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塘海濱公園鬧市邊陲文化市集行記

2016/4/8 — 6:09

這個下午,筆者在城市邊陲的天橋底下,重新發現那些邊陲的一群,隱隱感到這個城市還是有希望的,猶如行人路上磚塊間狹逢裡長芽的青蔥細葉,或像久經陰雨後重現的藍天白雲,空氣的清新及陽光的暖和令人感到震奮!

這個下午,筆者在城市邊陲的天橋底下,重新發現那些邊陲的一群,隱隱感到這個城市還是有希望的,猶如行人路上磚塊間狹逢裡長芽的青蔥細葉,或像久經陰雨後重現的藍天白雲,空氣的清新及陽光的暖和令人感到震奮!

在剛過去的這個週日,天氣晴朗陽光普照,說好的「清明時節雨紛紛」落空了,在教會參加過崇拜後和太太到觀塘海濱道找了一間近海濱向外有日照的咖啡廳食午餐(其實是早餐,全日的,謂之『柯地霹靂佛』(All Day Breakfast)是也)。適逢發現在觀塘海濱公園正舉行了一個名為「鬧市邊陲」(Urban Edge)的文化市集。吃過那不知算是早餐和午餐後,也正想找一些商場行街購物(原以為也只能去aPM、德福或MEGABOX之類的地方),結果也就走到對街的觀塘海濱長廊,「真」行街了。

觀塘海濱長廊為昔日海事處觀塘貨物起卸區,面向舊啟德機場跑道,背向舊日觀塘工業區,2000年代逐漸開闢成今日的觀塘海濱長廊,上方正是繁忙的觀塘繞道幹道,是東九龍區脈搏所在,稱為「城市邊緣」也十分貼切。

這個鬧市邊陲文化市集乃由「亞洲原創文化設計生活平台」策劃及推動。

廣告

大概三點過後,人群才開始聚集,各式大小攤檔亦慢慢趕集(古代定期聚集進行的商品交易活動形式之謂也),陸續開檔(現代香港俚語中定期聚集進行的商品交易活動形式之謂也)。放眼盡看,全個市集其實佔地不大,很多檔主都是年青人為主,市集沒有標準的「水牌」,但就明確地分別了不同類型的攤檔。在市集近西翼入口的一側,都是出售飲品和小食的檔。文化市集主打本土文化,所出售的飲品和小食也甚有特式,並非一般老掉牙的咖哩魚蛋或雞蛋仔之類可比擬。例如第一檔是由一輛小單車改裝的咖啡檔,第二檔則有「麥氏啤酒廠」推出強調本土釀造的小麥手工啤酒(( IG: maks_beer FB: Mak's Beer EM: [email protected] website),有多款口味。

還有同是本地品牌「Nice Pops」的手工製雪條(( IG: nicepopshk FB: NICE POPS EM: [email protected] website),亦有一些獨特口味如肉桂法式蘋果酒及橙味威士忌口味雪糕。其他食品檔亦有來自中南半島地區的乾果及海產小吃(即芒果乾及魷魚絲)、也有傳統中式及港式街頭食品如白糖羔、龍鬚糖、砵仔羔、水泡餅、綠豆餅、麥芽糖、雲片羔、冰糖葫蘆等。各式其式,也有一些自家製的如麻辣豬肚絲之類的冷盤食品、觀塘區甜品品牌「Sum Sum Dessert」(( IG: Sumsumdessert FB: Sumsumdessert))招牌食品「麥提莎糯米糍」,還有一些檔販賣即場調製的特式飲品。

廣告

回應「城市邊陲」的一些裝置藝術(一之一)

回應「城市邊陲」的一些裝置藝術(一之一)

回應「城市邊陲」的一些裝置藝術(二之二)

回應「城市邊陲」的一些裝置藝術(二之二)

毗連的石屎舞台則配有整套現場音響設備並有樂隊現場演奏、或有年輕街舞舞者在即場表演。在現場買一杯咖啡或手工啤酒,吃著魷魚絲或麻辣豬肚絲,觀賞舞台上年青男女演藝者載歌載舞的表演,實在是賞心悅目,亦不期然數年前筆者旅德時,在紐倫堡古城經歷的「週末狂熱」,也是各式各樣飲品食品(在德國當然是主打洋腸和啤酒)攤檔滿佈廣場之上、街頭巷尾則充斥很多藝術家在作街頭表演!游人和市民都在街上徹夜狂歡、流連忘返加上環城街巷,一磚一瓦皆是歷史遺痕(其實不然,紐倫堡在二戰後已經重建過來,在城市規劃、設計上下了一番功夫,已重現了昔日中世紀的古樸之風,實在非某城只注重經濟發展而只有標本化的假保育可堪比擬。)文化生活的結節,就是這樣的連繫。觀塘這一次文化市集,實在很有紐倫堡「週末狂熱」的風情,實在令筆者感到愜意。

