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趕絕工廈 Live House】Hidden Agenda 再收地政信 搞手斥政府狂掃蕩 「我們已無辦法」

2016/5/31 — 15:56

本地樂隊 Thud 在 Hidden Agenda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本地樂隊 Thud 在 Hidden Agenda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九龍牛頭角音樂場地Hidden Agenda(下稱HA)近日再次遭受政府部門挑戰。HA負責人表示無可奈何,又指在政府口中放寬工業大廈用途的政策落實前,都無計可施。

地政總署:單位用途不合規定

HA負責人許仲和昨日在facebook貼出一張地政總署寄給HA現址的業主的信件,指HA位於牛頭角大業街永富工業大廈的現址,單位用途不符合政府租契。信件列明,「不得使用或容許該片土地……作工業及/或貨倉用途(編按:或少量厭惡性行業)以外的任何用途」。

廣告

地政總署來信 Hidden Agenda。(圖片來源:許仲和 facebook)

地政總署來信 Hidden Agenda。(圖片來源:許仲和 facebook)

廣告

因為香港法例上沒有「Live House牌照」之類適用於HA的相關法例,如果不是酒吧或餐廳「順便」辦Live House,則只能像HA這八年般挺而走險,屢屢受各政府部門的挑戰。許仲和接受《立場新聞》記者訪問時表示,近半年來,地政總署已多次致電業主及致電許本人,要求到HA視察。經過再三推延、改期,今年也給地政總署人員到場視察了兩次。兩次視察時,許仲和形容當時有朋友在拍攝和錄音,不是在辦音樂表演,地政總署依然認為HA的用途不合規格,再發出警告信。

政府收緊尺度 瘋狂掃蕩

許仲和形容,在HA於2010年第一次「搬家」前,政府各部門的挑戰仍未有太嚴重。但「活化工廈」計劃出現後,政府的執法尺度收緊。許分析,因為觀塘、牛頭角的工業大廈業主近年都不願放租予音樂場地,就算現時HA的單位業主已經很支持,都是抱著「如果有麻煩事請自行解決,如解決不了就請離開」的心態,HA實在很難再找另一場地搬家。他形容,政府是在牛頭角、觀塘等區「掃蕩」。

另外,政府就是心明業主這個心態。「佢搵到一個方法(編按:例如今次的單位使用限制),係郁到你嘅,就不斷用。」「而佢(政府)知道從業主身上落手,你(租戶)就冇計,佢就會『搞』業主。」在他口中,政府好像找到一個對著Live House主事人的必勝法門,許仲和也感到很無奈。

Hidden Agenda 外貼滿樂隊、樂迷帶來的貼紙。(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Hidden Agenda 外貼滿樂隊、樂迷帶來的貼紙。(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明年未知能否續租 冀政府「放寬」工廈

Hidden Agenda現時只有許仲和為全職員工,另有約九名幫手,目前在大業街的租約,明年一月屆滿,近兩年業主只願意與HA逐年簽生約。2017/18年的租約如何,許說業主還沒有找他們談,而過去半年,單計在HA舉行的音樂會(不計以HA名義在外邊搞的音樂會),平均只有70人入場,距離350人全滿有很大段距離。這個過去半年平均一、兩個月才「爆場」一次Live House,從營運數字上看,絕對不是「搵大錢」的生意。

面對未來的不確定,許仲和說,知道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上月曾經在網誌表示,計劃放寬工廈非工業用途之限制,或為藝術創作和音樂活動提供空間。「政府而家都冇乜人信架喇,但你自己講嘅,就希望你真係會做啦。」

在此之前,他想不到其他辦法。他在facebook表示「我同班手足暫時沒有足以改變局面既攻擊力,大概只會守到業主出信叫我地走呢一步。」

本地樂隊 Smoke In Half Note 在 Hidden Agenda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本地樂隊 Smoke In Half Note 在 Hidden Agenda 表演。(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