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城市的序

2018/4/1 — 12:58

【文、圖︰《建築意》節目主持Zeno Yu】

城市,泛指人類的聚居地,大家共同分享生活的空間,以促進居民相互的溝通。城市,並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定義。

我在大學修讀建築設計時,也有學習城市設計,因為兩者都是研究空間設計,但規模大小則各有不同。相對建築設計,城市因為較複雜及多變數,設計時涉及更多時間與空間的考量。一座建築物,經歷數個世紀,如能存活下來,是因為人們欣賞其擁有某段時空的獨有價值,會悉心保留,其轉變必然有限;但一個城市,經歷數個世紀,如能存活下來,正因面對時代的轉變,不斷改頭換面,才可存活。比起建築,城市更有生命力。每個城市在不同時代,均會受各種環境氣候、政治經濟、文化歷史、社會習俗等因素相互影響,每分每刻都在演變。而她們發展的故事當中,既沒有固定的方程式,亦沒有必然的理論,因為能存活的城市,都根據其特性發展,各有不同,亦不可借用。

廣告

談城市設計,很多人覺得是一門高深及專門的學科,但答案並不必然。城市設計也可以是家常便飯,因為它正是為每個使用者而設計,每個人都是城市的一份子,對城市有不同的感覺,雖然非常主觀,但這些觸覺都是城市設計的根本。一個活的城市,就是要送給城中人歸根的感覺,帶給城外人鮮明的印象。所以,要談論設計城市,更先要去了解城市,去探索城市,去感受城市。

設計只是城市其中一部份,伴隨著設計,滋養著每個城市的發展,其實還有多樣的元素,有硬件,也有軟體,有形的,更多是無形的。去認識城市設計,重點可能並不只是設計理念或規劃方式,反而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城市活著、怎麼能活出城市的個性,又如何能保持城市的歷久彌新。

廣告

千百年來,地球出現過無數的城市,有些因社會變遷而淘汰,有些因天災人禍而滅亡,有些因大時代而改頭換面,有些數歷起跌仍屹立不搖。而我覺得有魅力的城市,都懂得去保持自我的風格,在自己的獨有養份下成長,才能經得起時代的考驗。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踏入新一輯,將與大家探索不同城市的設計。我們嘗試透過旅遊,去感受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了解箇中設計故事,分析發展要素,繼而找尋城市的背後意義。

#1. 希巴姆,也門 (Shibam,Yemen)-沙漠中的魔術城市

位於阿拉伯南部的也門,地理上西部以山地高原為主,東部則屬於極乾旱的荒涼沙漠地帶。因其特獨的氣候特質,以及多年來的文化智慧,也門人懂得將當地的條件限制利用於城市設計,活用當地材料,在本土建築上創造了很多奇跡。希巴姆位於荒漠之中,500年前,當地人已用黃沙建造全世界第一個摩天城市,並製造通風長廊,把酷熱的沙漠之城頓變一片快樂土地。30年代,美國探險家無意中發現希巴姆,驚嘆沙漠中竟有高樓大廈,並稱它為沙漠中的曼哈頓。從希巴姆,我們來找出城市設計與氣候條件、材質的關係。

#2巴西利亞,巴西 (Brasilia,Brazil)-森林中的烏托邦城市

很多人誤以為巴西的首都是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其實是60年代建成的巴西利亞(Brasilia)。巴西利亞位於巴西中部的熱帶草原之中,大半個世紀前,這是野生動物的棲息處,人跡罕至,所以它被暱稱為「森林中的首都」。對於建築設計師而言,巴西利亞是一個建築潮聖的熱點,因為這裡充滿著由巴西國寶級建築師奧斯卡•尼邁耶(Oscar Niemeyer)所設計的現代建築物,充滿舊時代的未來感。巴西利亞可說是一個現代建築學的露天博物館,它獨特的城市規劃及尼邁耶式的經典摩登建築設計,成就建築史上重要的里程碑。而當年的遷城計劃原來與巴西的憲法有關,究竟巴西利亞盛載著巴西人什麼期望,又如何通過城市設計去展示?

