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告別的本土遺物

2015/7/22 — 10:00

Credit: 博客 原人

Credit: 博客 原人

嫲嫲年前曾到倫敦探望我,她說感覺並不陌生,因為建築街道真像舊時的香港。好奇之下我也跑去翻查 6,70 年代的香港照 ,中環簡直如 Westminster 一帶,上環、油麻地等等的都有點 Russell Square 的氣質,那一條彌敦道則甚似 Oxford Circus 。怪不得都說以前的香港有小倫敦之稱;朋友最近去了一轉倫敦,說很喜歡那邊新舊並立的建築,有長居的打算。我說香港也很有倫敦的影子啊。他應道: 「都拆哂啦。」

香港開埠超過一個世紀,捱得過半百的建築店舖卻不多,有幾十年歷史的已經是城市奇蹟;即便有,都落在市建局、屋宇署和發展局的魔爪中被「打造」得體無原膚。此文還未寫畢,那邊廂經已傳來灣仔 80 年歷史的同德大押獲批改作商廈。你看,這座每次經過灣仔、銅鑼灣的地標,原來就可以如此輕省的、毫無爭議地被告別。

廣告

我經已搞不清政府是在保育,還是借意去殖民化,將象徵前塵往事的遺物一件又一件抹去、改造。事實上每當我聽到政府又有新一輪保育發展方案,心頭會打一個冷震,然後禁不住為著又要被破壞的歷史文物傷心。它們每一座都見證著香港變遷、每一幢均有老香港的靈魂氣質,乃香港的魅力所在。然而不論已消殆的囍帖街、被彊化的永利街、面目全非的石硤尾美荷樓、始終要臨到的中環百年街市雲咸街清拆,還有不知命運如何的景賢里、虎豹花園、大坑西邨、華富邨,還有許許多多名不經傳卻又對我城舉足輕重的唐樓、街坊小店…… 香港地明明屬於香港人,何以香港人對自已的地頭卻只能夠被動地歷經一場又一場憑弔?

「自己香港自己救」,保育亦然。在此起彼落的「永別」聲中,究竟有沒有什麼是我們確切能夠做的? 同樣在灣仔的藍屋,於 2006 年時曾經被納入城規會更改土地用途。「留屋留人」、「不遷不拆」的堅持一直擾讓至 2009 年才得以落實,並由聖雅福群會營運 「香港故事館」,時至今日一直在舉辦與木土文化有關的活動,可算是真正「文物活化」成功的佼佼者。在今時今日的香港、尤其這個政權底下,我們只得多條菜園村,卻很難有第二個藍屋。但如果你真心愛這些逝去便不復返事物,再難還是要去做。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為香港本土文化遺產咆哮,不再止步於懷緬,今日、未來香港的面貌,可會不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