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洋菜南街 — 曾經給我們的不一樣

2018/7/30 — 18:38

「入錢會唱歌」表演是與網民在街頭論壇協商後創作的作品,為免阻礙街上行人流動,所佔空間只有一張椅子大小。(作者提供圖片)

「入錢會唱歌」表演是與網民在街頭論壇協商後創作的作品,為免阻礙街上行人流動,所佔空間只有一張椅子大小。(作者提供圖片)

【文:陳菀甄】

7 月 29 日是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最後一夜,此夜之後,旺角就再不一樣了。雖說近年菜街經大媽和大叔黨入侵後早已面目全非,免得過我也不會走進去,但這條街始終是我渡過了好幾年重要時光的地方,那時我在菜街的時間甚至比在家還要多。

我是好戲量的一員,就算不認識劇場的人也許也因為菜街而認識我們。2003 年《陰質教育》(好戲量以香港教育制度為題的劇目)開始,空手空腳的我們開始上街,從大角咀排練室帶著一把木梯幾張海報,就走出去菜街做街頭表演。

廣告

最初我們經常被警察中斷演出查看身分證,以街頭表演犯法為由阻止我們繼續。其實我們早在開始演出之前已經查好法律,知道我們並不獨犯法例,也不會用音響設備妨擾他人。但當我們拿出準備好的法律條文跟警察對質,換來的竟然是更多惡警的到來及粗暴對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警察的態度漸漸有所改變,大部分來查詢的警員都明白街頭表演並不犯法,而街上也多了不同種類的街頭藝人。菜街開始變得不一樣。

因為我們經常在菜街表演,街坊和附近商戶都跟我們做了朋友,常為我們提供支援,例如在大暑天為我們送水,甚至不忍我們每天把物資從大角咀搬出去而主動提供地方給我們放道具。街頭觀眾當中不少人不曾接觸戲劇,看過我們的演出主動來說要買票來看我們劇場演出。我們在劇場演出也不時有觀眾來跟我們說那是他們第一次入劇場,是因為看了我們的街頭表演而認識到原來藝術並不高高在上,而是每天都在身邊,也會開始去讓自己多看戲劇和接觸其他藝術形式。西九(當年叫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尚未建成,我們就有我們的街頭表演計劃 — 西九龍文娛藝術街。

廣告

後來我們有了自己的地方,在菜街的樓上舖成立了 2Goods(照片裡的藍色 t-shirt 招牌),試行文化產業。有了自家的基地,我們在菜街的時間就更多,幾乎每天都有不同類型的互動即興表演:由觀眾改變劇情的老笠、隱形劇場、入錢會唱歌和高蹺等等。

2008 年菜街發生漒水彈事件,菜街被加裝天眼;街頭表演其間,食環人員來檢控我們阻街,我被警察拉上警車帶回警局,我不肯簽文件承認阻街付繳罰款,被食環阿姐老屈我襲擊她,於是被控妨礙公職人員執法,入臭格後更要自簽擔保(最後當然無事);同年也發生踢好戲量出旺角事件,我們跟網民在街上舉行論壇,幾百人在菜街商討如何協調表演和行人空間。菜街又不再一樣。

幾年過後,菜街進駐了更多不同的人,影相檔、雜耍、各式 busker,後來還有現在被認為是殺街原由的大媽唱 K 黨。我連自己都減少走進菜街,免得過都不會走進去,寧願運路走遠一點。我問自己為什麼菜街會不再一樣,於是計劃報讀 MPhil 甚至 PhD 的時候,論文的 proposal 題目是「西洋菜南街的演變」,以 Bourdieu 的場域理論研究菜街的街頭表演和街道各持份者在文化、政治和經濟的角力。博士沒有讀成,研究沒有著落,現在連行人專用區都沒有了。早在我第一次到外地參與學術研討會時,我的研究主題就是有關香港街頭表演,當時寫的自然也包括菜街。

為何當年我們可以在街舉行論壇,跟途人一起討論如何善用行人專用區,協商表演模式,但現在卻好像完全沒有討論空間,是大家都太懶寧願一鑊熟,一刀切殺街;還是有人聽不入耳,專橫霸佔滿足一己私慾;還是有人一心要把行人專用區消滅,所以縱容大媽令事情爆煲一了百了?

身在異地,沒有辦法告別菜街,唯有寫幾隻字,哀悼一個時代的過去;也多謝菜街,過去十幾年來讓我成長、學習。沒有菜街絕對不會有今天的我。

 

作者自我簡介:陳菀甄(Bonnie Chan),好戲量人,劇場工作者及研究員,香港中文大學東西戲劇研究碩士,現於英國皇家中央演講及戲劇學院修讀戲劇評論及戲劇構作碩士課程。曾於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部及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文學部任職,並多次於國際學術會議及期刊發表劇場及公共空間論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