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ack the city 重奪公共空間

2016/7/29 — 12:38

香港市貌(資料圖片)

香港市貌(資料圖片)

不論是康文署轄下的公營公園,還是私人發展商的私有公共空間,十不准的權威式管理思維令香港的公共空間樣式刻板、活力久奉。於公營公園建議非一般的設施設計,往往由於維護理由加上僵化的官僚制度,成為設計師的一大挑戰。情況於公共的城市空間更甚,官僚制度對標準設計的執著令香港的城市景觀一成不變,另一邊廂社區街道活力漸被扼殺,城市同時失去令人駐足的魅力。

至於私有的公共空間,說到底一是地契上注明的發展要求,二是為了得到額外的樓面面積而提供,發商沒有明顯誘因關注社區需要。這種公共空間的設計需要以成本效益和配合發展潛力為目標,國際金融中心、「囍匯」平台公共空間等例子多不勝數。先前審計署調查報告甚至發現私人發展商以管理手段有意防礙公眾使用公共空間(註1),真正公共的空間可去可從?

記得大概一年前伍美琴教授於Hong Kong Urban Thinkers Campus 淺談城市權(註2)。所謂的城市權不只是利用空間的權利,更可追溯至Henri Lefebvre對空間的產生所分析的政治性及社會性,進而推論至人於空間製造的參與權,甚至是空間管理權。現時香港的公共空間無論是參與設計或是管理權全掌握在政府或發展商手上,十不准的荒謬更突顯使用權亦因城市權欠奉而受威脅。

廣告

面對制肘,Tactical Urbanism興起,香港這邊hack the city似乎漸漸成為重奪公共空間的一大方向,月初「立場博客 ‧ 對談城市」幾位建築師與藝術家更用了一個十分本土、十分貼切的說法:「攝罅」(註3)。策略性的「攝罅」跟Alan Berger提出的「廢棄景觀」(Drosscape) 有異曲同工之妙。廢棄景觀是城市發展進程裏,因時宜勢易必然被遺棄的剩餘空間(註4)。而掌握這些城市裏零碎、散落的空間正正是設計師在城市議題裏,能以小規模改造介入城市發展進程的機遇。同時小規模的介入由於所需資源較少,是社區能夠重奪城市權的契機。由三藩市開始,再漫延全球城市的Park(ing) Day正是在這種思潮下出現的臨時的改造,旨在令人想像一個汽車時代下產生的剩餘空間的可能性。「攝罅」跟「廢棄景觀」主張的都是小規模的介入,雖然看似針對處理表徵,背後郤存在一個對城市系統的想像。

在汽車主導的北美城市,「攝罅」跟「廢棄景觀」的小規模介入已經開始導出一個城市層面的改變。西雅圖的運輸署(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 開宗明義以「攝罅」(Tactical Urbanism) 的原則推行道路改造計劃 (Adaptive Streets Program)。一方面以低成本、靈活可變、容易安裝的小型介入大大提高行人環境及道路安全,另一方面把使用率偏低的道路改為公共空間,第一個Pavement to Parks項目於 2015年開啟。特別值得留意的是,改造計劃可以由任何人在自己社區發起,而改造後的公共空間更由社區組織營運。

廣告

回到香港這個高密度發展的城市,城市空間往往不是被「廢棄」,反而是被僵化的制度列入「不可用」或是「不可這樣用」,「攝罅」針對的更多是挑戰公共空間的使用權。以筆者所知Park(ing) Day 從2009年開始在香港已經至少有四次,有趣的是每次都是一次性,由不同人或不同團體舉辦。這類重奪公共空間使用權的例子確實有不少,而較為長期的可算是上環「Teakha茶。家」的後巷改造,可惜挑戰的代價是因違規擺設而屢遭檢控 (註5)。

其他短暫的「攝罅」亦百花齊放,早前MaD Institute聯同The Pocket Park Collectives合辦「人人都市針灸」在地研習室,從哥倫比亞開始的100In1Day 亦於2016年年頭於香港面世。這些小行動有空間改造的,例如旨在製造另類交流的街坊書櫃;有直接以張貼字句在深水埗提出對空間訴求的;亦有以間接手法,把單車包裝成汽車,讓人反思道路的使用權。近日還有「下一站: 廣場」一連串針對每個港鐵站,以參與式行動和小型改造發掘公共空間的活動,倡議不只是使用權,更加是參與規劃設計公共空間的權利。

退一步,當大量短暫的「攝罅」行動湧現,公共空間使用權的討論已十分普及,由下而上設計權的輿論亦已成熟。若要重奪公共空間,需要認真審視的是如何把那個一瞬即逝的公共空間轉為長期的真實。而且回顧Tactical Urbanism或是「廢棄景觀」的提倡,個別的小規模改造其實是介入點,重點是策略性的處理城市裏零碎而散落的空間,從而引導城市發展的進程。因此Hack the city 只是開端,「攝罅」更加需要是一種能夠殘留於城市系統內的影響力。「攝罅」之後,當個別公共空間的脈絡有望成型,隨之而來需要把握的討論據點必然是更全面的使用、設計、以至民間管理營運權,以抗衡現有系統裏對城市權的制肘,真正從系統重奪公共空間。

 

註:

1. “空間矛盾Ⅱ 用不到的公共空間”蘋果日報, 2015年01月30日

2."Who Has a Right to Asia's World City?” Hong Kong Urban Thinkers Campus / A UN Habitat Event, Aug 29, 2015.

3. “【立場博客 ‧ 對談城市】在1比99的時代 香港如何「攝罅」?”立場新聞, 2016年07月05日

4. Alan Berger, “Drosscape,“ in The Landscape Urbanism Reader, ed. Charles Waldheim.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2006), 197-218.

5.  “上環茶室綠化後巷屢遭檢控 店主斥條例過時” 立場新聞, 2015年03月10日

 

發表意見