會,讓自己跳出一向伴我成長的框框去看問題,

我們總覺得有錢大_曬是理所當然;
地產商把公有土地資源當作私有財產的運作模式.一向如是、很正常;
整個「儲首期買盒仔供半世」的遊戲規則已是無需懷疑的既定事實;
大商家賺到盡唔洗理你咩仁義道德、貧富懸殊也是世界一向的運作模式;

有時當像收地這些不公義的事情發生,我也沒有一套詞彙去形容、解釋當中的各樣根本問題,
來自他方的視覺,點出了這些「既定事實」的荒謬,
讓我更肯定,那些「理所當然」才是最需要懷疑和打破的迷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