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智利的瓦爾帕萊索 ─ 古董纜車系統把海港與小山連起來

2019/8/25 — 18:38

通往砲兵山(Cerro Artillería)的纜車。

通往砲兵山(Cerro Artillería)的纜車。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瓦爾帕萊索是智利重要的港口城市,十九世紀才開始發展,當時經麥哲倫海峽的船隻都停泊於此,把南美及南極的資源運到歐洲,滿足工業革命的需要。城市迅速富起來,吸引大量歐洲移民湧入尋找商機,商家及專才把歐洲知識引入城市,幫助港口及銀行金融業發展。瓦爾帕萊索的城市設計也變得歐洲化,沿海平地逐漸建成大量精美的歐式建築物,新古典式的銀行及豪宅在城市核心索托馬約爾廣場(Plaza Sotomayor)一帶出現,她的富麗被暱稱為「太平洋的寶石」(Jewel of the Pacific)。可是,貧窮的勞動者無法在港口附近覓到住所,只好住在山上,並利用碼頭的剩餘材料,建成色彩繽紛的山坡小屋。結果城市的發展各走一方,城市利用工業革命帶來的新技術,沿著山坡建造了十多條纜車系統,名為Ascensor,將平坦的海岸區與山上的貧民窟連接起來,解決城市流動的問題。二十世紀初,巴拿馬運河的開通令港口風光不再,漸漸轉型為智利的文化之都。1973年,獨裁者皮諾切特發動軍人政變,瓦爾帕萊索進入恐怖的獨裁時代,群眾為對抗各種打壓,只好利用街頭藝術去發聲。瓦爾帕萊索如何透過七彩棚屋、街頭塗鴉和古董纜車,去編織城市,並轉化成為自己的身份特徵?

瓦爾帕萊索建築地圖。

瓦爾帕萊索建築地圖。

廣告

由殖民時代到智利獨立

廣告

瓦爾帕萊索是智利第二大城市,位於距離首都聖地亞哥以北約100公里,呈U型的瓦爾帕萊索灣(Bay of Valparaiso)。海灣寬闊而水深,沿海只有一條狹窄的平原,後面是一連串的小山坡,因受到多年的海洋退化和磨蝕,結果形成了台階式的山地,大致分為四個等高,當中最近海的山坡位於海拔約七十米處,步行十分鐘便可到達。

瓦爾帕萊索擁有台階式的山丘。           

瓦爾帕萊索擁有台階式的山丘。

殖民時代,瓦爾帕萊索是智利第一港口城市,1544年建城,但規模極小,發展有限。十八世紀中期,南美洲最南端的陸岬合恩角(Cape Horn)終於開通,從此美洲西岸能與歐洲以海路接通,瓦爾帕萊索的國際海上貿易才開始發展。當時城市人口增至五千,慢慢向東部沿岸延伸,但因被巨石所阻,只可發展為兩個不相連的區域。西邊的港口區是商業中心,擁有城堡、教堂、港口、商店及市集;東邊沿海則發展了一長條型新區,稱為薩阿門德拉區(El Almendral),只有農舍、小型手工業及教會活動。

瓦爾帕萊索國際港口碼頭。

瓦爾帕萊索國際港口碼頭。

1818年,智利共和國成立,瓦爾帕萊索港口對外開放,直接與歐洲及美國進行貿易,吸引了很多外商進駐。麥哲倫海峽(Strait of Magellan)開通後,城市的港口貿易大增,逐漸成為太平洋沿岸最重要的商業中心。

城市的核心:碼頭與廣場

今日的普拉特客運碼頭(Prat Pier)。

今日的普拉特客運碼頭(Prat Pier)。

海港碼頭是瓦爾帕萊索的經濟命脈,十九世紀以前,城內並沒有碼頭,所以商貿發展並不蓬勃。智利獨立後,市政府決定建造全智利第一個客運碼頭,於是開始填土工程,把平面地區的海岸線往外推,結果花了約二十年把碼頭建成,並把分隔了的兩區連接起來。索托馬約爾廣場(Plaza Sotomayor)變成城市的新核心,它是一個長梯型向海開放的公民空間,中央竪立了雕刻精美的抗戰英雄紀念碑(Monumento a los Héroes de Iquique);近山的一端是市長府第,遙望著普拉特客運碼頭(Prat Pier),連成一條遙望著太平洋的視覺軸線。廣場兩旁陸續建了市內最重要的新古典主義式建築物,包括郵政總局、消防總部、維多利亞女王酒店(Hotel Reina Victoria)及銀行等。

