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聰明城市」: 聰明地「應用」流動小販「程式」

2015/3/2 — 12:00

圖片設計及版權 Nick Cheung

圖片設計及版權 Nick Cheung

政府早前在施政報告透露將在九龍東發展「聰明城市」,什麼智能交通燈、泊位App、後巷美化工程等等一系列「小聰明」伎倆, 達至所謂智慧型城市生活的目標。「聰明」歸「聰明」,城市的功能從來不只講求生活便利和效率,除了「生活」本身,更應該為社會各個階層提供謀生的空間 。

美國學者C K Prahalad 在其著作《金字塔底層的財富》就提到,千萬不要再把貧窮群體看成受害者、社會負累或同情的對象,而是將他們視為敏銳的、有創造力的企業家和有價值意識的消費者,這樣就可以為他們重開「機會之門」。流動小販活動正正能為「港產金字塔」的底層開啟這道「機會之門」,造就自力更生的「街頭企業家」;活用「非正規經濟」活動,「放生」社會上一大群每天面對著全亞洲最高堅尼係數的香港市民大眾。

廣告

可是流動小販活動一直都被我城熱愛「乾淨」的政府視為「阻住地球轉」的「違法流動活動」,現在連「一年一度」在庶民街區活躍的流動小販「賀年活動」都被消失,「同遮唔同柄」,這個政府反而繼續縱容我們的街區生活無時無刻被淹沒在「拖篋如流水」的「合法流動活動」。

既然財爺在最新財政預算案也提議引入「美食車」概念,那何不一石二鳥,一起為機動版流動小販(即「美食車」)和非機動版流動小販,制定一套完整並行的政策和管理制度, 重建街頭微型企業的健康生態;針對不同地區街區的人流交通狀況,規劃出不同時段的街區流動小販或「美食車」活動區,好讓財爺的至愛「美食車」和市民的至愛「炭爐雞蛋仔手推車」各自各精彩,在合適合法的街區經營過活。

廣告

綜觀現時零星出現在各區街頭的流動小販活動,無論在年齡層面、社會階層以至貨色類別,都展現別樣的城市面貌;從最經典的煨蕃薯大鐵桶、車仔麵檔、二手家居用品到創意文青們的地攤擺賣,混雜多元,各適其適。各相關部門和區議會只需不再捨本逐末,在執行層面上下點功夫,頭腦變通一點,下放給富有地區經驗的社企或非牟利機構管理,甚至號召富社會關懷的創意工業界別, 為這些街頭企業家設計新一代既低成本又環保衛生的流動手推車和「美食車」,注入社會創新元素來提升這種「非正規經濟」活動的社會效益。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提起「美食車」,其實小販三輪車比「美食車」更環保, 成本也低得多,讓想當微型企業家的有志之士能以更低門檻「上車」。 在台北六年前就有一位台大電子系研究所畢業生,踩著流動咖啡三輪車,一踏一腳印, 慢工出細貨地販賣著他自家的手沖咖啡;為幫補家計,更接案為其他小販訂造三輪車,最終摘下台灣咖啡大師比賽冠軍,今天他已經榮升為兩家知名咖啡店的老闆(其中一家就開在現在港人非常熱捧的富錦街上)。

跑到一個食環署肯定很羨慕、城市街區乾淨得好像有點潔癖、鬧市沒有任何流動小販的無垢城市──芬蘭赫爾辛基, 一群「搞事」的當地市民,為了滿足人們能在街頭找到便宜小吃的強烈需求,創辦了Restaurant Day (一日餐廳節)。他們發起全民皆「流動小販」,將全城街道、公園、庭院反轉成讓人到處享受街頭美食的「流動小販城」,活動反應出奇地熱烈。連原本一直擔當「小販管理隊」頭目角色的市府也轉軚支持,赫爾辛基市長更引以為傲地在國外眾多媒體,包括專門提倡城市生活質素的Monocle雜誌,積極「唱好」這個代表芬蘭的「潮爆」流動活動。Restaurant Day的其中一個創辦人Olli Siren說得好:「大家那麼有興趣參與(全球已經有40多個國家合共超過18萬人響應),大概因為活動能深入社會各階層,一同分享最日常、最平民的城市生活體驗,實在難能可貴!」

社會學家Richard Sennett在其著作《混亂的尋常生活》(Ordinary Lives  in Disorder)中提出,將城市由預先規劃的控制中解放出來,公民更能夠自我控制,更能察覺到彼此。「門常開」裡頭「聰㯋」的司局長們,又會何時開竅,解放自己的「控制慾」,好好回應財爺(和市民大眾)的訴求;認真地吸收一下「美食車」兼流動小販車仔的民間智慧,開發它們在街頭的「新應用程式」,重新打開不同階層能夠「幹活」的城市空間,拾回大家一向珍惜的日常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