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舊皇都戲院評級爭議懶人包

2016/9/12 — 11:50

1. 為何皇都戲院評級爭議突然出現?

一切由去年民間發現地產商開始收購皇都戲院,這座建築有被清拆重建的危機開始。為了避免重蹈灣仔同德大押覆轍,活現香港花了兩個月時間,撰寫了專業文物價值評估。

在2016年4月18日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會議中,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建議將舊皇都戲院評為三級,即屬最低的級別,引起各方嘩然。

廣告

2. 評審成員是誰?評審準則又是甚麼?

古諮會委任了一個4人「專家小組」負責評審歷史建築,現時成員是專業人士和學者。但專家小組如何運作?基本上是無人知。評審小組對皇都的建議評級,與公眾意見完全相反,但公眾卻無法質疑。

廣告

3. 皇都的「最低歷史評級」如何得出來呢?這個「專家小組」想甚麼呢?

理論上,評審準則有六大標準:歷史價值、建築價值、社會價值、組合價值、保持原貌程度、及罕有程度,但專家小組是否有依從這些準則?專家小組非常神秘,幸得傳媒訪問了其中兩位專家,揭發以下驚為天人的評審標準﹕

﹣關於歷史價值,蕭國健(歷史專家)如是說: 「假若漢墓值5分,清代(建築)最多4分,咁皇都幾多分?」
﹣有關社會價值,蕭國健如是說: 「睇過戲係幾時嘅人呢?叻極都只係50年前嘅人。」
﹣集體回憶上,羅慶鴻 (建築師)如是說:「集體回憶係「集」邊個嘅「體」? 鄧麗君我個仔已經唔識啦!」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羅慶鴻親口說,竟然漠視古蹟辦針對每幢建築所做的研究資料,說:「個人嚟講呢,就唔係好重視呢D參考資料」……

所謂的「專家」交不出專業意見,評審標準駭人,卻在制度上主導著全港七百萬人瑰寶建築的生與死。

4. 面對質疑,古蹟辦如何解釋對皇都的評分這麼低?

古蹟辦代表曾向古諮會成員表示,「裡面改動比較大」為皇都戲院被扣分最重要的因素;但當再被追問時,古蹟辦倒是很誠實地承認,當時對戲院內部改動情況其實並不掌握。即是說, 掌權的官員只要「覺得」內部「應是」面目全非,就可以妄下定論,一切只是斷估,那古蹟辦(Antiquities and Monuments Office)不如改名做「估即辦」﹣「估一估即辦事處」(Assumptions Making Office)。

5. 其實皇都戲院是否「裡面改動比較大」?

其實只要翻查屋宇署的改動申請記錄,就知道皇都戲院過去數十年都沒有大的改動工程。 活現香港邀請專家深入皇都戲院引證:現租戶桌球會只裝了假天花及地板,而戲院大部分的原裝結構,包括梯級形的堂座及超等位地台、舞台樂池、放映室、甚至為舞台失火時所用的排煙系統等,仍保留至今,隨時都可以將皇都戲院還原。(見下圖)

6. 皇都戲院只有60多年,好像蕭博士所言,「假若漢墓值5分,清代(建築)最多4分,咁皇都幾多分?」

純粹「鬥舊」來衡量一座建築歷史價值的高低,是超錯的歷史觀,這是歷史系一年級生都知道的ABC常識。 以蕭國健博士那把尺,蘇聯解體、柏林圍牆倒下、越戰韓戰,甚至是二次大戰,這些事「叻極」都只是「幾十年貨仔」, 難道相關遺跡的歷史價值比不上他口中那漢朝的墓及清朝的廟?以偏狹、落伍且錯誤的歷史觀審視古蹟,既違反常識,又違反專業 。

7. 講「集體回憶」好易,但好像「專家」所言,說究竟是「集」哪個「憶」?鄧麗君真的不是專家兒子的集體回憶!

