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飄浮」的中環街市

2015/4/23 — 10:52

倫敦 Borough Market(來源:https://jumpwhenisay.wordpress.com)

倫敦 Borough Market(來源:https://jumpwhenisay.wordpress.com)

路過舊中環街市,看到那層繪上黃照達、李惠珍等漫畫家作品的建築圍板,心想可能再過一段日子,恐怕連那些「飽歷風霜」的圍板本身,也累積足夠「歷史價值」,申請成為古蹟的一部份。

已塵封12年的中環街市三級歷史建築,根據2009年施政報告的提案,發展局原訂是在今年完成整項活化計劃。可是,最終命名為「飄浮綠洲」的實施方案,推展過程一波多折── 一輪又一輪的司法覆核、補地價爭議、圖則審批問題、市建局高層「劈炮」和內部財政緊拙等等層出不窮的阻滯,為這項目前景添上各式變數,落成日期一推再推;然而,雪上加霜的是,最近市建局更明言建築成本已從5億元暴漲至15億元,要重新審視方案規模和可行性,原來活化計劃所訂下的願景和承諾,也就越見飄忽!

弄到這般田地,發展局跟市建局兩兄弟實在責無旁貸, 應儘快收拾殘局,落實一個合乎市民大眾期望的可行方案。針對原本那個加蓋一座四層高大型玻璃盒子的「飄浮綠洲」方案, 筆者提議事到如今,倒不如「轉危為機」、「以柔制剛」,活用相對更飄逸的人文生活功能(軟件),取代那個飄浮的玻璃幕牆建築(硬件), 好使建築成本問題不能再成為當局拖延項目的藉口(甚至推倒重來,拱手相讓給那班一直在覬覦的地產商)。

廣告

東京La Kagu (網絡圖片)

東京La Kagu (網絡圖片)

廣告

事實上,保育方案其中最大的技術難題和建築成本,就是修復當年鋼筋混凝土結構的部份;而擬建的玻璃盒子方案,正正給脆弱不堪的舊建築結構「百上加斤」。方案在瘦身之後,只要加固好原有建築結構和適度改建天面的樑板結構,天台就得以改造成綠意盎然的公共休憩空間,保留原建築方案最具價值的「綠洲」部份。

「軟件」主導的改造計劃要得到支持,取決於能否準確回應,此前公眾諮詢關於未來用途的整體要求;市名最樂見的,其實是一個貼近大眾和具有本土特色的活化方案,並具體地結合公共綠化空間、休閒活動設施、文化藝術場地、文化產品零售和餐飲空間這幾個重點新功能。「減磅」方案只要將新用途混搭得宜,巧用香港城市本身獨有的混雜基因,就不難建構出一座激活本土生活風格的複合功能型市集。

要為古蹟建築注入可持續的生命力, 其中最見效的方法,畢竟是接上街市原來的角色和地氣。在挑高樓底的地面層,只需充份「再利用」原有檔口間隔的特色,引入本地社區農場單位和創意素食店舖進駐,整體營造出來的獨有風格隨時可以媲美倫敦的Borough Market(當地最知名的美食市場,文首圖片)。一個天天都是「Green Monday」的綠色食材和美食市集,既能讓人重拾有溫度的覓食樂趣,又有助推廣健康飲食風氣和本土農業經濟。

現時,手作工藝的復興襲捲全球,本地各區創意市集亦見非常旺場。中環街市的中層部份,何不順勢打造成為一個集合新舊「細藝」的手作市集; 傳統手工藝如裁縫、造鞋、活版印刷、白鐵器等的各路師傅,  齊集這裏開班授徒,傳承自家手藝;另一邊廂,年輕匠人們則展現無限創意,將舊排檔化身成各式手作潮店和體驗工作坊。不同世代的手藝達人,同場互相Crossover,牽手拼砌出一處「慢玩」細藝的遊藝場。

在二樓這個連結四周行人天橋系統的樓層,最有「意思」的搞作,莫過於將心靈飄泊的城市人引領到書叢當中── 一個集合全港獨立書店的書市集(其實早在七八十年代,中環街市周邊就曾擁現各類型獨立書店);在裏面,你可能發現,「藝鵠」和「序言」結成了鄰居,「The Book Attic」跟「MCCM」已經重新上路,講古佬雄仔叔叔與圍坐的朋友們興高采烈地jam故事。整片看書的氛圍,彷如東京新近將舊書庫改造的「La Kagu」集合生活空間一樣,瀰漫著閱讀面向日常生活的那種自在和幸福。至於原本無處容身的「香港文學館」,亦終於能夠落戶這裏,並順理成章地成為書市的焦點所在;當文學遇見書本,城市生活的質感和深度,肯定也會變得不再一樣!

大家可以繼續想像,當買到心頭好書之後,就直接拾級到樓上的空中花園,找個有樹蔭的角落,席地而坐,雕刻一下城市裡難得的閒逸時光。有緣的話,甚至可能遇上「My Little Airport」的天台音樂會,聽到從中環空氣中傳來《今夜到干諾道中一起瞓 》的音符。

以上所講的情節,筆者相信絕對不是癡人說夢,只要市建局在「退化」回到前身「土地發展公司」的舊常態之前,先替我城「做番一件好事」,釋放中環街市,讓它飄浮在中環價值之上!

中環街市 (攝影:何藩)

中環街市 (攝影:何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