#3. 亞斯瑪拉,厄立特里亞 (Asmara,Eritrea)-意大利年青建築師的實驗集作

19世紀末,非洲正被歐洲列強分割,僅有埃塞俄比亞倖免,但亦被意大利奪走其紅海的國土,建立其東非唯一的殖民地──厄立特里亞(Eritrea)。30年代,意大利的獨裁統治者墨索里尼為了鞏固其東非的勢力,銳意把厄立特里亞的首都亞斯瑪拉,設計成意大利的東非首府,於是派遣大量年輕建築師及規劃師,重新包裝亞斯瑪拉。當年的建築師,在這個實驗場,發揮創新大膽的設計概念,加入很多意式的現代建築物。二戰過後,厄立特里亞為爭取獨立,與埃塞俄比亞開展長達30年的戰爭,但亞斯瑪拉並沒受到嚴重破壞,近九成的建築物原好保存,停留在40年代的黃金歲月,仍然充滿意式風情,非洲罕見。探索亞斯瑪拉,先要看看殖民風情如何塑造這個城市的風格。

#4. 瓦萊塔,馬爾他 (Valletta,Malta)-現代城市設計的典範

千百年來,歐洲許多其他城市均為人類聚居模式慢慢演變,鮮有是在一個空地而設計的城市,如地中海小國馬爾他的首都瓦萊塔,擁有特殊地位,造就這個城市成為歐洲其中一個最早有現代都市規劃的地方。1565年的馬爾他大圍攻中,騎士團擊敗鄂圖曼帝國軍隊,阻止了鄂圖曼帝國向西歐擴張。騎士團為防敵人再度來襲,決定興建一個堅固的要塞都市──瓦萊塔。瓦萊塔建在海旁一個突出長形岩石上,以格子系統有條理地規劃街道網絡,然後把排水、供水、日照、通風等等現代城市的設計元素,經過考慮後小心地放入城市規劃。防衛與安全與城市設計,有什麼相互的關係?

#5. 庫斯科,秘魯 (Cuzco,Peru)-印加的根上建殖民城市

庫斯科是秘魯東南部一個位於海拔3400米的高山城市,長久以來,是秘魯古文明的發源之城。印加帝國於13至16世紀於庫斯科建為首都,成為印加文明的商業、農業與宗教中心。可惜,西班牙人於16世紀搶奪並破壞庫斯科,在印加古城的肌理上再建新城,把原有的印加宮殿拆掉,用拆下來的花崗岩建造教堂及大屋,只留下原有建築的底部,成為殖民地建築物的地基。庫斯科不僅是在城市硬件上新舊混合,即使是當地的印加後人,也在這混合的文化下,生活近五個世紀,究竟原住民的傳統如何與殖民城市共存?

#6. 耶路撒冷及希伯崙,巴勒斯坦/以色列 (Hebron & Jerusalem,Palestinian Territories/Israel)-被佔領的城市

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關係可謂是中東問題的核心,也是世紀最難解的結。自1948年以色列立國開始,該土地便具有主權爭議,目前大部分地域由以色列管轄,另外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進行有限度管理。 巴勒斯坦的面積不斷被以色列侵蝕,只剩下約四分之一,分為約旦河西岸(West Bank)及迦薩地帶(Gaza Strip)兩個分離的地區。一直以來,以色列在國際反對下,在巴勒斯坦範圍內不斷修建猶太人殖民區(Israeli Settlements)及圍牆(West Bank Barrier),嚴重影響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很多巴勒斯坦城市,都受到以色列不同程度及方式的新殖民者侵佔,古城希伯萊及聖城耶路撒冷(Jerusalem)位於這個烽煙之地,在宗教衝突造成的政治局面下,兩城如何能從夾縫中存活過來?

#7 尼科西亞,塞浦路斯 (Nicosia,Cyprus)-世上獨有,一分為二的首都

塞浦路斯的首都尼科西亞是現今世界上唯一一個分裂的首都,以1963年英國訂下的「綠綫(Green Line)」為分界線。它不只把首都從舊城一分為二,亦把此國分為南(希臘)北(土耳其)兩部分。綠綫並不是一條綫,而是一個休戰區,無人能進亦無人居住,只有軍人駐守。約10世紀時,沿海城市受到威脅,居民開始遷往內陸,使尼科西亞逐漸變得重要,也成為了島上的首府。老城的圍牆是威尼斯人於16世紀時,為抵抗鄂圖曼的侵略而建,將古代及中世紀的部分城市給包圍起來,目前保存完整。整個城牆為等邊11角形,形狀似一朵雪花,在每個角建成箭咀形的保護塔,現在希臘區及土耳其區各佔五個半角。這麼近又那麼遠,兩種不同的宗教文化,在城內衍生出互惠互生的生活模式。一個城市,兩種相連而不同的生活體驗。

