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包裝觀塘 政府主導動機成疑

2015/2/23 — 19:51

政府銳意發展九龍東,推出「起動九龍東」活化觀塘繞道天橋底,進行藝術文化活動。近日政府再宣佈拓展「反轉天橋底」計劃,增建「二號場」、「三號場」,打造為藝術工作室和多用途空間。對於政府的「善舉」,文化界又怎樣想?社區文化關注成員暨「活在觀塘」創辦人的原人認為,目前政府提倡「文化藝術」,不過是地區「高級化」的手段。城市創作實驗室的黃宇軒則質疑,政府主動牽頭「藝術化」,到底所為何事?

黃宇軒接受《立場新聞》時指出:「藝術文化包裝社區,在世界各地的市區重建都相當流行,但值得質疑的地方是,牽頭的通常都是地產商,而現在香港是政府出手。」他表示,地產商主動引入藝術文化為了改變地方格調,抬高樓價,做法「無可厚非」;而理應中立的政府,有如此舉動,則動機成疑,「在藝術和地產發展之間,政府須要解釋自身的角色是甚麼。」

面對類似質詢,黃宇軒認為政府通常會以「幫助藝術家」來辯解,然而政策是否能夠真正改善藝術家的生存空間──從過往的經驗總結,答案卻是否定的。「這根本是一場換血,」黃宇軒形容,政府主導引進藝術家,概念有如市區重建,「地方依然有人住,但人都改變了。」

廣告

自政府推出「觀塘商貿區」的轉型計劃以來,區內租金上升,原有藝術家已經一再搬遷,從觀塘走到牛頭角、九龍灣,甚至離開九龍東。即使「二號場」能夠開闢出新的工作室,政府也有其使用者遴選準則,黃宇軒擔心邊緣藝術家,只能往更偏遠的地方遷移。他憂慮政策進一步促成藝術家兩極化:「一些符合政府履歷要求的藝術家,可以使用有如黃竹坑的空間;另一些比較邊緣的藝術家,生存則更加困難。」

黃宇軒認為,目前政策無法對租金作出有效控制;只有政府不插手藝術發展,藝術家才有生存空間,「一去理佢已經唔係嗰回事。」

廣告

「也不是叫政府甚麼也不要做。」關注觀塘市區重建多年的原人認為,提倡藝術文化立意雖好,但目前欠缺配套措施,又未有與原區藝術家進行討論,則使「觀塘藝術區」純粹淪為地區發展的推助力。他批評政府沒有租金管制的配合,整體藝術區規劃又欠奉,最終只會吸引更多高級餐廳和咖啡廳進駐,對藝術發展並無實際幫助,反而令租金不斷上升,「現在政府提倡的所謂『文化藝術』,只是將地區變得高級化。」

原人又以紐約的蘇豪區為例,說明政策配合有助氛圍的建立。他指出 1970 至 1980 年代,藝術家可在區內的工作室居住,創作空間相對穩定。反觀觀塘「工廈活化計劃」推出快滿五年,仍然未能讓原有藝術家合法使用空間。與其發展新的藝術空間,原人認為政府應積極考慮將區內現有的藝術空間合法化,「起碼也提供清晰的改裝要求,好讓它們能夠通過消防、建築物條例等。」

扼殺數以百計的工廈藝術,另闢天橋底活動場地,2013 年推出「反轉天橋底一號場」時,已經引起區內藝術家的不滿。早前政府又提出「活化後巷」,原人擔心種種的新政策未能照顧現有的使用者,「例如後巷的車房和小販,他們被趕走之後,又可以怎樣?」數年來政府多番介入觀塘市區重建的方向,但一直未有取得區內市民或租戶認同,他直言:「以前的反應差,現在又怎會好?」無論是「五千萬噴水池」還是「天橋底二、三號場」,恐怕都只是「大白象工程」。

原人又認為,政府邀請團體以非牟利方式營運,叫營運者更沒有誘因把事情做好。他又指政府發展的藝術並非區內藝術家所需,認為政府應該細心聆聽個別藝術家的訴求,了解他們在社區扮演的角色,才能真正幫助區內的藝術文化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