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進九龍城書寫

2016/10/25 — 13:33

(Image courtesy of city of darkness)

(Image courtesy of city of darkness)

【文:K L 】

前陣子國泰航空波音747客機,已服務超過37年的「空中女王」正式光榮退役,曾吸引無數的市民或飛機迷,紛紛親睹飛機作低飛告別的風采,然後用相機或手機拍下歷史性的照片或影片作留念。

啟德機場曾承載着無數人實現夢想遨遊萬里旅行,在機場還未搬遷那段遠去輝煌的航空歷史,至今仍然為人津津樂道。回憶昔日熱鬧的九龍城大街,中西美食的店舖林立,遊客如織。由於九龍城的樓宇高度受機場限制,看那些矮矮的舊樓宇,錯落有致,樓宇的天台豎起密密麻麻的電視接收天線魚骨架,以及晾起隨風飄揚的「萬國旗」。居於航道之下的九龍城居民相信都不會忘記頭頂上,那一遍隆隆劃破藍天的「天籟」之音。那時每日每隔幾分鐘,便有一架飛機在眼前飛過,要想擁有一刻的寧靜生活,說真的,一點都不容易。

廣告

位於馬頭涌道的亞皆老街球場,是九龍城與土瓜灣兩個地區之間的區域分界線,亞皆老街球場是在九龍城的迴旋處,即屬九龍城區。而亞皆老街球場的上空也算是在航道之下,土瓜灣與九龍城只是一街之隔的毗鄰地區,回憶我的少年時代生活。

記起那時,倚窗四望,眼前掠過的飛機彷彿觸手可及,最吸引人視線莫過於機身上,展示出各間航空公司標誌的亮麗顏色;聲音由遠至近,還來不及掩耳,飛機就這樣徐徐的在亞皆老街球場的上空低飛,每架飛機的機身編號都清晰可見,彷彿近在咫尺之間熟識,瞬間又那麼的遙不可觸及,飛機旋即又川流不息的飛向機場安全的著陸。

廣告

每當有客人來我家作客,由其是小孩子懷着那種雀躍的心情,站於窗前近距離的目睹亞皆老街球場的上空,響起隆隆的飛機聲,然後喧嘩聲四起在一一細數有多少架飛機飛過……,看着童年的他們對看到新鮮事物那份興奮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就像舊日年少的我一樣,喜歡看藍天下的大「飛鳥」飛翔。

粗略的估計飛機每日在繁忙時間,接近每分鐘一班的升降量,每每想起這種揮之不去,令人煩躁的噪音污染便討厭起來,後來居住的日子久了,隨遇而安的適應能力也強了,抑或是當習慣已成為自然和麻木,彷彿也不再有什麼的討厭。

(Image courtesy of city of darkness)

(Image courtesy of city of darkness)

隨著啟德機場在一九九八年的七月,成功搬遷至位於赤鱲角的新機場,也圓滿地完成了其歷史性的光榮任務。想起機場搬遷的前夕,也令我記起最有趣的事情,平日好像不太察覺的東西,但不知怎的,每日忽然蜂擁而至許多飛機迷或攝影愛好者,熱鬧的游走於九龍城的大街小巷拍攝大「飛鳥」飛翔,他們對飛機那份迷戀的狂熱態度,或許照片就是最好的證明,將最美好的時光與回憶定格。

翻開一張張微黃的舊照片,回憶年少時那段青蔥歲月,我最喜歡和朋友們到賈炳達道的公園玩,踏單車是我們在假日最大的娛樂節目,然後是品嘗美食。許多時候還遇見一些漂亮的空姐,拖着皮箱在街上蹓躂,看她們一身整齊的美麗服飾。喧嘩的我們坐在公園的草坪上吃着零食在談論,那一間航空公司的空姐是最漂亮!然後又不知是誰又靜靜的,呆望天空在發白日夢談起她想當空姐的夢想。時光荏苒,記憶裹的少年十五十六時的情懷總是單純的美好。

今天走進九龍城的福佬村道和相連的獅子石道,還有聯合道交界的賈炳達道,那幾條熟識的街道閒逛;舊日的遊客購物區,出口時裝店和旅遊禮品店的集中地,門庭若市的熱鬧景況已不復多見。不禁令人感慨的是經濟不景氣的影響下,零售業的風光不再,有些店舖敵不過昂貴的租金,而導致「拉閘」關門即是俗稱的「吉舖」比比皆是。沒有昔日過境遊客的喧鬧,眼前疏落的雜貨小店門前都顯得有點靜落落的感覺,店主老佰佰正在悠閒的看看報紙或聽收音機。

轉過街角,隨風飄來一陣濃郁的燒烤味道,串燒大排檔的小店門前,擠滿了前來光顧的街坊。記起舊日的時光,每當經過街邊的大排檔,都會被街頭那股串燒風味香氣包圍,例如:沙嗲串燒,魚蛋、咖喱魷魚、煎釀三寶、燒賣,還有香氣四溢的雞蛋仔等等。想起一串串充滿地道風味特色的小吃,不禁觸動舌尖上的味蕾,垂涎欲滴。然後毫不猶豫的從口袋裹掏出幾元,來一串魚蛋或燒賣之類的小吃,要站在那裹品嘗過才感到滿足。

站在高處俯瞰整個九龍城區,早已物換星移,許多舊樓宇都被清拆重建,從遠處眺望那幾幢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樓,擠進矮矮的舊樓宇之中猶如鶴立雞群一般,荒涼與繁華之間更覺社區的貧富懸殊。穿過大街小巷,偶爾傳來隆隆的機器聲,那是地鐵沙中線正在施工和建造樓宇的打樁機聲音,聲聲入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