#8夏灣拿,古巴 (Havana,Cuba)-留得住的花樣年華

古巴是美洲唯一的共產國家,21世紀繼續奉行社會主義路線,即使卡斯特羅已死,古巴仍是革命不變。首都夏灣拿於殖民時代經常受外敵入侵,於是花了近70年去建造城牆,但後來因城市發展關係,很少城牆能存活下來,留得住的老城區的街道,廣場及很多建築物,均超過200年歷史。夏灣拿可說是一個停頓了的古董,城中心區(Centro Havana)有很多19世紀末至20世紀50、60年代的復古及摩登建築物,招牌、商店裝潢、街燈路牌等都非常古典。革命後,古巴因受美國禁運影響,沒有多餘的資源去翻新舊城,被迫停留在60年代的花樣年華。城內雖然百廢待興,但卻擁有舊時代獨特的缺陷美。今時今日,舊建築、社會主義、古董車等20世紀的老古董,給夏灣拿定了格,留住了舊時代的美好時光,是被迫還是自願,大家來看看古巴如何保育夏灣拿。

#9 伊斯法罕,伊朗 (Isfahan,Iran)-在世界的一半呼喚愛

伊朗有句名言︰「伊斯法罕是世界的一半。」她是伊朗第三大城市,曾是世界其中一個最大的城市,歷史悠久。伊斯法罕是17世紀波斯薩非王朝的首都。今日的伊斯法罕為伊朗文化古都,亦是旅遊重城,很多出色的伊斯蘭建築物仍完好保留,包括皇宮、回教寺、孔橋、街市等,令舊城區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伊斯法罕的中心是皇宮廣場,號稱世界第二大的廣場,僅次於北京的天安門廣場,其美艷引證波斯設計的巔峰外,更是當地民眾玩樂的主要公共空間。究竟,廣場在波斯城市設計中有何重要?

#10. 布加勒斯特,羅馬尼亞 (Bucharest,Romania)-極權統治下建成大白象

1977年,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發生地震,獨裁領袖壽西斯古進行首都重建計劃,目標要建成東歐的平壤。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大白象建築便是人民宮(國會皇宮),它是全世界第二大的單一公用建築物,僅次於美國的五角大樓,也是全球最大的國會建築。它也成為史上全球最重及造價最高的建築物,耗資約3億歐元!當年為建造人民宮,在城中心進行新城規劃,把舊城區剷平只為起一條景觀長廊,結果大量居民被迫搬遷,許多的歷史建築被拆毁。其中一個工程師,為了拯救一些古舊的教堂及建築物,他竟設計了方法把整座舊建造用工程車移走…究竟獨裁統治下,城市如何自救?

#11 昌廸加爾,印度 (Chandigarh,India)-歐洲建築師的扶貧運動

1947年印巴分治後,原旁遮普省被一分為二,使得印度的旁遮普邦(Punjab)沒有了首府,印度政府於是決定在一空地上興建新的首府,並定為聯邦屬地,不屬任何一個邦,但又同時作為兩個邦的首府,昌迪加爾應運而生。二戰過後,烏托邦思想令很多歐洲建築師,立志在落後國家建設,而當時的印度並沒有合適的建築師可勝任,於是向外國招手。原設計師因團隊其中一要員身亡,覺得不能承擔任務而請辭,接手任務的是著名建築師勒•科比意(Le Corbusier)。他的團隊決定重新規劃昌迪加爾,將城市設計成方格狀分佈,更重視空間的分佈和利用。當時,勒•科比意的規劃設計為窮國發聲,講究效率與經濟實惠,但城市的後期發展又是否如大師所想?

#12 麥德林,哥倫比亞 (Medellin,Colombia)-地鐵把城市連結起來

一提到哥倫比亞,大家通常會聯想起毒品及罪案。上世紀70年代開始,這裡是旅行禁地,因為毒梟及反政府遊擊隊橫行。哥倫比亞第二大城市麥德林,在80年代更是全球謀殺率最高的城市,一代毒梟控制當地政府,所有反對者都被他殺死,令這個城市變成暴力、罪案、毒品的溫床,但同時城市的發展吸引不少人從窮鄉僻壤到來尋找機會,社會問題因而加劇。直至90年代初,毒梟一一落網,這個城市才由地獄中重建過來,並興建全哥倫比亞唯一擁有地鐵系統的城市,巧妙地改變這個城市的命運。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全新一輯由Zeno、曾卓然及馮傑主持,與聽眾遊歷12個有個性的城市,分享12個有趣的城市發展故事。節目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