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聰明城市,反智政府

2015/3/9 — 13:38

(圖:維基百科)

(圖:維基百科)

最新一期的施政報告之中,特首表示要發展聰明城市,並以東九龍為試點。以特區政府這幾年來「搞嗰樣衰嗰樣」的 track-record 來看,實在不敢對這個計畫抱有太大期望。其實近年康文署等政府部門對公共空間採用有殺錯放過的管理態度,以家長式管理來打理着我們的城市空間,已經扼殺了不少公共空間。公園出入口掛着不準甚麼甚麼的指示牌,正好就是這種官僚主義的存在的最佳證明。所謂的聰明城市,就是在城市之中分佈着各式各樣的感應器,對城市的各樣數據例如交通流量或公共設施的使用情況進行實時監測,以便進行更精細的管理。然而,這樣的工具落在思想保守的官僚手上,只會令我們對城市空間的使用自由進一步收窄。譲他們手握更聰明的城市管理工具,後果只會是更加反智的城市空間和公共空間政策。一個聰明城市要真正的聰明起來,說到底要有一個更聰明的政府才行。

"The Paperholder,” drawing by Gabriel de Saint-Aubin (1749), in: M. Guillauté, Mémoire sur la Réformation de la Police, soumis au roi en 1749

"The Paperholder,” drawing by Gabriel de Saint-Aubin (1749), in: M. Guillauté, Mémoire sur la Réformation de la Police, soumis au roi en 1749

廣告

自十八世紀中期開始,統計學的出現容許了君主對國土的一些資料,例如人口、死亡率、出生率等資料進行搜集、分析和硏究。掌握國家的數據就是掌握管冶的權力,同時亦容許君主更有效的以科學化方法管理國家。就在差不多的時候,現代的警察開始在歐洲出現。他們的功用,就是對城市進行管理,確保城市的各頊項數據不會和統計上的正常值偏離太遠,保持城市所謂的正常狀態。因此各式各樣的數據就是為了滿足權力對於監視和管理人民的需求而採集的,為權力的一種工具。要更有效的運用權力去監控城市,就必需更有效的管理數據。與此同時,法國的一位警官  Jacques François Guillauté 忽發奇想,打算向法皇路易十五獻上一台新發明,名為 "The Paperholder" (le serre-papiers)。當然他沒有真的把機器造出來,後世看到的只是一幅插畫。畫中的機器中間有一個大房間,有兩排面向牆壁的工作抬,左邊的牆上掛着一幅巨型的巴黎地圖,猶如現代太空任務的中央控制室一樣。工作枱的牆壁後面隱藏着一個個的直徑至少四米的巨輪,沿着巨輪的周邊是一格格的文件夾,儲存着巴黎每位居民的詳細資料。每個巨輪只需要一位人員負責。他只要輕輕用腳踩一下控制桿,巨輪就會自動滾動並把文件送到工作枱前。以每個巨輪可以儲存大約十萬張紙張來計算,只要十一個巨輪和人員,就足以管理甚至即時更新全巴黎的人口資料。Guillauté 認為此發明能夠記錄和追蹤每個巴黎居民生老病死的各項數據,能夠令君主對於子民的了解如對自己的房間一樣瞭如指掌,對自己的江山亦能長治久安。由此可見,對數據的掌握其實是擴大和穩定管治者權力的一個途徑,而且很多時候被管治者自己也沒有察覺得到。簡單來說,數據即是權力。

說到底,對數據巨細無遺的紀錄以便對國土進行精細的管理,本源自於極權君主對權力無窮盡的野心。二百多年後的今天因為資訊科技的發展而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頂峰。然而數據落於管治者手中後,是否能改善居民生活,仍然要取決於他們的管治智慧。巴西政府這幾年大力推動聰明城市發展,里約熱內盧和庫裡提巴等先後安裝聰明城市管理系統。IBM 替里約熱內盧安裝了一個城市管理系統。系統的中央控制室是一個 NASA 一樣的大房間。房間的巨型屏幕顯示着城市之中各式各樣的資料。該中心負責人在一個採訪中 (1),向 BBC 表示中心已經從收集到的數據中知道,星期五的下午五時至七時乃是電單車意外的高發時間。但當被問及他們有何對策時,他卻表示說例如他們可能可以將某些街道於星期五列為禁區等等。聰明城市系統卻換來如此反智的措施,不禁令人質疑聰明城市的效用。資訊發達固然可以令生活方便,但同時亦令一些沒有辦法獲得資訊的階層的生活活更加脫節。所謂的’資訊貧窮’人仕在資訊時代甚至面臨被消失的危機,完全的跌出以資訊為骨幹的聰明城市之外。一些在城市裡頭長期存在的問題如貧富懸殊丶資源不均等,在聰明城市之中跟本沒有解決。這些現代化遺留的問題只是被聰明城市的優化交通和天空預報系統帶來的狂喜所掩蓋。2013 年里約熱內盧的居民發起大型示威。政府根本沒有解決他們的問題,只是用所謂的聰明城市工程把問題粉飾。一個聰明的城市落在反智的官僚手上,只會變成另一個無厘頭工程,淪為不淪不類,不知所謂的社區怪物。

廣告

(1): BBC News, ‘Rio’s Bid To Become a Smart City’, N.p., 2013. Web. 8 Mar 2015. [http://www.bbc.com/news/technology-2254649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