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馬屎埔:選擇

2016/5/4 — 9:52

【我們的馬屎埔】系列文章

我是他其,教書的。

說來慚愧,學習耕種之前,我個人非常離地,從不知道西蘭花一棵種出來只有一球,種南瓜原來要授粉,蕃茄原來常常被果蠅咬爛,菜芯原來只有冬天才種得出… 每天咀嚼著食物,而不瞭解他們本來是生命,是農夫和自然協作的成果。

廣告

對食物無知外,我對土地也很無知。在城市出生長大的我,沒有機會觸碰泥土,總覺得蚯蚓很髒,螞蟻好討厭,青蛙很可怕,卻原來一方土地沒有了這些小生命,就代表它已經死了。能孕育出健康瓜菜的泥土,應該是充滿生機的,而這些城市人趕盡殺絕的蛇蟲鼠蟻,卻是幫助翻鬆、滋養土地的朋友,就像發展商要趕絕的農夫,他們不是在「阻頭阻勢」,拖慢發展的巨輪,相反,農夫在滋養土地,培育作物,也為我們留一片青綠的空間。沒有農夫的城市,像沒有蛇蟲鼠蟻的泥土一樣,乾涸貧瘠,生機不再,而農田一旦覆上了水泥,所有生命跡象也就活活封死,不能回復了。

城市太霸道,掠奪盡鄉郊的土地、空間、食物,恣意浪費,我們卻沒有因此變得更健康、快樂、幸福;直到在馬屎埔學耕種,在陽光中看著種籽一點點發芽成長,又在風雨來時擔心農作的安危,才讓我學會珍惜食物和感謝自然的恩賜,也有機會呼吸新鮮空氣,找回健康。

廣告

我們常跟學生說,要找到自己的天份,好好發揮,行行出狀元。可是事實上,單一的社會往往只認同一種價值、一種成功、一種狀元。我想留住馬屎埔,不要讓她淪為下一個地產發展項目,淪為下一個沒有住得起的樓盤。留住農村和農夫,為香港留住更多可能性,這樣我們才能有權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

【我們的馬屎埔】我們都走過這片土地,這土地不屬於誰,又屬於每一個誰,如果你是願意紥根的那一位,然後有了生活,然後有了故事,這是我們的馬屎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