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樓: 關建築大師乜事?

2015/6/12 — 10:55

上月的「柯比意 ─ 二十世紀建築巨人」展覽絕對是香港十年難得一遇的建築大師回顧展,何況是在大會堂這棟全港最經典的現代主義風格建築內舉行,別有一番穿越平衡時空的氛圍!

其實很多人都會同意,香港是最積極最徹底最鍾情去實現柯比意所提倡(也可能是最多人評擊)的那套高層城市規劃模式;在展場正碰上一名法國老外,一面指著他老家巴黎那個1925年發表的瓦贊計劃模型 (Plan Voisin for Paris) ,一面跟他身邊的老鄉興奮地喊道: 「這不就是香港嗎?」。

筆者一路看著展覽,不期然回想起當年在準備建築系面試前,誤打誤撞買了人生第一本建築書 — 《邁向新建築》(Towards a New Architecture) ;起初還當是一本普通的建築學「雞精書」,哪知在學院唸書以後,才恍然知道它是柯比意的傳世之作!

廣告

柯比意藉著這本書建構其對現代建築的宣言, 並在實踐設計住宅案子的過程中,提出了著名的「新建築五點」— 針對當時新建築技術而提倡的五項現代建築招式。然而最令柯大師始料不及的,應該是他自家炮製的「秘笈」,竟然傳到百年後的香港,被一群「鍊金」術士反轉再玩轉,還弄至走火入魔的「無人性之境」!

廣告

第一式「底層架空」— 柯大師原意是利用輕巧的鋼筋混凝土支柱結構將地面層挑空,從而締造地面的功能多樣性。港樓的設計卻反轉這招式的邏輯,發展商盡用建築物條例容許的裙樓建築覆蓋率,給每吋地面層都填滿可建樓面面積,「焗製」成「蛋糕樓」15米高的糕身;原本密度已經超標的街區,通通被四方八面的裙樓峽谷重重包圍,周邊密不透風,城市中心最終變成一個隨處都能焗蛋糕的焗爐 。

第二式「屋頂花園」— 柯比意提出將花園移師到視野空闊、濕度較低的屋頂,使多層住宅建築都能提供更多的綠化空間。曾幾何時,最醒目的地產商也試圖用盡屋宇署豁免空中花園建築面積的一大契機,以最低成本增加賣樓點子;在樓盤的中層部份隨便架個空、挑個洞,添幾盆凋零到不能再凋零的植物,擱下幾張長凳,就厚顏地說是售樓書中標榜的「以國際都會時尚魅力為主題的空中花園」。這類空間質素跟隔火層無異、跟生活時尚完全沾不上邊的港式空中花園,當然也不是一無是處 — 既然這些地方缺乏任何設計誘因,會令住客經常跑來享用, 環境一般都顯得特別寧謐,應該是避世的好地方吧!

第三式「自由平面」— 現代建築框架結構解放了傳統承重牆的限制,柯氏推斷將來的室內間隔牆體就變得靈活得多,可以隨便根據空間需求來佈置。這個招式給港式樓盤更是發揮到瘋癲的層次,近期湧現的高級劏房、納米單位、以至連擺放一張單人床也要超級考智商的「僞睡房」,每每屢創奇「則」,絕對是挑戰人類居住空間極限的示範作!

第四式「橫向長窗」— 鋼筋混凝土也改寫了現代建築窗戶設計的歷史,窗面自此能夠從立面一端延伸至另一端。本地「發水專家」無疑更愛煞這招,精煉出宇宙最強的特豪窗台;起居飲食睡覺(除了拉屎)的日常需要,都安然在窗台上面滿足得到。近日更有面壁窗台和全屋皆窗台的震撼之作,開創活在窗台的新生活程式!

第五式「自由立面」— 柯大師建議牆柱從立面後退至房屋內部,發揮樓層不同的立面造型。這招落在「鍊金」發展商手上,他們便為所欲為、自由自在地在立面每一吋牆體,擠滿所有各種可以發水的外牆組件—連綿不斷的窗台、環保露台、工作平台,犀利之處在於連混擬土牆身都能為他們種出金來;同時,他們亦一手打造出獨門的建築神器—「粟米屏風樓」,吸引世界各方攝影師如Michael Wolf等,拍下成為最吸睛又最諷刺的藝術作品,放入畫廊給人「欣賞」 。

在《邁向新建築》一書的終章,柯比意就以「是建築還是革命」這一名言作結。這些年,我城歷盡港樓術士飽經歲月煉成的「爛建築五式」所折磨,我輩還要忍受多久,才能從令人髮指的建築中起革命?

記得筆者在求學時,去了一趟柯比意的得意之作──法國的廊香教堂(Chapel of Notre Dame du Haut in Ronchamp) 朝聖;回程碰巧坐上一輛由一對瑞士夫婦駕駛的順風車,得知他們經常周遊列國去看各地好建築,而且又曾在多年前造訪香港,於是便好奇地問問他們認為哪棟港樓最經典,這對建築迷都異口同聲說是九龍城寨。如此耐人尋味的答案,之後一直在我腦海裡打轉到今天──九龍城寨不就是當年最貼地氣的另類建築革命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