市政府廳今日已改為海軍總部大樓。

市政府廳今日已改為海軍總部大樓。

1907年城市發生大地震,市長府第倒塌,後來重建為市政府廳。城市又舉辦了建築設計比賽,結果由建築師埃內斯托烏吉達(Ernesto Urquieta)勝出。他參考了巴黎的市政廳,混合了法式折衷主義及新古典建築風格,把市政府廳設計為一個迷你法式城堡。建築物設計對稱,藍色外牆配襯白色的裝飾線,並有豪華尖塔及時鐘,華麗中帶點沉實。市政府廳於1910年建成,剛好慶祝智利獨立一百週年。

抗戰英雄紀念碑(Monumento a los Héroes de Iquique)。

抗戰英雄紀念碑(Monumento a los Héroes de Iquique)。

 

二十世紀中葉開始,廣場周邊建築物陸續替換成現代主義的功能式大樓,最接近海旁的兩座建築物是國家海關總署(Servicio Nacional de Aduanas),各有一座八層高的大樓,成為廣場的門戶。索托馬約爾廣場的中央有城市最重要的紀念碑,兩旁均是市內重要地標,加上向海開放的軸線,空間佈置與香港維多利亞城的皇后像廣場有點相似。

沿海平地再規劃 新古典建築物沿街而建

伊卡倫廣場(Plaza Echaurren)。

伊卡倫廣場(Plaza Echaurren)。

隨著航運和商業的迅速發展,瓦爾帕萊索吸引了來自歐美的高技術移民,他們帶來商業、金融及工業技術,加強城市的競爭力。平面地區不斷向東擴張,填海後土地面積大增,城市開始規劃設計。貼著海岸線直至山邊的不規則方格佈局,主要考慮了功能性及交通流線,所以劃分為商貿、港口、工業和住宅各區。

圖里大鐘(Reloj Turri)。

圖里大鐘(Reloj Turri)。

港口區是市內的黃金商業地帶,區塊較長形及細小,被索托馬約爾廣場分為南北兩區。北面是全城最老的地區,主要是購物區,建有港口街市、商店、貨倉等,以伊卡倫廣場(Plaza Echaurren)為中心。南面則是金融中心區,沿著塞拉諾街(Calle Serrano)及普拉特街(Prat Street)這兩條商業大街,建有很多銀行、金融機構、辦公大樓及豪宅,全是新古典、新巴洛克式、新藝術運動或折衷主義的歐式建築物,今天仍可見證當時的盛世。

商業大街塞拉諾街(Calle Serrano)。

商業大街塞拉諾街(Calle Serrano)。

十九世紀後期,瓦爾帕萊索不斷擴建,大部份殖民地時代的建築物被破壞或拆掉。受英、法、德、意等移民的影響,新建的大樓及城市空間設計均採用當時歐洲盛行的建築風格,使她漸漸脫去西班牙殖民地的味道,進入國際化時代。

小山上的七彩小屋

美景山(Cerro Bellavista)上的七彩小屋。

美景山(Cerro Bellavista)上的七彩小屋。

來自英國及德國的中產移民為了較佳的居住環境,選擇在阿萊格里小山(Cerro Alegre)和康塞普西翁小山(Cerro Concepción)上,建造富有家鄉特色的小社區。這些小區採用互相緊扣的魚骨網路,在較平的坡地盡量以整齊的十字格佈局,而山邊位置則跟隨山勢開拓彎曲小街,形成很多有趣的街頭空間,隱密的口袋空間交接開揚的觀景台,在區內遊走可謂一步一驚喜。

 

設計豪華的歐式小屋。

設計豪華的歐式小屋。

這區的小屋設計豪華,主要以歐洲入口的木材及波紋金屬板建成,把英國及德國的傳統住宅建築融合,屋頂與屋身塗上兩種對比強烈的顏色,並設有入口門廊、小花園或向海大露台,除可多⻆度享受美景外,也可炫耀屋主的富裕。

七彩小屋設計簡陋。

七彩小屋設計簡陋。

來自外地的苦力或水手,卻無法在港口附近覓到住所,只好在較遠的小山如美景山(Cerro Bellavista)上建立新區。當時,很多來自歐美的貨輪,都在碼頭維修及翻新,因而留下很多材料,包括鋅鐵板及油漆。窮人為了節省建屋成本,都來檢走剩餘物資,利用波紋鋅板建屋,並隨意塗上油漆;雖然這些房屋設計簡陋,但各塗上不同的鮮艷顏色,把整個山坡染得七彩繽紛,令人眼前一亮。

