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城市彈性

2015/11/11 — 19:06

香港若要繼續可持續發展,必須以在城市規劃中加入城市彈性這個概念。 ( youtube 片段截圖 )

香港若要繼續可持續發展,必須以在城市規劃中加入城市彈性這個概念。 ( youtube 片段截圖 )

【文:立羽】

隨著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和極端天氣密度上升,愈來愈多城市關注城市彈性(City Resilience),多個國家和市政府也開始關注氣候變化為發展所帶來的影響,例如新奧爾良在2005年經歷颶風卡特里娜後全面檢討城市設計,增強城市彈性,減低各方沖擊對城市的影響。

廣告

城市彈性一詞源自環境學,彈性指一個生態在面對外來沖擊或改變的能力,有彈性的系統能夠吸收沖擊並減低傷害,而且在沖擊過後能快速回復正常狀態。在城市上也有類似意思,氣温上升、水平面上升、颱風、地震等都是一些自然界的沖擊,人為因素的可以是恐怖襲擊、金融危機、大型交通意外等等。不同城市會因應當地問題而有相應的應對,所以彈性城市既是國際共同相注的同題,但也有其本地性質。

環顧香港近期的事件和本身的基礎建設,不難發現香港的城市彈性其實是非常低,產業過度集中、食水食物來源過度集中都暗藏不少危機,東江若有一日突然被污染,香港食水供應會面對不能應付的危機,早前青馬大橋的封橋意外也反映出機場在交通運輸設計上欠缺危機應對。香港的環保政策也停留於減排減廢的時代,未能更進一步從城市規劃和可持續發展的方向看,這點政府需要多做工作以面對氣候變化和其他因素帶來的危機。

廣告

環境局在2008年曾就氣候變化委託顧問公司進行有關氣候變化對香港帶來影響的評估,報告中以減低碳強度為目標,雖然在結尾中有提及減碳以外的建議,但卻不見政府有相關政策的出現,相反鄰國新加坡在面對氣候變化已經進花上不少時間和努力。

新加坡在2010年成立NCCS (National Climate Change Secretariat) ,一個跨部們的機構集中處理氣候變化和建設綠色城市,成員除了政府官員外,邀請了不少機構和公司代表加入,希望從不同角度分析,並整合出一系列應對氣候變化的方案。例如在面對海平面上升,自2011年起的填海項目都需要增高1米以減底將來被海水淹沒的機會;在食物供應上,新加坡雖然沒有很多的土地,但透過他們本土研發的垂直耕作法,長遠希望能夠供應全國10%左右的食物;建築和城市規劃上也引入不少綠化思維,令新加坡贏得花園城市的美喻。

香港若要繼續可持續發展,必須以在城市規劃中加入城市彈性這個概念,盲目開發土地只會制造更多問題,重建和發展同時要考慮平衡社區、環境和經濟,偏重任何一面的發展都難以持續。

 

作者簡介:新加坡國立大學 環境管理碩士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