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磊落真誠 ‧ 平行發展 ‧ 自主生活 ‧ 香港未來

2015/9/23 — 16:38

《城市日記》中的人物都銳利的看到了生活和社區的自主被剝削、在變化,而他們都在努力改變未來。

「社區」是當下年青人感到陌生和困惑的詞彙。朋友在大學教文化課,請同學描述其社區的面貌,部分同學問:即是哪裡?這現象背後的原因,是我們的規劃部門和「發展集團」(發展商、市建局、地鐵公司等)令「社區」的重心不見了,如大坑老街坊吉叔說,重建「弄死了整條街」。另一位大坑街坊輝哥以前會「家家戶戶去拍門」,請鄰里捐錢支持舞火龍。現在呢?新的大廈遮擋了陽光,屋苑被高牆包圍,不得其門而入。

近年來英國容許居民創新主導公共空間的使用,已有廿多個區政府通過了「Temporary Play Street Order」(臨時玩耍街),居民透過申請,讓社區街道的汽車暫時消失,「還路於民」數小時,孩子在路中心奔跑自創遊戲,家長坐在一旁互相認識和聊天,促進有機而成、多元包容社區的建立。香港呢?新市鎮屋苑是「大蛋糕」形狀,底層有地鐵和巴士站,上面是商場,住宅單位就是蛋糕面的一支支蠟燭。在這樣的垂直社區,街道不見了,單一的店舖在商場,人與人很難建立互助親密的關係。在僵化和過度管理的香港,市民不明白空間也可創新使用和有多元想像,因為這裡只有充斥著「不准」標示的「正規」康文署公園。

廣告

面對被侵蝕的自主,香港公民社會曾反對滅絕式重建,但也有更多人無奈接受現實。推動《城市日記》的羅建中和黎詠詩則另闢蹊徑,選擇了說故事。他們靜心聆聽和報導平凡人的故事,讓我們重拾對香港、對生活和社區的想像。例如醉心於小丑藝術的阿澤,希望更多人承傳賺錢不多的傳統行業;廿歲出頭的阿豆自信地走自己的路,到台灣向原住民拜師學藝,期盼著一天能住在自己搭建的樹屋;還有單車友Uncle Moon,每月首星期日都會向政府遞信,爭取在港島北興建單車徑,有點唐吉訶德。他們都是有血有肉有夢想和熱情的香港人。

《城市日記》人物對我的啟發,是堅定的願隨波逐流:既然推不動大石擋著發展巨輪,不如以磊落真誠的心平行發展和建設自己的生活和社區,用覺醒和遼闊的眼界追尋夢想,重視社區歷史和人情網絡,以豁然的生活顛覆主流狹隘思維,為香港的社區、空間、生活締造更多自主、創新和可能。

廣告

感謝這本書,也希望《城市日記》能讓更多人從千篇一律的蛋糕形社區走出來,重新認識香港,作出行動,創建多元的路,改變香港的未來。

 

(本文為《城市日記》序言,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