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波斯尼亞的薩拉熱窩(上) — 歐洲的耶路撒冷

2019/9/22 — 15:46

薩拉熱窩中心區,充滿奧匈帝國時期的建築物

薩拉熱窩中心區,充滿奧匈帝國時期的建築物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薩拉熱窩位於波斯尼亞地區的河谷內,四周被高山包圍,該區在鄂圖曼侵佔前,已有斯拉夫人(Slav)居住,包括塞爾維亞族(Serb)和克羅地亞族(Croats),也有部份與原居民混種,形成種族混集的光譜。中世紀時波斯尼亞的整體民族意識較薄弱,由於位處東西教廷的文化及宗教交滙之地,居民信奉東正教、羅馬天主教及其他本土宗教。薩拉熱窩於1461年建城,當時的巴爾幹半島由土耳其人統治,並以鄂圖曼風格規劃城市——大市集廣場成焦點,大量伊斯蘭建築物,形成迷宮路網的老城區。她的宗教共融是歐洲罕見,有「歐洲的耶路撒冷」之稱,天主教堂、基督教堂、猶太廟、回教寺都同時出現在老城內。十九世紀末,奧匈帝國佔據薩拉熱窩,城市向西擴展中心區(Centar),沿街興建了大量復古的歐式及新摩爾式建築物。奧匈帝國向外展示薩拉熱窩為模範殖民城市,但實質淪為維也納的現代化基建的試驗場,因而幸運地成為歐洲首個擁有全日電車服務及電力街燈系統的城市,進入另一個花樣年華。薩拉熱窩的鄂圖曼老城區混雜著奧匈的歐式風格,城市設計又如何能體現多民族及宗教共融的特質?

薩拉熱窩建築地圖

薩拉熱窩建築地圖

廣告

波斯尼亞:東西交匯之地,巴爾幹的種族熔爐

廣告

波斯尼亞及黑塞哥維那(Bosnia and Herzegovia)是西巴爾幹的小國,簡稱波黑或波斯尼亞,這個特長的名字其實是歷史上的地理位置,並不是任何的宗教、民族或政治實體,而且也沒有實際邊界,但通常北部地區為歷史上波斯尼亞一帶,南部的四份一國土則為黑塞哥維那。波斯尼亞境內有九成為山地,歷史原因令她擁有民族與宗教多元的特質,是東西宗教及文明交匯之地,也被稱為巴爾幹的火藥庫。她的首都薩拉熱窩位於波斯尼亞的中部山谷中的一個河谷,也伴隨著複雜的人文歷史而成長,滋養了獨特的文化土壤。

波斯尼亞地區早在新石器時代已有人類居住,土著伊利里亞人(Illyrian)曾被羅馬帝國、哥特人(Celtic)、拜占庭帝國所統治,逐漸被羅馬化,也接受了基督宗教。斯拉夫人(Slav)於六世紀時入侵此地區,與當地的原住民混種,接著同屬斯拉夫族的塞爾維亞人(Serb)和克羅地亞人(Croats)也相繼進入巴爾幹半島。

波斯尼亞青年,他們是屬甚麼族裔?

波斯尼亞青年,他們是屬甚麼族裔?

 

隨著羅馬和君士坦丁堡的宗教分裂,巴爾幹半島因站在東西教廷的分界線上,形成新的宗教勢力圖,接近意大利的克羅地亞加入羅馬天主教廷,而近東的保加利亞、馬其頓和塞爾維亞的大部分地區則跟隨了東正教,而波斯尼亞則混雜了兩教的人口。

十二世紀,波斯尼亞成為匈牙利的附庸國,區內人口主要由波斯尼亞教會(Bosnian Church)的成員組成,雖然較接近羅馬天主教,但被東西兩派視為異端。1377年,獨立的波斯尼亞王國終於建立,但國土內仍是宗教多元化。