城市的工業革命:小䌫車把上下城連結

維多利亞女王Reina Victoria纜車系統。

維多利亞女王Reina Victoria纜車系統。

十九世紀末,瓦爾帕萊索的人口不斷上升,1885年已突破十萬人。山坡上早已佈滿住宅小區,平面地區則是工作及娛樂的地方,城市的發展往兩邊走。為了解決垂直流動的問題,城市利用工業革命帶來的新技術,在1883年至1915年間,沿著山坡建造了廿八部山坡纜車系統,名為Ascensor,將平坦的海岸區與山上的住宅區連接起來。這些纜車是由私人公司建造,每個機動系統、車站及車廂設計各有不同,只講實用,不求豪華,甚有工業風味道。今日市內留下了十五個山坡纜車系統,但只有七部仍然運作,其他仍在翻新之中。它們是全世界最古老的纜索鐵路(Funicular)系統之一。

保蘭高Polanco是唯一垂直的乘客電梯。

保蘭高Polanco是唯一垂直的乘客電梯。

瓦爾帕萊索的山坡纜車系統是城市的獨有標記,具有強烈的社會和文化意義。它既是城市的機器系統,也是公共建築及空間的一部份,模糊了建築物和機器之間的界線。它為城市注入生命力,如同流動的血管一樣地奔流,活力無限。它也是藝術和科技的混合體,除了是市民日常生活的空間外,也是城市整體景觀最吸睛的地方,集形式、符號與功能於一身。

炮兵山纜車的車廂最大,車身更塗上不同的圖案。

炮兵山纜車的車廂最大,車身更塗上不同的圖案。

 

第一個纜車系統於1883年安裝在康塞普西翁山上,比里斯本的相似系統還要早兩年建成,是南美洲最早的纜索鐵路系統之一。它把山上的居民帶到平面地區,便捷地接駁山腳下的有軌電車系統,加快城市的流動性。

 

維多利亞女王纜車系統上層車站出口。

維多利亞女王纜車系統上層車站出口。

除了提供上下山的交通外,山坡纜車系統還織成了一個城市空間網絡,為不同社區添加特色,促進了市民的生活交流。1902年建成的維多利亞女王(Reina Victoria)纜車系統,上層車站是以木結構及鋅板建造,感覺不修邊幅,出口連接木條搭製而成的架空長廊,並加入滑梯,把遊樂場、觀景台、公園及車站合四為一,非常有創意。

皮諾切特軍政府上場 文化之都用藝術去抗爭

街頭塗鴉。

街頭塗鴉。

1914年,巴拿馬運河開通,把太平洋與大西洋連接,大大縮短航程。貨輪不用繞道麥哲倫海峽,瓦爾帕萊索的國際港口重要性下降,城市開始衰退。

二十世紀中葉,城市人口有增無減,但黃金時代已過,商業活動不如當年繁盛。世界著名詩人巴勃羅‧聶魯達(Pablo Neruda)出生於瓦爾帕萊索,他於1971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深感藝術能改變城市,所以在四十年代把墨西哥的壁畫文化引入,推動城市變為智利的文化之都。

 

塗鴉露天博物館(Museo a Cielo Abierto)。

塗鴉露天博物館(Museo a Cielo Abierto)。

1973年智利軍人發動政變,出生於瓦爾帕萊索的皮諾切特‧烏加特(Augusto Pinochet),指揮海軍先佔領這軍港,並關閉了電台和電視。市政府廳也被軍隊佔領,改建成智利海軍總部大樓 (Comandancia Armada de Chile),變成政治審判場地。

街頭塗鴉。

街頭塗鴉。

1974年,皮諾切特就任總統,他以高壓手段打壓異己,實行獨裁統治達二十六年。軍政府上場後禁止政治活動,取締所有政黨,並建立神秘的改造營Colonia Dignidad。智利國內政局動盪,經濟困難,人民對軍政府的不滿情緒日益強烈,反政府活動加劇。

軍事獨裁政權禁止一切形式的政治藝術,許多藝術家被捕或失蹤。但是人民越被打壓,便越要反抗,他們知道藝術是表達信念的方式,於是秘密進行街頭藝術運動,作為抗爭的手段。瓦爾帕萊索的山頭,全是狹窄而隱蔽的街道和樓梯,可讓藝術家在半隱蔽的牆上繪製抗爭壁畫,遍地開花。這些塗鴉傳遞強烈的抗爭意識,除保留了希望,也鼓勵市民站起來,團結各反對力量。

瓦爾帕萊索有很多私人畫廊,吸引很多藝術家進駐。

瓦爾帕萊索有很多私人畫廊,吸引很多藝術家進駐。

1990年,皮諾切特政權終於垮台,智利民主回歸,瓦爾帕萊索政府決定將街頭藝術合法化,以示言論自由的重要性。今日她是智利唯一戶外塗鴉合法化的城市,也是國際知名的街頭藝術之都,當地政府大力支持街頭藝術創作,無論是山坡上或平地區的大街小巷,都是充滿創意的壁畫,這種源自抗爭的藝術文化,已融入城市的脈絡之內,成為她的文明特徵。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