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皇后像廣場走廊 — 七百公尺的歷史瑰寶

2018/9/27 — 15:22

中環新海濱三號用地「綜合發展區」地帶規劃大綱擬稿

中環新海濱三號用地「綜合發展區」地帶規劃大綱擬稿

兩年前,政府草擬中環新海濱時,其中一條「皇后像歷史走廊」的走線,貫通大道中至新海濱,時空穿越三世紀,經歷開埠初期、二戰前後、主權移交至今日香港,見證香江百載歲月。該走廊遺留的歷史陳跡,並碩果僅存的今日建築,相信較孫中山史蹟徑更為優勝,成為中環核心區域的文化旅遊點,以下略提四點:

廣告

一九六一.中環地圖。紅框位置,便是皇后像廣場走廊通道,其中包括匯豐銀行、中國銀行、皇后像廣場、高等法院(今終審法院)及天星碼頭等地標。

一九六一.中環地圖。紅框位置,便是皇后像廣場走廊通道,其中包括匯豐銀行、中國銀行、皇后像廣場、高等法院(今終審法院)及天星碼頭等地標。

廣告

走廊反映填海歷史。開埠初期,海岸線原於皇后大道中,未幾伸延至德輔道中、干諾道中、愛丁堡廣場及今日海濱。一百七十多年來,海岸線北移一公里,回歸前《保護海港條例》立法,維港兩岸位置終成定局,而走廊的北移,正是填海的軌跡,也是中環歷史的印記。

一九二〇年代,政府興建首代皇后碼頭。戰後填海,舊皇后碼頭正北興建第三代天星碼頭,與南面皇后像廣場遙想呼應,即本文所謂「皇后像廣場走廊」的南北通道。

一九二〇年代,政府興建首代皇后碼頭。戰後填海,舊皇后碼頭正北興建第三代天星碼頭,與南面皇后像廣場遙想呼應,即本文所謂「皇后像廣場走廊」的南北通道。

走廊留下今昔地標。在多次的填海工程中,無論政府或商行,都在政經要衝或通衢大街上,留下饒富意義的歷史建築,例如當年何東與變節經理鄭鐵如熱烈競投的中國銀行地皮、紀念兩次大戰陣亡將士的和平紀念碑及代表七十年代建築的郵政總局等,正好反映不同時代建築的特色。同時,那些已經逝去的舊匯豐銀行大廈、舊天星碼頭及舊皇后碼頭等,即使建築被拆,遺址猶在,足以令走廊生色不少。

中國銀行大廈。該行總經理在投地期間,擊敗何東爵士,興建中國銀行大廈,未幾向中共投誠,現成香港的重要中資銀行。

中國銀行大廈。該行總經理在投地期間,擊敗何東爵士,興建中國銀行大廈,未幾向中共投誠,現成香港的重要中資銀行。

走廊見證社會變遷。約一八九八年,港府為慶祝維多利亞女皇登基紀念,由英國人民捐款、鑄造的銅像,屹立於皇后像廣場中央。銅像正北,有皇后碼頭,供皇室及政要人士上落;銅像四周,備有廣大草屏,卻設有圍欄,閒人免進,象徵英國的威權管治歲月。日佔時期,軍政府挪去銅像,換上《佔領香港告諭》,目的為洗刷港英殖民色彩。重光之後,英國國力大減,銅像移往維園,憶述銅像往事,便是一部英治殖民歷史。

二戰時期,皇后銅像被日軍盜走,圖中只剩拱頂亭座。

二戰時期,皇后銅像被日軍盜走,圖中只剩拱頂亭座。

日軍盜走銅像後,刻上《佔領香港告諭》,其中一個原因是港刷英國留下的殖民色彩。

日軍盜走銅像後,刻上《佔領香港告諭》,其中一個原因是港刷英國留下的殖民色彩。

走廊記錄香港大事。除銅像故事外,港府於一九六〇年代填海,原皇后碼頭變成天星碼頭,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爆發騷動,蘇守忠便在此絕食;二〇〇六年天星碼頭被拆,亦誘發市民留守,開啟佔領先聲。同時,皇后像廣場正北為愛丁堡廣場,一九七〇年代又有保衛釣魚台事件,見證當年港人的大中華情意結,與今日的本土意識恰成對比,即使事過境遷,仍不減其歷史價值。

六六暴動期間,蘇守忠在中環天星絕食,昔日天星位置,其實亦位於皇后像廣場走廊之上。

六六暴動期間,蘇守忠在中環天星絕食,昔日天星位置,其實亦位於皇后像廣場走廊之上。

由皇后大道中走向海濱,不過只是七百公尺、十多分鐘的步程,卻有如此龐大的文化歷史沉澱,值得當局珍視。即使中環實屬商業核心,但作為旅遊重鎮、多元社會,港府不能只靠懷舊包裝消費零售,必須實在以本土文化宣示香港的吸引力,否則中環早晚只會淪為金飾、名店及冰冷商廈的集中營,既不能做到歷史傳承,也鐵定成為亞洲的文化沙漠。

 

(標題為編輯所擬,圖片由作者提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