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椅的爭論

2016/6/1 — 12:12

[ 關於對物件的認知 ]

週末早上約了 D 在太古誠品店內的咖啡店。 D 愛閱讀,我們很談得來, 有時我會請教他一些比較哲學性的問題, 而他亦樂意聆聽我關於建築上的事情。

在書店的咖啡室內聊些比較思考性的事氣氛實在匹配。 不知不覺話題談及從前在加拿大工作時的一件瑣事。  在一個大型商厦項目的大堂坐椅設計上, 兩位年資比我高而負責這個項目的同事各執一詞。   一方認為公共空間的坐椅, 在沒人使用時可成為提供其他功能的存在, 只要設計上能提供作為坐椅的條件, 而無需被坐椅的既有形象所規範。  另一方則認為實情是假如設計出來的東西, 沒有給使用者它作為一張椅子的基本認知, 最終會因為沒人知道它是一張椅子而喪失其功用。  當時我是個旁觀者沒有參與討論, 也不記得最終的設計結果如何。

廣告

雖然自己對於這個問題已有一種取向, 我還是問了 D, 一個非業內人士的觀點。  他想了想,喝下半口剩餘的espresso後說:「跟我來。」

廣告

他帶我走到書店內的心理學叢書區找了找, 然後從書架上拿出本書。  他看過目錄,再翻到某頁後遞給我說:「這或許能給你一種參考。」

我從他手中接過那本書, 作者是一位日本心理學者, 主要用淺白的方法給大衆一個心理學概覽, 每頁還附上圖解, 清晰易明。  D 翻給我那頁是關於美國心理學者James J. Gibson 所提出的 Affordance 理論。 文中也是用一張椅子來解釋, 他認為從前的概念是當人看見一張椅子, 會知覺它的顏色, 形狀, 大小或其他特徵去認知它是一張椅子。  在Affordance 理論中, 人會看眼前的物件(椅子)可提供或給予甚麼功能。 它能夠供用者坐上, 可以作為檯面, 可作為室內裝飾, 或可作為遊戲的道具等等。

「連心理學也懂。」我對 D 說。

「沒有,只是曾經看過這本入門而已,而記起這一篇。」

我認同人會自己尋找物件所能提供的用途, 像人們會坐在公園的花槽邊或路旁的欄杆上。 商廈大堂坐椅的例子, 只要設計有給予"坐"的條件, 人便能認知那是可作為一張坐椅。

只是以上的理論只給我們從人在認知層面上的解釋。  在實際情況, 尤其是置於公共空間或使用權不明的物件, 還有一層文化的規範在運行。  簡單來說,總會看過在公共空間內一些明明知道是裝置藝術品,其下仍有一塊寫上"藝術品"的告示;  明明是一排跟一排的長椅,硬是有告示寫上"Sitting Area"之類。  而這類情況的出現又好像有地域上的差異。

現在回想, 那兩位同事的爭論或許拿錯重點。  而我亦不知不覺坐在書架下的貯物櫃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