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村有時 5】韓國「怪獸家長」發起的公民社區

2015/3/26 — 16:05

故事的開始,源於一班「怪獸家長」。

今天,香港的中產爸媽為未屆入學年齡的孩子張羅,報名參加  playgroup;對教育制度不滿,抱怨一般學校未能讓孩子盡展所長,家長們花心力花大錢報直資或國際學校,甚至用腳投票,早早送孩子出國讀書。

早於20年前,1994年,首爾也有二十對中產家長對主流學校不滿,無論政府與私人市場均未能提供符合他們育兒哲學的教育。這二十對中產家長的解決辦法是:走在一起,以合作社形式辦幼兒園。Seoul Community Support Centre 總監柳翰馥在 MaD 2015 Forum  訴說這個長達 20 年名為 Sungmisan 的故事,細說它如何由一所幼兒園發酵成一個集合超級市場、餐廳、劇場、牙科診所、咖啡室、社區中心、圖書館的社區。

廣告

Sungmisan 由認同社區理念的村民集資,以合作社模式經營。它就在首爾市中心麻浦區一座名為 Sungmi 的山的山腳。1994 年,二十對年輕夫婦走在一起,以合作社形式成立幼兒園後,他們「一起帶孩子」的育兒哲學吸引了更多家長搬到附近,幼兒園迅即由一變二,在 1999 年成立課後托兒中心。

廣告

望子成龍從來是父母的希望,也是他們生活的動力。一般父母可能會選擇努力工作賺錢,不惜當孟母交天價學費,讓孩子讀最好的學校、報最多的興趣班;Sungmisan 的家長一樣希望給孩子最好的,但他們卻也相信讓孩子生活在好社區,才能令小朋友更好地成長。Sungmisan 的家長決定向社區尋求解決方案,對抗政府和市場。

2001年首爾市政府宣布將 Sungmi 山剷平,建儲水設施,令 Sungmisan 村民團結起來開展長達兩年的抗爭。此役讓 Sungmisan 村在韓國社會廣為人知,亦令村民從此更緊密地連結在一起。Sungmisan 本來是個平常不過的住宅區,自從20個家庭走在一起,因為共同理念組成社群後開幼兒園後,吸引更多家庭加入,甚至從區外遷入。2013年Sungmisan社群成員達600戶約1200人,而即使沒有成為社群成員的Sungmisan地區居民,也可使用部分社區設施。在他們今日已經成立的超過二十個合作社企業背後,其實是一套整全生活和社會哲學。

Sungmisan 的起源是幼兒園合作社。既然背後理念是為小孩建造一個能健康成長的社區,所需的社區基建 (social infrastructure) 便遠不止幼兒園,更是營造健康家庭的生活所需。Sungmisan 以合作社模式經營各種社區服務,如幼兒園、老人中心、學校、咖啡室、圖書館、劇場、社區節慶等,甚至發行社區貨幣,讓居民在合作社消費。Sungmisan  亦強調共享空間以建立社區網絡。他們購入的一棟一樓不一定用來當私人住宅,也可以用作社區中心。他們又鼓勵理念相同的人走在一起,發起各樣活動和計劃,助人自助。

Sungmisan 沒有代理人,住在這裡的居民必須為自己的生活決定及負責。社區事情都經民主程序解決,以塑造社區面貌和生活。民主程序固然是必須,但 Sungmisan 捨棄簡單的少數服從多數的投票方式,採用共識制,雖然達至共識需要一段長時間,但這過程卻能培養居民互相聆聽對方意見的耐性,和理解他人情況的同理心。

我們可以說 Sungmisan 是一條「村」。這裡村的意義跟城市是相對的。這種相對不僅僅表現在人口多寡和土地面積大小,更重要的是關乎人際關係的質和量。首爾是人口數以千萬計的大城市。城市人口結構複雜,表現的功能、提供的服務多樣,分工仔細,每天生活遇上的人很多,但對個人而言這些人只是提供社會功能的一種角色,我們與他們的關係卻非常薄弱。我們每天起身返工,買早餐遇上收銀員,搭巴士有司機開車,大廈保安員坐在管理處,然而我們跟他們的交往卻只有畀錢收銀,他們姓甚名誰?生活過得如何?我們不知,也不想知。

Sungmisan 的經驗令人嚮往,因為他們嘗試在人際關係量高但質低的城市中,建立一條人際關係量少但質高的村。於是 Sungmisan 的範圍難以用土地面積來衡量,而應被視為一種深入的人際關係網絡:村民人數較少,但村民間的互動深入,不再是一種純功能性的關係。這種模式可說是社會創新,但也可說是有數千甚至數萬年歷史的古老人際網絡結構。在現代大城市出現之前,人類歷史大部分時間都是過著接近村落模式的生活。直至資本主義興起,市場經濟成為解決各種社會問題和需要的首選方法,村落的共享模式和深厚的人際關係網絡才變得過時和另類。只是,以市場經濟和金錢來迎合社會需要的「現代」模式,卻往往產生更多問題。我們提出社會創新,某程度上是對這種市場經濟教條的一種糾正或反撲,回歸共享、互助這些實踐了多個世紀的精神。社會創新,或者不一定好新。

由社會運動家搖身一變成為首爾市市長的朴元淳,上任後積極推動各種民間社會創新計劃。2012年市政府成立了 Seoul Community Support Centre,正是為了鼓勵和協助城市村落在首爾這個人口達1600萬的超級城市落地開花;並通過新法例令作社群成立合作社更方便、容易。在城市立村,正是為了以跟城市截然不同的邏輯,拯救城市生活本身:以小制大、以緊密制疏離、以共享制利益。以非城市的傳統邏輯改善城市生活,這是在首爾和其他大城市愈來愈常見的事例。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