鄂圖曼建造的河邊小城

大市集區內的商業街

大市集區內的商業街

薩拉熱窩一直都是波斯尼亞省或波斯尼亞王國的一部份,但中世紀前對城市記載的歷史文獻太少。她位於波黑國土的地理中心位置,位於狹長河谷之中,四周被濃密森林覆蓋,並被五座高山環抱。城市的中心區位於較平的長形盤地,沿著由東流向西的米里雅茨河(Miljacka river)發展,南北面均為山坡,較後期才向山上發展,形成斜坡街網和山坡上的住宅區。

鄂圖曼人於十五世紀中期侵佔薩拉熱窩山谷,首任州長伊薩科維奇(Isa-Beg Isakovic)覺得米里雅茨河一倒V彎位(Bentbasa)旁,擁有良好的位置,於是在這裏建造新城,名為薩拉伊奧瓦斯(Saray ovası),土耳其語解作平地上的宮殿或政府大樓(Saray)的意思。1461年,就是薩拉熱窩官方的建城年份。

伊薩科維奇把小河兩岸的小村連接起來,形成城市的雛形,並以鄂圖曼的城市方式設計,有清晰的功能分區。商業區以大市集(Baščaršija)為核心,是城市管理、通商、工作及公眾活動的地方;多個住宅小區馬哈拉(Mahala)由市集自然地擴展到周圍的山坡及河的南岸,形成不規則的有機佈局。每個馬哈拉是一個有五至六條小街的小社群,中心建有一回教寺,是居民的宗教、文化及教育的社交場所。

很多店舖外有可摺的木板用作長櫈

很多店舖外有可摺的木板用作長櫈

大市集區是舊城的核心,區內除建有皇宮、行政府第及大清真寺等公用建築物外,還有很多商業建築物,全圍著長煲呔形的大市集廣場 (Baščaršija Square),所以這裡是城內最熱鬧的地方。建城初期,伊薩科維奇在廣場一側建造了商旅客棧(Ishaković Han),吸引外地商旅進駐,然後不同主題的有蓋巴扎、商店、公衆浴場等沿著廣場四周而建,街道向外蔓生,而區內每條街道都是以單一的手工業命名,各商業的分區非常清晰。

鄂圖曼的木屋古店

鄂圖曼的木屋古店

這些商店採用老式鄂圖曼的單層木屋設計,以石磚及木頭而建,配合紅瓦斜頂,非常古典。這些古店立面設計雖有不同,但都採用突出窗台式設計作為櫥窗,很多店舖外裝有一塊可摺的木板,用作長櫈與客人喝咖啡或閒談。在十六世紀,大市集不僅是薩拉熱窩的經濟中心,也是巴爾幹地區最大的貿易中心,這裡擁有40多個主題街道市集,及12,000家的鄂圖曼式商店。

歐洲的耶路撒冷

薩拉熱窩舊城區

薩拉熱窩舊城區

中世紀時,薩拉熱窩的居民多數為波斯尼亞教會的信徒,也有信奉東正教及天主教。鄂圖曼統治城市後引入回教,採取較包容的宗教政策,雖沒有強制回教化,但會以武力、宗教稅等方式威迫利誘當地人轉信伊斯蘭教,不論是斯拉夫人、塞族或克族,只要轉信回教,都有機會進入上層社會,不會成為二等公民,不少被視為異端的波斯尼亞教會信徒為求更好的生活,紛紛改宗伊斯蘭教。

十六世紀初,薩拉熱窩主要人口為回教徒(Bosinak),另有塞爾維亞族為主的東正教徒(Orthodox Serb),以及克羅地亞族的天主教徒(Christian Croats)。當時,西班牙安達路西亞地區被耶教重新統治,很多猶太人為逃避宗教迫害,來到薩拉熱窩定居。從此城市共存四大宗教的居民,被稱為歐洲的耶路撒冷(European Jerusalem)。