為何這小圈子「專家」有資格可以憑一己(或其家人)狹隘之見, 粗暴草率地為全港人決定甚麼是我們的集體回憶? 七百萬港人才有話事權。而兒子不懂鄧麗君是誰,我們不是更有責任去守護、保存記憶,讓他將來都有機會認識,而不是輕輕讓盛載相關歷史的建築在城市中黯然消失?況且,今天不盡力保護「幾十年貨仔」的建築,未來是不會有幾百年歷史建築留下來,這是最基本的邏輯。

8. 據專家早前不記名接受傳媒訪問說,皇都戲院內部都已經變成商場,失去原來功能,理應扣分。合理吧?

一派胡言。皇都戲院早在1959年已經把停車場轉成商場,過去五十年如一日,專家居然誤以為是最近才「改動為商場」,再一次證明他們的評審馬虎草率。

9. 你們說皇都戲院非常有價值,究竟其價值有幾高?

歷史價值上,皇都戲院是見證著香港影視業,亦是本地最古舊的戰後戲院建築。創辦人歐德禮是一位對戰後香港娛樂行業發展舉足輕重的人物。

建築價值上,國際專家(DOCOMOMO International) 讚揚皇都的設計是世上獨一無二。其結構及空間佈局均經過專家設計以迎合戲院的用途,當年是全港首創有地下停車場的戲院,其外露式屋頂構架除了支撐著戲院的天花以達至無柱室內空間外,更直接吊著放映室,以減低因受外來聲音所引致對戲院的震盪,提升視聽質素,加上入口上方的大型「蟬迷董卓」浮雕,皇都展現出大膽前衛的美學,多年來也是北角的地標。

社會價值方面,皇都戲院見證了戰後娛樂事業的百花齊放,這麼多年來都將頂尖的西方文化藝術、電影、粵劇及亞洲歌舞表演帶給大眾,是香港重要文化地標之一。

皇都戲院更盛載無數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無數不同年代的港人都踏足此處,比起專家提及的漢墓更深入民心。

10. 究竟評審小組這些「專家」對戰後及戲院建築認識有多少?

真是天知曉。要判別歷史建築的價值,觸及的知識範疇廣闊,沒有任何「專家」能夠掌握全部知識領域。以皇都戲院為例,不掌握戰後建築、戲院建築及香港電影業歷史,評級決定是沒法令人信服,而我們懷疑,評審「專家」對香港影視業的認知有多少,甚至究竟有沒有實地考察過。為此,我們建議邀請其他專家參與是次評審工作,長遠而言,我們更見擴充專家小組、邀請不同背景的專家加入評審行列的需要。但古蹟辦一直迴避回應。

11. 那我們應該如何更準確理解戲院建築?

我們找了很多不同的專家,了解戲院、電影與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關係。香港電影業及流行文化的專家黃曉恩博士及吳俊雄博士分享他們的想法(我們即將刊出他們的訪問內容):

黃曉恩博士:「香港的電影其實是香港文化軟實力一個重要的部分。很多人如果不熟悉這方面的歷史的話,可能會認為這並不重要。但是,在宏觀地看這個世界,例如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也是靠著自己的軟實力而興起的。美國也是靠自己的軟實力,例如荷李活電影,而揚名於世界。所以我們可以看得見,就是香港的電影在軟實力方面也是非常重要。因此,皇都戲院在這方面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載體,令這樣東西變成事實。」

吳俊雄博士:「戲院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香港基本上是一個平民為主的社會,本身就不是一些很大的烽煙浪潮,也沒有一些非常華麗的宮廷式建築。香港的歷史故事,其實就是說一些平民百姓怎樣由小時候長大,從愚昧無知到知識的吸收而到最後成為世界上一個很顯赫的人種,其實也是一個平民當道的歷史。而其中戲院就是平民生活之中其中最重要的一環。記錄戲院的歷史,同樣也是記錄香港平民過去幾十年走的這一條路。」

吳俊雄博士

吳俊雄博士

12. 「專家」在傳媒訪問中也曾說,如果評級很高,又要用公帑補助,不是勞民傷材?

