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真的是最自由的城市?

2016/12/3 — 6:17

【文:王一一飛】

2016年11月30日,加拿大菲沙研究中心指香港人類自由指數排名世界第一。賣民主黨求榮的官方傳聲筒馮煒光便馬上吹噓特區政府得政,在免費報AM730撰文,講反對派無理。不過,香港真的是一所自由的城市?

不同研究會有不同結果

廣告

事實上,不同研究會有不同結果。雖然菲沙研究中心指香港人類自由指數排名世界第一。不過,若根據2016年自由之家結果,香港只是Partly Free(部分自由),遠遠落後歐洲、美國、日本、台灣、南韓等自由國家。

落後他人的政治自由

廣告

事實上,香港政治自由遠遠落後很多國家。根據《國際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5條,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都是人權。不過,香港只有極少數人有選舉行政長官的自由。即使特區政府早前2017年政改方案容許大眾投票,卻因1200人提名委員會控制提名過程而令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受威脅,因而最後被立法會否決。雖然香港立法會有部分直選議席,不過,最近,特區政府卻以「確認書」排除部分候選人參選自由,令選舉被受控制。

事實上,根據Freedom House報告,香港政治自由(如選舉權)根本比不上歐洲、美國、日本、台灣、南韓等自由國家,更低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威權國家。可惜,菲沙研究中心不太看重政治自由,才得出香港自由世界第一的結論。

有錢人經濟自由VS.窮人經濟自由

菲沙研究中心也沒有全面研究經濟自由。

在菲沙研究中心眼中,由於香港具高經濟自由,有自由貿易,因而被指有高度自由。不過,菲沙研究中心的經濟自由只是限於有錢人的自由貿易,卻沒有看普羅市民的基本經濟保障。

根據《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人人都可以有權享受社會保障、福利(第9 條),人人可享受足夠的住房(第11條)。可惜,香港社會安全網長期落後不少歐洲民主國家,窮人領取綜緩都不足以有基本生活保障,長者至今仍未有全民退休保障。在香港,即使特區開始重建公屋、居屋,仍有不少香港人未能在寸金尺土的城市有安身之所,被迫住在居住環境惡劣、不安全、狹少的劏房。

因此,香港市民的基本經濟保障不足,沒有資格做最自由的城市。

不鞏固的公民自由、自由貿易

菲沙研究中心指香港是世界第一,全因為香港有良好的公民自由(自由示威、言論),更因為香港貿易自由。筆者不否認這點,香港的確在這方面有不少自由,不過,這些自由受保障不建基於民主制度對政府的約束,而是建基在政府對自己權力的自我約束。一旦政府決定不遵守一國兩制,香港人的自由就難受保障。

事實上,雖然至今香港仍有不少公民自由,但它們也容易受威脅。今年,銅鑼灣五子就因言論、出版得罪中共而被中共政權限制人身自由,李波更被懷疑是由香港綁架到大陸。在雨傘運動期間,警察對示威群眾施放催淚彈、朱經煒打途人等事至今未有付責。可見,香港人有不少自由,但假如政府不自我約束,很多自由都未必受保障。

結論

香港政治自由、經濟保障長期落後,根本難稱世界第一。雖然香港有良好自由貿易、公民自由,卻因政治自由、民主落後而沒有根本保障。可見,香港仍未能在自由度上世界第一。如果政府真的那麼關心公民自由,與其吹噓特區得政,不如給香港人行政長官、立法會真普選,廢除分組點票制度,還議員提案權,讓香港人有政治參與的自由,有恆久保障的自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