格茲·胡色雷·貝格回教寺

格茲·胡色雷·貝格回教寺

在十六世紀中期,薩拉熱窩已建造了第一所圖書館、經學院和學校、薩哈特庫拉鐘樓(Sahat Kula)等,慢慢形成了今日的舊城區。城市擁有無數巴扎,也有超過一百座清真寺,其中最出名的是於1532年落成的格茲胡色雷貝格清真寺(Gazi Husrev Bey's Mosque)。它是波斯尼亞最大的清真寺,由帝國的建築工程師艾琛阿西爾·阿里(Acem Esir Ali "Alaüddin")以早期的伊斯坦堡風格(Early Istanbul School)設計。清真寺主要以大理石及石磚建成,平面左右對稱而工整,中心是高26米的主禱告廳,方型空間蓋上巨型半球拱頂,加強中央的空間感。正門前有四根大理石柱造成五圓拱頂迴廊,外加一根修長的鉛筆狀宣禮塔,整體設計簡單而莊嚴,不多修飾,是典型的鄂圖曼式設計。

舊東正教教堂

舊東正教教堂

同一時期,薩拉熱窩建造舊東正教教堂(The Church of the Holy Archangels Michael and Gabriel) 與及第一座猶太會堂(Veliki Hram),設計相對簡單,由於當年規定其他宗教建築不能高於市內的清真寺,是故這些建築物也不太高,

舊猶太會堂

舊猶太會堂

十七世紀中期,薩拉熱窩是巴爾幹半島上僅次於伊斯坦堡的第二大都市,人口超過10萬人,市內除了有不同的宗教建築,也滲著濃厚的鄂圖曼色彩,在米里雅茨河兩岸以迷宮式的路網擴展,多座石橋已連接了南岸的亞里法高弗斯區(Alifakovacs),並有小區建在山坡上。她站在耶教及回教文明的交界線上,進入了政治及經濟上的黃金時代。

鄂圖曼的衰落期

唯一的木製飲水亭,稱作sebilj

唯一的木製飲水亭,稱作sebilj

薩拉熱窩建城初期已修建了市政供水系統,在十五世紀的歐洲非常罕見。市內安裝了大量的公共水龍頭及供水站(Shadirvan,沙達爾文),亦有100個以上的木製飲水亭,稱作錫比(sebilj)。這些飲水亭來自阿拉伯地區,經由鄂圖曼傳入,並有工人為客人倒水,非常體貼。

1697年,大土耳其戰爭(Great Turkish War) 爆發,來自奧地利的哈布斯堡君主國(Habsburg Monarchy)乘機佔領薩拉熱窩,城市飽受瘟疫煎熬下被燒毀。薩拉熱窩這場大火把所有的水亭燒掉,現在只剩下一個孤獨地站在大市集廣場的北端,每天都有上千的白鴿在此守候,成為舊城區的標記。這唯一的飲水亭亦非原裝,是於1753年由穆罕默德帕夏考沃德(Mehmed Pasha Kukavica)設計及監督重建,像個小小的八角型寺廟。它以白色大理石建造底部連台階,並以鄂圖曼式裝飾通花木板作牆身及屋簷,最頂部是一銅綠色的半球拱頂,極富中東色彩。

聖母聖誕主教座堂

聖母聖誕主教座堂

1868年,城內的塞族商人集資興建聖母聖誕主教座堂(The Cathedral Church of the Nativity of the Theotokos),由建築師安德烈達米亞諾夫(Andrey Damyanov)以巴洛克式設計,外牆是奶黃配搭淺啡色。它打破了城市的潛規則,正門有一45米高的鐘樓,擁有精美的啤梨型屋頂及華麗花邊裝飾,挑戰貝格清真寺的權威,引起城內某些回教徒的不滿,鄂圖曼政府只好把宣禮塔增高少許至47米,讓它保持是最高的建築物。結果在俄羅斯的支持及市政府的保護下,此東正教堂於1872年順利開幕。

奧匈帝國的試驗場

市長石橋

市長石橋

1878年的柏林和會(Congress of Berlin)後,鄂圖曼在巴爾幹半島上的土地被瓜分,波黑地區的統治權落入奧匈帝國手中。薩拉熱窩剛剛易主,一場大火,使大市集區付之一炬。奧匈帝國希望以現代化設計重建城市,在帝國找來建築師和工程師幫助重建,引入當時歐洲最盛行的復古建築物,與原有的鄂圖曼色彩融合,形成獨特的城市氣質。奧匈帝國利用行政方法控制城市設計,訂立了建築法例,所有工程要申請建築許可證,建築物設計上加強樓宇安全和防火要求,所以規定了牆壁厚度和建築物高度。城市沿著河流向西面大幅擴張,以有條理的路網規劃,城市不斷被拉長,建造了今日的中心區(Centar)。

