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奪雙年展 陳可樂在九龍公園的街坊實驗

2015/12/8 — 11:48

獲得清潔工送贈棕櫚葉,陳可樂非常開心

獲得清潔工送贈棕櫚葉,陳可樂非常開心

九龍公園游泳池前的花圃,放著種滿綠草的碌架床,豎起一個鐵架招牌,寫著「百呎農場 Tree Gun Farm」──這就是 Very MK 參與今屆港深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下稱「港深雙城雙年展」)的作品。陳可樂和義工今日在那裡調理農務,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期間,一個推著滿車棕櫚葉的清潔工走過,抓住了可樂的心神。

清潔工也幫忙搬運

清潔工也幫忙搬運

廣告

「阿叔,可以給我們嗎?」可樂指著割下來的樹葉問道。清潔工點頭,表示全車葉子都可以拿去,他高興得跳起來 yeah,連忙叫著:「多謝多謝!勁開心。」清潔工幫忙,將棕櫚葉搬到農地上……

陳可樂,兩年前與港深雙城雙年展結緣。當屆展覽在觀塘海濱公園進行,陳可樂與一眾社運人士在開幕禮期間,舉起「無恥特首,令文化藝術蒙羞」的標語而被抬走。兩年後,他與雙年展繼續糾纏──然而,今次他的身份,是一名參展人。

廣告

「兩年前,我示威被人趕走,現在好像將這兩年想法重新拿出來。」陳可樂表示,當年示威之後,仍然抓住「社區連結」和「永續發展」兩個方向進行實驗。這兩年間,他辦過 café 卻以執笠收場,而 Very MK 的天台農場計劃似乎「跑出」,並以此名義回到雙年展,形容「好像將我們覺得不滿的地方,想像成如果由我來做,我想怎麼樣。今次有機會回到最初的展覽,重新做出來,我覺得事情好完滿。」

Very MK 成立於去年 4 月,邀請街坊在市建局準備重建的一個唐樓天台,以都市種植活化舊樓,在旺角建立農場。附近的街坊幫忙澆水之餘,有時也會在這裡燒烤聊天,漸漸織成一個維繫社區的網絡。因著參與港深雙城雙年展,Very MK 走出旺角,來到尖沙嘴九龍公園。陳可樂以為,原本 Very MK 的成員會主動請纓來幫手,動員結果卻未如理想,後來檢討覺得九龍公園對於旺角人未必方便──換了一個地方,也一定在地重新考慮。

九龍公園內開設一個「百呎農場」

九龍公園內開設一個「百呎農場」

籌備「百呎農場」之初,Very MK 率先公開招募義工,希望附近的居民或者上班族,一起來參與都市耕作,吸引十來個年輕人幫忙。當中大部分人都不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而是自由工作者,「反而平日日頭他們會得閒,都幾能夠配合這種 collaborative 的農業,剛好適合參與管理公共空間。」其中一名今日來幫忙的義工 Annie,一方面落手落腳拔除雜草,另一方面也向路人介紹計劃概念。

途人駐足了解「百呎農場」的理念

途人駐足了解「百呎農場」的理念

一名退休伯伯行過,很感興趣,問了一連串的問題:「呢百呎地俾邊個用㗎?私人㗎?有咩手續㗎?俾市民種,即係個個都種得?」Annie 都一一解答。理科出身的她,亦不忘講解天然食品的優勢在哪裡。義工名額雖然早已報名完畢,但見伯伯興致勃勃,團隊交換聯絡,盡量安排讓伯伯有機會參與其中。

陳可樂笑言,雙年展雖然還未正式開幕,但街坊反應已經相當雀躍。他最記得翻土之時,新加入的義工都雞手鴨腳,卻惹來一名南亞裔人士「路見不平」,拿起農場的鐵鏟幫忙,「聊起來才發現,原來他之前在巴基斯坦是務農的,好開心見到他發揮了專長。」又如近日天氣轉涼,有街坊走過來分享,說「現在適合種白葉,我家有些菜苗,要不要拿一點過來?」

「街坊勁醒,我們第一日將碌架床擺進來,已經有街坊話:俾露宿者訓丫嘛,宜家啲租貴,住唔起樓丫嘛。」陳可樂覺得,農圃裡木箱張貼著的市建局告示,起了關鍵作用,「貼了之後,有些姐姐即刻明白,說:哦,即係講拆樓丫嘛。」他亦見過,有公公婆婆從住屋開始,談到政治討論,笑言「不是維園阿伯,而是九龍公園阿伯」。

農圃木箱上的市建局標示,容易勾起街坊共鳴

農圃木箱上的市建局標示,容易勾起街坊共鳴

百呎農場推展的社區連結,不只是被動地,等候行人路過,亦主動與區內機構合作。陳可樂舉例,「Annie 的朋友在附近是開 cafe 的,我們有問他們取些咖啡渣來堆肥。又或者附近的印度廟,我們都有去收集廚餘。」又如,從公園出發,團隊也常常向清潔工徵集枯葉堆肥,「公園想街道乾淨,恆常掃走落葉,但其實可以滋潤泥土,還是有功用的。」

「現在大家會覺得公園極不自由:不可以放狗,又不可以放風箏,又不可以玩波。更不用說,想像花槽可以用來種田!」陳可樂透露,展期結束後,百呎農場將會移入新界東北的蕉徑,「之後這裡會還原,但我們希望是做一個先例,社區苗圃計劃以來還有其他可能。」他形容「社區苗圃」計劃的耕地猶如「格仔田」,又批評康文署以推廣綠化之名,趕絕露宿者和小販為實,「你看上水彩園邨,天橋底搞社區苗圃,何來陽光?」他強調,百呎農場正是實現與「社區苗圃」迥異的運作模式,「格仔田用鐵線網圍住,是高度分隔的;而我們則有一班人,大家分工一齊做,追求的是合作。」

「就像兩年前在觀塘做雙年展,跟社區 distach 了。」陳可樂一直思考,是否有一種展覽,不是拆毀再重建;而是根據現有的基建再推展,將原本的條件再發揮。Very MK 今次的「百呎農場 Tree Gun Farm」,可說是他這些年來實驗的小總結,「再回到雙年展,我覺得是給大家一個交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