可惜的是,在歐洲的這類藝術文化活動,是恆常地每週進行。而在充斥土地供應問題的香港,只能偶爾間歇地瑟縮在城市邊緣的天橋底下進行,曇花一現,實在可遇不可求。所謂『無心插柳柳成陰』,根據近代德國哲學家,號稱『城市浪盪者』的華特班雅明( Walter Benjamin)的說法,街道為室內的居所(street as domestic interior)人群是流動的帷幕,街道是風景(landscape)也是房間(room)。這個位於東九龍舊觀塘工業區邊陲位置的天橋底下的這個奇芭異放的市集的街道風情,不就是文化的生活嗎?比起那號稱「文化藝術區」但經年堆滿地盤天秤和圍板的西九龍,實在更堪玩味。

至於既然謂之「市集」。當然亦不乏一眾標榜「本土設計、本地製作」的手作及工藝製品,筆者特別介紹數個比較印象深刻的品牌如下:

out of focus:推廣本地設計的tee 恤印花品牌,印花種類繁多,包括「HEA」、「SLIDE TO UNFRIEND」、「Diu」、「fxxxxxxk des GOVERMENT」等都是年輕人的說辭和價值觀。( IG: @OUT_FOCUS FB/WC/WW:@OUTFOCUSHK EM: [email protected] )

GINGER:另一主打本地設計的服飾品牌,標榜有「中性」服裝款式,有別於傳統只限男裝和女裝的分野,關於性別角色的討論,按下再表。( IG: hk.ginger FB: hkginger WEBSITE )

FLYING SOFYE:由本地插畫設計師林皮親自臨場解說,以設計人物蘇飛為主的一系列產品如明信片、環保袋、布袋及其他皮革製品等,亦標榜「本地製造」。其作品近年亦已在Kukbrick一類的書店嶄露頭角,在扮/偽文青界中並不陌生。( FB:Flying Sofye by Lam Pei WEBSITE)

Simplus @Leather:手縫皮革製品,有各類型皮革精品如錶帶,皮帶,煲呔,卡片套等,並可即場刻鑄名字,極具個性化,筆者十分欣賞的型格之選。( FB: Simplus-leather EM: [email protected])

:COLON:以水泥鑄製的各式工藝品裝置及小物擺設,部份如樂高人偶及復活島摩艾像造型嵌有磁石可作破格磁石貼使用,打破物料應用的傳統概念亦是具誠意和創意之作。(IG: colon_store FB: Colon_Store WEBSITE)

其他特式產品還有香薰精油,耳環手飾,圍巾皮袋電話套等,林林總總,即使沒有大型購物商場之格局但亦有購物消費之樂。

部份攤檔販賣的布料印花製品

部份攤檔販賣的布料印花製品

總的來說,這個文化市集充滿青蔥氣息,是不折不扣的年青人的世界!擺攤的都是十八廿二的年青男女,人流疏落時他們軟癱在椅上目光呆滯的放空,或舞弄手機,或三三兩兩的群集在selfie、閒談,一字寄之曰:「HEA」,也是今日香港年青一代真實的精神面貌。然而,當游人如筆者走近攤檔時,他們又會立刻回個神來,主動上前講解推銷他們的貨品,非常PRESENTABLE,那種熱誠的「工作態度」(說成是工作或許也欠精準)、真摰的說辭,也非那些只能重覆說著「先生小姐介紹返」那種程度的銷售技巧可比。他們亦會悉心排列和珍而重之地擺放他們的手作產品,亦毫不介意人們在將商品如T恤一類隨意打開,不經意地擺亂了他們亦毫無怨念地耐心地重新摺疊擺好,這種年青人獨有的耐性與力,也令筆者高度欣賞和讚嘆。卡爾馬克思(Karl Marx)在《德意志意識形態》(Die Deutsche Ideologie)一書中提出的資本主義社會生產者勞動者與產品「異化」的現象(Entfremdung)的說法在這裡似乎並不適用。

