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拾屬於香港人的都市行腳

2015/5/19 — 15:20

午飯時間,行色匆匆,有時想停下來駐足,但總被身邊的人逼迫著向前行。

To walk or not to walk;生活在一個本應熟悉,但非常陌生的城市,疏離的街道,沒有生命力的玻璃幕牆和石屎森林,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瞥見藍天的機會也沒有。於是,我們捨棄街道,上車、下車、點對點,乘搭各種交通工具,在車上低下頭,繼續疏離,繼而麻木。

搭車要快,行路太慢,我們得到了時間,卻失去了整個城市。

廣告

城市是什麼?

城市就是,你可以說得出轉角街口茶餐廳的餐蛋麵,原來比起對面街角的,少了幾顆蔥花。

廣告

城市就是,你可以依靠街道兩旁的海味舖和雜貨店認路,而不用看頭上千篇一律的指示牌。

城市就是,你可以單憑聲音、氣味與足下的土地來辨別不同的地區,而不會在水泥土牆與玻璃幕牆的夾攻之下屈服,走上一個又一個的天橋和行人隧道來辨別方向。

消滅街道的最佳方法,便是以一條又一條的高架橋和馬路,驅趕所有的行人,人只能迴避,改變習慣,最後竟然忘了,人是可以走在路上的,連過斑馬線,也要避車而行。

走在路上,放慢腳步,嘗試以雙腳與世界重新連結吧。

這正是 CAN 最新活動 WalksApp 的題旨─是 WalksApp ,不是 WhatsApp ,放下電話,邁開腳步,尋回對日常事物的好奇心,重拾在老街偶遇日常的喜悅。

又或者,是單純地想找回某人某事某物的簡單願望。

我們在上星期走訪了觀塘工業區,探訪了幾位藝術家和小販。因為重建、因為都市更新,或者是因為「自然演化」,一些熟悉的街道和面孔都消失了。

例如,在牛頭角的大業街,有一個叫楊耀松第五工廈八樓的地方,簡稱「楊五八」。

「楊五八」,曾經是一班 artists 音樂人夾 band 開 studio 搞放映會的地方。AhKok也是其中一員。他們人人好酒,會經常把一堆啤酒罐送給樓下以拾荒為生的婆婆,慢慢熟絡起來。

AhKok 曾經因為工廈抗爭而多次上媒體,婆婆誤以為他出了名,有次滿心歡喜捉著他說「好野,有成績喇!」,還夾雜了一堆讓人聽不明白的鄉下話。

又有一次婆婆在垃圾堆找到一堆滾軸溜冰鞋,以為這班年輕人一定會識玩,但其實 AhKok 不懂得如何玩,而且對鞋左右腳大小並不一樣,只好婉拒。

他們就是如此互相「貧扶」,直至 AhKok 搬出,已經有兩三年沒有見過婆婆,據說她因中風,便沒有再到大業街拾荒,而原本拾荒的地方,也已經變了工地將要起大廈了。

你有什麼故事想分享?有沒有什麼人,你很想知道他的下落? WalksApp 會儘力滿足你的願望,透過網上各人的力量,齊來試試吧。

WalksApp 不是一個可供下載的程式,而是一個用雙腳與世界重新連結的行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