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街頭釋義

2016/8/5 — 12:23

HKUBERX組織成員踩著極限輪滑,在金鐘佔領區中穿梭(HKURBEX片段截圖)

HKUBERX組織成員踩著極限輪滑,在金鐘佔領區中穿梭(HKURBEX片段截圖)

【文:Jacob So】

2014年10月,我遊走在香港佔領區的時候,身邊忽然一個身影閃過,是一個青年踩著滑板在寬廣的干諾道滑行,他不畏行人,不,應該是行人不畏他,他用熟練的刷街技巧自由地在佔領區穿梭。半個月前,香港人把金鐘這幾條大道搶回來了,重構了他們的公共空間。所以,佔領區的青年們才能如此無束縛地在原本車水馬龍的公路上踩著滑板遊走。

如此的情景我在杜可風執導電影《香港三部曲》中也看到過,一個青年在金鐘佔領區的某一天清晨踩著滑板在公路上穿行。一年之後,香港城市探索組織HK URBEX出了一條短片,片中該組織成員踩著極限輪滑在原本的金鐘佔領區中穿梭,最終到達类似龍和道的隧道里面,把帶有雨傘運動的記憶體交給了一個撐著黃傘的少年,告訴港人勿忘初衷,全民覺醒。

廣告

回想起那天我看到的滑板與青年,沒有什麼表達能比這個場面更完美的詮釋街頭的意義了。這個想法跟杜可風或者HK URBEX也許有一點共同點,就是為什麼要選擇滑板或者極限輪滑這些街式運動去作關於抗爭運動的表達。

當人民把街頭的權力重奪回手中時,該用什麼去表達這種空間的顛覆感?那就必須用一些生於街頭的運動或者藝術,所以他們選擇滑板,選擇了極限輪滑,還有人選擇了bmx,塗鴉,這些都是生於街頭,以重奪公共空間話語權為使命的運動和藝術,用他們做街頭抗爭的文化表達,就等於孩子回到母體一樣自然而契合。

廣告

中國多年以來的世界滑板節都以“搶回街道”為主題,幾年前當我第一次聽到我就認為這個主題是所有街式運動最完美的表達。街頭,是所有街式運動的最終彼岸。而何為街頭,那就是一個公民共享的公共空間。之所以要搶回街頭,就是應該本來屬於人民的公共空間在社會權力的分配下劃歸了商業霸權和經濟霸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街頭上行走的不是行人,不是自行車,而是汽車,碩大的公路上容不下一條自行車道,而道路兩旁的全是商業廣告和權力的宣傳工具。

所以,街頭運動和街頭藝術的終極使命就是搶回街道,重奪公共空間。所以玩街頭運動的,玩塗鴉的永遠要與權力的暴力機器﹣﹣保安與警察﹣﹣作對抗。所以,過去幾年世界範圍內的佔領運動都是街頭的復興,街頭的勝利,重塑公共空間的偉大試驗。

今年巴西奧運首次把滑板列入奧運項目,對於此很多玩滑板的人都趨之若鶩,但我相信真正明白街頭運動的意義的人是不會為之雀躍,甚至是唾棄這一舉動。奧運美其名是一項運動競賽,但實質上是一場國家的經濟力的校驗,是國家政府間玩的一場遊戲。而把一個本來屬於街頭,屬於自由的運動加入規則,然後放入這些國家體制遊戲當中供全球觀賞,我認為這是對街頭運動的褻瀆,使滑板淪為一個競技表演工具。我認為滑板從來不是以“更快,更高,更強”的目的的運動,所有街頭運動都不是,正如我前面所說,所有街頭運動都有其終極使命,就是搶奪街頭,搶奪公共空間,讓公共權力歸於人民,讓所有人都能重新共享屬於他們的空間。

滑板具有強烈的社會屬性,反體制屬性,自由屬性的,而奧運項目相反,所有奧運項目的是擁抱體制,維護體制,是體制遊戲,所以兩者永遠相斥,全世界街頭運動愛好者應該聯合起來爭取讓滑板脫離奧運牢籠。

塗鴉藝術家MC Yan說過:人家邀請你去畫的就不是塗鴉。所有街頭運動,街頭藝術同理,我們之所以被冠名街頭,並不是因為我們沒有地方可去只能去街頭玩,而是我們每次用滑板,用bmx,用極限輪滑,用塗鴉在街頭去表達我們的身體,表達我們的言語同時,我們是與權力作抗爭,在被保安被警察驅趕每一處街頭,每一處塗鴉幕墻,都是被霸佔的共享空間。因此,當人們邀請你去塗鴉時,那麼塗鴉作為爭取言論自由的武器就變得毫無意義,變成一幅普通的畫。

也就是為什麼滑板當丟棄了街頭理念進入了奧運競技表演之後,就是變成一種淪喪的原因。

現今資本無所不在,街頭運動和街頭藝術都無一倖免地被資本收編入侵而異化,商業被認為是推動運動的方式,於是我們看到很多商業活動上有滑板的身影,很多大型展覽裡面有塗鴉作品,每當這些時候,我腦後都會浮現我在香港佔領區看到的那個自由的,踩著滑板的青年的背影,那是我人生踏進的最自由的境地,以及看到的最自由的人們。

這片自由,就是他們在街頭冒生命之險換回來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