薩拉熱窩1913年地圖

薩拉熱窩1913年地圖

1908年,波黑被合併入奧匈帝國,薩拉熱窩又遇上大火,奧地利建築師約瑟博斯披斯(Josip Pospišil)接手重建項目,他運用了歐洲建築大師如卡米洛西特(Camillio Sitte)、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和埃比尼澤·霍華德(Ebenezer Howard)的城市理論,重置市內空間,適量地加入歐式廣場及開放綠化空間,以及加強保護建築文物。所以,奧匈帝國的新建部份,街道較闊落,路網佈局較工整,區塊也較大,以配合現代化的城市系統及基建設施。

薩拉熱窩是歐洲第一個城市提供全日的電車服務

薩拉熱窩是歐洲第一個城市提供全日的電車服務

奧匈帝國大力發展薩拉熱窩,表面上對外展示為其殖民政策下的模範城市,實際上是把城市作為試驗場,若各項現代化的城市基建設施能順利運作,才在帝國首都維也納安裝。於是,薩拉熱窩的現代基建系統急急上馬,很快便安裝了中央電網、污水處理系統、鐵路系統及電車系統,作為維也納的試驗。1895年,薩拉熱窩成為歐洲第一個提供全日電車服務的城市,也安裝了全歐洲第一個電力街燈系統,正式進入了歐式的花樣年華。

歐式的花樣年華

聖心大教堂

聖心大教堂

薩拉熱窩把歐洲文化兼收並蓄,演化為波斯尼亞的身份,新建的大街上,多數是四至六層高大樓,以新古典、折衷主義(Eclecticism)或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設計,這些風格都是結集了傳統歐式建築的細部及元素。奧匈帝國亦鼓勵建造教堂,經過數百年的鄂圖曼統治,1887年城市終於迎來第一座高大的聖心大教堂(Sacred Heart Cathedral),以新哥德式(Neo Gothic)風格設計。

大街上,多數是四至六層高新古典建築

大街上,多數是四至六層高新古典建築

奧匈帝國決定在市中心建造市政廳(Vijec'nica),選定在大市集東側的三角地塊而建,因為這裡是城市的發源地,顯示帝國統治的優越性。市政廳由奧地利建築師亞歷山大·威特克(Alexander Wittek)及克族設計師西里爾伊法高域(Ćiril Iveković)  共同設計,於1896年完工,採用新摩爾式(Moorish Revival)的建築風格,以中世紀西班牙或北非的伊斯蘭式建築元素及細部作裝飾,營造新式的中東感覺。建築物利用鮮艷暗紅和橙色間條為主調,正立面是一排五拱的摩爾式迴廊,牆上及天花刻有細緻的穆斯林花紋,非常精緻。其設計反映了奧匈帝國的殖民政策,希望為當地建立一種吸引穆斯林認同的波斯尼亞民族身份,但似乎並不成功。

市政廳採用新摩爾式 (圖片來源︰Alen Djuderija Photography [CC BY 2.0])

市政廳採用新摩爾式 (圖片來源︰Alen Djuderija Photography [CC BY 2.0])

1910年,薩拉熱窩不斷發展,人口已達至5萬。在奧匈統治下,信奉天主教的克族人口大增,與回教徒各佔約三分一,東正教徒維持16%左右,但宗教種族的分佈卻造成不穩。塞爾維亞人對奧匈帝國吞併波黑極為不滿,認為大塞爾維亞土地被奪走,民族主義情緒被塞族「文化」組織煽動,並展開一系列針對奧匈帝國官員的暗殺行動,大家也沒想到世界大戰竟如箭在弦,而薩拉熱窩竟成了觸發點。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