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只是小島嗎? 談大都會的近似形態與獨特精神

2017/3/30 — 11:18

台北市長柯文哲說香港作為旅遊目的地,「很無聊」,本來其實無可無不可,旅遊的意義非常多元,目的地是否好玩,也是非常主觀。但由此可延伸出有趣的課題是,作為旅遊地點,香港跟台灣是否可類比?我想,這裡涉及到一個我關心的課題:香港在遊客的意識裡,是個大都會(metropolis),而這種全球都市(global cities)要發展成吸引旅客的地方,近年愈來愈有阻力。

那阻力是,不少遊客都開始視大都會為形態相似的地方,「去過一個,就好像去齊了」。不然,有種說法是,反正大都會都是購物、餐飲、博物館、古蹟、主題公園、咖啡店等,去過最繁華的都市後,其他感覺差不遠——在都市看不出一地文化的「真實性」(authenticity),因為都市的共通性太強。這是一種主流意見。就此而言,大城市旅遊業的發展,跟國家的視野很不一樣。我猜,柯文哲是從「大都會旅遊」常見的相關意識去看香港,所以覺得香港無聊的。

反而,我是城市迷,在我而言,大都會旅遊的魅力,正正就在於它們某程度上很像,但又顯然不一樣,去發掘這些城市由什麼「精神」貫穿,是很好玩的過程。換句話說,在全球化的年代,大型都市之間越是近似,它們越會花氣力去保留自己的精神——這個掙扎的過程,不一定只是官方規劃營造的,當中也包含民間由下而上的塑造。有種說法是,Woody Allen拍哪個城市,都是在拍紐約,這當然言過其實;但也側面說明,城市的精神,和它龐雜的各式流動,足以構成它最好玩、最好看的部份。學者Daniel A. Bell和Avner de-Shalit,合寫過一本書,談城市的性格,台灣出版社的中文譯本,就叫《城市的靈魂》。

廣告

大都會的魅力,往往在於它的街道、城市脈搏,和川流不息的碰撞,是這些東西——有時我們叫「都市風景」(urban landscape) 構成了大城市才有的靈魂。都市可以是旅遊業的毒藥,也可以是其希望所在,去大城市旅遊,感受的是它的脈動,和了解它的「性格」如何被「再生產」,如何達成這看似不可能的任務。

如果旅客對目的地總有一種觀光凝視(tourist gaze)的話,對香港最普遍的凝視,就是視它為yet another metropolis;但我總覺得,香港的獨特性格顯著,也不輸其他大都會的。當然,要發掘這些,就要有看大都會的眼,或需要完全不同的嚮導。下次柯文哲去香港,可以考慮到西區山道下面走走感受堅尼地城的變化、可以到北角春秧街街市看電車駛過、也可到深水埗逛鴨寮街。柯文哲其實提醒了我,「大都會旅遊」,在全球化年代,被如何接收和更新,的確是個很有意思的研究課題。

廣告

現代旅遊誕生之初,「朝聖」的目的地往往就是現代大都會,去感受「摩登」為何。今天,沒有中心的世界,大都會如何自處?是標榜世界主義嗎?總結一句,當代大都會的予盾性格,也許就是它最引人之處,它永遠處於「一式一樣」與「獨特」的辯證之間,因為要提供一系列功能,它們注定近似,但在這尖銳的競爭與變革過程中,又產生出最鮮明的地方性格。

讀多點:

1. 論台港旅遊吸引力 柯文哲:香港很無聊 一個小島有甚麼好看的
https://goo.gl/UffYuv

2. Daniel A. Bell, Avner de-Shalit,《城市的靈魂》

3. Tim Simposon, 'Tourist utopias: biopolitics and the genealogy of the post-world tourist city'

4. Robert Maitland & Peter NewmanWorld, Tourism Cities: Developing Tourism Off the Beaten Track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