保育古蹟當然牽涉公帑,保育私人建築尤其棘手,但這是評級以後的事,留待業主、政府及社會討論及磋商,根本不用各「專家」操心。評級建議只應建基在建築的歷史文物價值,財政考量已超越其權限。我們不禁要問,究竟專家們是否一直越俎代庖?而究竟多少次古蹟辦讓「錢」的因素扭曲了私人歷史建築的評級決定? 而古蹟辦是否一直誤導著專家小組?

13. 但是皇都戲院始終是私人物業,若要保留它,即代表政府要花很多納稅人的錢去把它買下來,並且進行維修,值得嗎?

如想對私人物業進行保育,政府並非只有把它買下來這單一方法,還可以向私人業主提供經濟誘因,例如提高地積比率、換地、或放寬高度限制等,以鼓勵私人業主保存所擁有的歷史建築,我們是有方法未必一定要花納稅人的錢也能做到保育的。但至少,我們應該要對建築有一個公允及專業的評級,作為政府考慮如何保護歷史建築(包括如何運用公帑)的基礎。

14. 古諮會委員的意見是如何?是否與評審小組專家的意見一致?

普遍委員都認為評級太低。古諮會於4月開會時,委員何培斌認為建築十分獨特,利用興建橋的方法設計戲院,但評級需視乎室內空間改動情況,建議分開內部和外部評級,外部建築價值可以評為一級。另一委員黃比亦指飛拱支架設計罕有,絕對需要保留及提升評級。

委員鮑杏婷認為,舊皇都戲院對香港電影發展史十分重要,具有社會價值。委員鍾寶賢亦指三級評級太低,未能反映創辦人歐德禮在香港演藝事業的貢獻。委員黃慧怡、盛慕嫻和吳彩玉均認為香港人對皇都戲院有集體回憶。

我們再一次問,為何「估即辦」的建議評級如此違背常理及社會大眾的想法?

15. 即使評定皇都戲院為一級歷史建築,業主也一樣可以拆卸,所以到底要爭取什麼?究竟評為三級及一級的分別有多大?

在現時法例下,除了被列入法定古蹟,所有被評為一至三級的歷史建築,業主都可以拆掉,而評為一級的建築,才有機會升級為法定古蹟。因此,我們要求一個公允專業的評級,判斷社會應如何保育歷史建築。若果評為一級歷史建築時,政府會有較大空間介入,例如該建築受威脅時,可以立即將它定為暫定古蹟,爭取緩衝時間,與業主相討保育及補償方案。評為二級或三級,基本上就連這丁點斡旋空間都失去。

16. 就算保育了皇都戲院,可以如何好好地善用?

世界各大城市有不少成功將舊式戲院活化的例子﹕馬來西亞檳城的善佑戲院(1926年)、新加坡的Capitol Theatre(1930年)及緬甸仰光的Waziya Cinema(1920年代)等等,把舊式戲院翻新在亞太區已成潮流,在歐洲也有很多成功例子,成為當地寶貴文化及旅遊資產,達至發展與保育。

舊皇都戲院雄踞英皇道,其頂部的巨型桁架有型有格,是屬於香港人的大型都市藝術品。香港擁有一道如此獨特和具時代魅力的街道風景,是一種軟實力。若這座被違忘的戰後奇葩能來一次二十一世紀的華麗變身,絕對有條件成為一個能令大家自豪的旅遊景點及文化地標。

17. 市民對於皇都戲院保育一事,是否無能為力?

不是。活現香港發起聯署,請大家簽署支持(http://goo.gl/HDy2RJ),向古蹟辦及發展局表達你們的關注。另外,古諮會是有權推翻古蹟辦的建議評級,他們很有可能在9月8日再次討論評級事宜,大家可以直接聯絡古諮會各成員(電郵:[email protected]),要求他們認真審視皇都戲院價值,公允地評級;大家可以發動輿論壓力,在媒體或社交媒體發表意見,甚至一人一信致古蹟辦執行秘書蕭麗娟女士(電郵:[email protected]),請求她走出黑箱,正面回應這次爭議中古蹟辦種種缺失。最後,懇請各位廣傳這份懶人包,讓更多人明白當中的爭議。

 

活現香港(Walk in Hong Kong) 2016年9月2日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