再說,常言道年輕一代也是數碼年代,很多這些標榜自家品牌的「本土製作」大多利用流行社交媒體作主要銷售平台和推廣,這些品牌大多數有自己的FB 專頁、Instagram、WECHAT、WHATAPPS位址,只要利用智能裝置,也可以和這些檔主互動和加深了解,新生代的營商策略和方式,筆者看來已起著重大變化,至少這類經營,無需一個實體舖面和陳列,雖說以上各大小品牌也有自己的門市在社區立足,但某程度上可抵消地產霸權帶來的剝削和逼迫,大幅降低經營成本,對年青一代來說無疑是一片新天新地,例如Sum Sum Dessert就是在Instagram起家,這種全球化3.0的營運模式(或稱後現代資本主義)也是需要我們現代人作出調適和應對。

另外,筆者亦留意到,年輕一代在性別角色定型(Gender stereotypes)上亦趨向模糊,一些傳統性別分工理論在這個文化市集中沒有作用:女性特別是那些嬌滴可人的年輕女生也可以捲起衣袖、帶上圍巾,手執冒煙的咖啡壺在沖咖啡,舞弄的是專業的功架而非色相,傳統認為「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生也可充當勞動者,而亦有男生(當然也是一些檔主)在耐心地進行銷售介紹(君不見一般在中銅旺商圈中的Boutiques sales大多是女生嗎?)及進行一些細膩的手工作業,如製作小手工、小手飾以致細心地為客人繪畫印度手繪紋身(Henna)。甚至乎有些年青檔主作中性(Unisex)打扮,有眼不識泰山的筆者也實在難以分辨雌雄。以致在出售的商品中,也傾向不少中性商品(即男裝印花的加細碼款式或女裝印花的加大碼款式)。這種模糊化了的性別角色定型現象也多少反映今天年輕人的價值觀和取態。老一輩看來似乎就是「鬼五馬六」「標奇立異」,但這就是他們的形象,你多看不過眼也得接受。

由一輛小單車改裝的咖啡檔

由一輛小單車改裝的咖啡檔

今年農曆新年剛過,香港社會迎來一場政治風暴和衝擊,「本土主義」和「年輕一代」被那些已坐享其城的既得利益集團無辜扣上「暴力」、「搗亂」、「反社會」和「不安於份」等罪名,對社會事務不求甚解的很多香港人(客氣一點謂之「犬儒」,統稱「港豬」);更是只有和稀泥的碎碎念念喋喋不休,一沉百踩,筆者不禁為之氣結。

接下來的三月,接二連三的發生年輕人輕生的事件,亦挑起社會連翻的討論,但都是「大人/專家口吻」的負面評價:

年輕人無目標、抗逆力弱、不善溝通、欠理性、思想欠成熟等評論和歸因不絕於耳、令筆者感到傷心和氣餒,社會對年青一代的漠視誤解、批評責難使香港年青人長期成為「邊緣的群族」。

又聽聞特區政府在剛過去的三月底成立了「自殺委員會」 (正名是「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但牽頭的卻是始作俑者的教育局和狗官局長吳克儉,根本不能令人感到有任何希望。)其實,常言道溝通和了解其實是促成世代間調解的不二法門,游人之中亦不乏上了年紀的大媽和長者,由年青家人三三兩兩的結伴而來,狀甚和諧,筆者心想,這個「自殺委員會」的成員或其他一眾青年工作者包括教師社工等其實很值得到這個文化市集走一趟,親身觀察和接觸這群「邊緣的群族」。必然有另一翻體會和經歷。(當然,曾俊華、商經局、創科局、文化局之類等一眾官員亦應落區取經,而非一路抱殘守缺,閉門造車,自以為是浪費公帑,但以本屆政府的九流作風,還是不要太大寄望好了。)

這個下午,筆者在城市邊陲的天橋底下,重新發現那些邊陲的一群,隱隱感到這個城市還是有希望的,猶如行人路上磚塊間狹逢裡長芽的青蔥細葉,或像久經陰雨後重現的藍天白雲,空氣的清新及陽光的暖和令人感到震奮!誠如毛澤東也曾寄語青年人: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託在你們身上。』簡單而言,也借用兼二創剛在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奪得最佳電影《十年》的說辭:年青人,為時未晚!

 

延伸閱讀:
《巴加圖利亞版《德意志意識形態.費爾巴哈》馬克思恩格斯合著 巴加圖利亞(俄)編 張俊翔譯 南京大學出版社

《城市學--香港城市筆記》潘國靈著 Kubrick出版

《世界是平的:一部二十一世紀簡史》(The World Is Flat: A Brief History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著 雅言文化繁體中文版 

全球化3.0時代公司基因的8大突變》(創業資訊網)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